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风碑——“老西藏”阴法唐将军轶事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冯玉发布时间: 2017-04-01 10:20:25来源: 中国西藏网

  【笔者按:2017年3月28日,中国西藏网在“西藏百万农奴翻身得解放58周年纪念”之日,新辟“老西藏精神专栏”,非常有意义,特别是阴法唐将军的音容笑貌近在大家眼前,在“老西藏及老西藏子弟”以及热爱西藏的群体引发热议,朋友来电来访相互交流,回忆起当年力主西藏民主改革的阴法唐的种种事迹,讨论《一身正气 两袖和风——记阴法唐将军二三事》“树立起供人们传颂祥瑞的风碑”的提法与内容,现将讨论的结果记述为稿,借此向中国西藏网“老西藏精神”专栏致以崇高的敬礼!祝愿栏目带给更多人感动,将“老西藏精神”化为人生的动力与践行的智慧,献给热爱祖国的建设者们!】

  “风碑”与“丰碑”都是表示承载具有永久价值事理的纪念物,区别在于,“风碑”是供人们谈论与传扬,“丰碑”是供人们崇敬与瞻仰。我选择使用“风碑”这个词,侧重于被人们颂扬的语境,内容也基于实事,并不是辞藻的虚饰。

  西藏和平解放以来,无论是西藏民主改革时期,还是第一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以后的改革开放时期(阴法唐将军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再到青藏铁路修建通车时期,阴将军都有幸参与其中,也让下一代人深刻领悟到“老西藏精神”的价值,亦给他们注入了凝聚力,其内容非常丰厚。这些堪称宝贵的精神资源,可以帮助人们在错综复杂的客观环境里,始终保持清醒,保持对梦想的追寻;对目力不及的前程,始终有信仰,丈量成功的路径。

  就拿西藏来之不易的民主改革,来说说“历史的风碑”吧。

  1951年,解放军和平解放西藏,目的就是捍卫祖国主权和领土完整。1951年底,解放军进驻江孜,1952年7月进驻亚东,同月,阴法唐从昌都地方首长调任新组建的中共西藏江孜分区工委书记,后又兼任江孜分区政委。

  那时的亚东与江孜,还驻扎着继承了英国帝国主义“衣钵”的印度军队,地方情况非常复杂甚至是非常险恶。1904年的西藏,英国“强盗”从原锡金进入亚东,在西藏制造了残酷的屠杀,大炮对着拉萨的布达拉宫,逼迫清朝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拉萨条约》。之后,英国从亚东到江孜建立了十二个驿站,沿线在亚东、江孜设置兵站,这两个兵站,是帝国主义蚕食西藏的霸权“哨所”,也是帝国主义分裂西藏的军事援助通道。在最嚣张的“西姆拉会议”时期,英国帝国主义一面挑唆西藏分裂主义者宣布“西藏独立”,一切军事器械由英国提供;一面假惺惺充当“藏汉民族矛盾”的调停者,制造事端,埋下祸根。西藏分裂主义势力从“西姆拉会议”以后,就一直雇用英、俄、日世界列强的军事顾问与教练,用英国的枪支弹药武装藏军。英国帝国主义不但利用西藏政教高层来干涉中国内政、炮制“西藏独立”,还盘剥西藏人民、挑唆人民内部矛盾,将西藏这个被世人认为“与世无争的圣地”,搅合得终日不得安宁。当解放军解放西藏的时候,“英联邦成员国”印度已经继承了英国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在西藏的驻军权利与经济权益,在江孜常驻一个连兵力,在亚东常驻一个排的兵力。

  阴法唐将军在参与的昌都战役取得胜利以后,任昌都地区的军、政首长,后调任首任江孜地区的军、政首长,对江孜的地方稳定起了重要作用。

  鉴于历史上西藏地方与印度在宗教与商业上的特殊紧密联系,新中国中央人民政府制定了“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与“重建新的平等友好关系”并举的对外方针策略。经与印方数年谈判,废除过去的不平等条约,于1954年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印度共和国关于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以下简称《协定》),同时互换照会一件。《协定》规定了两国互设商务代理处及其外交待遇,将亚东、江孜两处英印商务代理处和与租界性质的边贸市场,连同驻扎在那里的外国武装、海关权,以及从亚东边境到江孜的邮电权和沿途享有治外法权的12个驿站,一律取消;驻扎在亚东、江孜的外国军队,须在1954年9月30日完成撤军。

  据“老西藏”、前西藏军区政治部联络处王贵处长回忆:1954年“中印协定”签署以后,1954年12月至1955年3月间,阴法唐、侯杰、晨阳、丁甲等人受中央委托,与印方完成邮电、商贸驿站全面清点、估价等事宜。接着,我国政府一次性付清折价款,从1955年4月1日起,正式接管,清除了殖民主义势力的遗迹,消除了英印旧有种种特权,代之以基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建立起来的中印两国平等关系。

  中印谈判时期,江孜的社会情况非常复杂。工作的艰难程度,在阴将军夫人李国柱的回忆文章中多有记载。在收回西藏主权的过程里,西藏分裂主义势力以及英国帝国主义势力、印度被殖民势力是绝不甘心就此放弃已到手的特权与私利的,也不可能高高兴兴完成撤军。那为什么江孜撤军以及后来亚东撤军、包括接管事项都进行得很顺利?用西藏的民俗来表述:那时,神灵显灵了!1954年7月17日,一场洪水突如其来,将江孜驻扎的英国武装的印度军队冲得屋毁人亡,经解放军抢救,一个连驻军以及家属,仅有十一人获救——曾经被英国殖民主义强盗屠杀与欺辱的江孜,用“天意”的方式告慰了为江孜抗争而献出生命的英魂,也造就了解放军仁义之师的美名。

  在西藏这个宗教气氛非常浓郁的区域,西藏同胞往往将客观现象的巧合赋予浓厚的吉凶祸福的神秘征兆加以印证,形成独特的民族风情与民俗。至今,西藏江孜的藏族人民,都认为毛主席以及解放军是比他们宗教还要大的“大神”,一身正气,加持了地方的保护神,才报了江孜地方的“血仇”。江孜的“天意”,引发了帝国主义势力的恐慌,驻在亚东的印度殖民主义势力很快撤出西藏。阴将军回忆,1962年上级将他从江孜召集到拉萨,本以为是召他去参加与印度的谈判,结果是研究自卫反击战。这个回忆的片段,就保留了阴将军在江孜时期,印度旧任、新任外事官员对他的敬畏与敬重的“历史印迹”。

  解放军和平解放西藏以后,对西藏爱国贵族阶层实行团结,对西藏农奴进行扶助,把农奴当做自己的同胞兄弟一样爱护与帮助,被誉为“菩萨兵”,深受藏族人民拥护与爱戴。那时,藏族人民要求民主改革的呼声非常高。当时西藏部分上层看到,1926年林芝地区爆发农奴反抗农奴主残暴的抗争以后,一直存在断断续续的反抗,以及农奴饱受剥削欺压的惨状,对民主改革也有初步的设想。但是,帝国主义势力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教唆西藏分裂主义势力宣布“独立”,从达赖于1951年致电毛泽东主席表示拥护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开始计算,到1959年3月10日酿成西藏叛乱,帝国主义勾结西藏分裂主义一直不停地制造反共反汉事件。但是,历史的潮流往往是由民心所向决定的,为什么西藏的民主改革会发生在1959年3月西藏上层全面武装叛乱的时期?准确地说,是西藏人民自己的选择:历史上的1959年3月20日,西藏叛乱分子作恶多日以后将叛乱升级,炮火攻击、枪支扫射,冲击驻拉萨的我党、政、军、企事业单位,以“西藏国人民会议”名义要求全体藏民反共反汉;3月20日同日,西藏军区发出布告,号召西藏广大僧俗人民协助解放军平叛,从历史事实来看,西藏人民做出了决定西藏命运的选择——西藏人民选择了拥护解放军。

  经过短暂的激战,解放军控制住事态,进而转向包围,政治争取,逼迫叛乱武装主动投降。3月22日,解放军平息西藏武装叛乱。1959年3月28日,中央政府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响应西藏人民民主改革的要求,开展“反对叛乱、反对乌拉差役制度、反对人身依附制度”的民主改革,使百万农奴翻身获得了解放。此时中央政府还保留了达赖喇嘛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的职务,真诚地希望他迷途知返,并等待了他五年。但是,达赖于叛逃的次年9月,就在印度宣告成立了被称为“大雪国政府”的西藏“流亡政府”,并担任首脑,在背叛祖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中央人民政府于1964年12月17日在国务院第151次会议上,做出《关于撤销达赖职务的决定》。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成功召开,西藏自治区宣告成立,出席大会的301名代表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代表占80%以上,西藏上层爱国人士和宗教界人士占11%多,藏族代表中绝大多数是翻身农奴和奴隶。

  西藏波澜壮阔的民主改革,仅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废除了在西藏延续数个世纪的封建农奴制度,摧枯拉朽一般将旧社会遗留下来的黑暗制度送进历史的坟墓,使百万农奴和奴隶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各方面获得了解放,使西藏社会的面貌焕然一新,开创了西藏发展的新纪元。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为西藏社会的跨越式发展确立了崭新的起点。

  回顾举世瞩目的西藏民主改革,西藏人民歌唱的“达赖的太阳照在贵族的身上,毛主席的太阳照在我们身上;贵族的太阳落下去了,我们的太阳升起来”的《雪山上升起红太阳》已经成为一首经典的藏歌,这首歌深情传扬毛主席与解放军的丰功伟绩,诠释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辩证唯物主义的真理,在历史的天空长长回响、经久不衰!(中国西藏网 文/冯玉)

(责编: 苏文彦 李雅妮)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