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细读长江源】在沱沱河边,一日看遍四季之景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王柯岚发布时间: 2017-06-20 15:19:14来源: 青海新闻网


在窗口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沱沱河。

  阳光像顽皮的孩子,跳着、蹦着,从窗帘后面蹿进了我们的宿舍。看看表,还不到7点。好吧,被阳光叫醒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洗漱后,离保护站吃早饭还有一点时间,索性拿着相机在保护站外面随便拍拍。保护站就建在沱沱河的边上,窗口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沱沱河。


6月初的沱沱河,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

  6月初的沱沱河,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天是透彻的蓝,河水在河床里自由自在地欢畅着。沱沱河水文站的技师刘希凯告诉我,“沱沱河每年都在11月开始结冰,从岸边向河床中间慢慢地封冻,来年4月底5月初开化,再从主流的中间向两岸慢慢地化开。从来都是不急不躁、温柔地进行。”

  的确,眼前辫状的沱沱河水静静流淌,不急不燥。每年4月气温回升,冰雪融水补给开始,水位上升。随着高原湿季的到来,降水量增加,6月以后沱沱河水位涨势加大,年最高水位出现在7、8月,10月水位逐渐下落。“这几年,沱沱河的水位、流量、含沙量、降水量、蒸发量都是在正常范围内进行波动。”刘希凯介绍道。


阳光,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被关了起来。

  午饭后,一片厚厚的云层压了过来,没过多久老天爷就变了脸。阳光,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被关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呼啸而至的风。大风吹走了蓝天,也吹来了晶莹的雪花。开始时,雪花还能数清,渐渐的雪就把刚冒出头的青草盖住了,再后来,大片大片的“棉絮”在空中翻飞,落在河面上,腾起一片迷迷蒙蒙的薄雾。一时间,沱沱河便藏在了白茫茫的天地之间。在3个多小时里,沱沱河就沉浸在这苍茫之中,太阳又从厚实的云层中间挤出了半张脸。就这样,阳光下,雪花依旧在翩翩起舞。晶莹的雪花在阳光中带给人希望和力量。


鹅毛般的大雪说下就下,不由分说。

  这场六月飞雪,会给人沱沱河还在冬季的错觉。沱沱河气象站的工作人员,却对这样的降水感到欣喜。“今年5月沱沱河地区的降水量较往年增加了73%,很利于沱沱河地区牧草的生长。”沱沱河气象站综合观测员牛苗苗说,“这几年,沱沱河的气候相对于以前有了一些改善,今年到现在为止大风日数较往年减少了七八天,降水相比往年增加了6—10成。这些都是有利于长江源头生态发展的。”


一日四季之景便在眼前一幕幕上演。

  每到夏季的时候,沱沱河水文站的工作人员每天都会根据水流的情况进行多次的取输沙工作,随时随地检测河水的各项指标。尤其是在沱沱河丰水期时监测河水的含沙量,就能为今后更好地保护长江源提供科学数据。“这里生态很脆弱,尤其是源头植被稀少,要是赶上大暴雨等极端天气的时候,极易被破坏。我2010年的时候去过一次格拉丹东,能明显看到冰川雪线后退了,我觉得这跟全球变暖的大环境有关,但是保护环境却关系着我们每个人的未来。”刘希凯说。


而不远处沱沱河大桥上,一列火车正平稳驶过。

  沱沱河的河水已经如此流淌了几千年,从6千多米的格拉丹东雪山上从容不迫地流下来,在宽阔、平坦的河床上带着使命滋润着世间万物。守在沱沱河边,看着她在一日之中变幻出四季之景,心中难免生出许多感慨来。

  而不远处沱沱河大桥上,一列火车正平稳驶过。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