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聆听格萨尔,捡拾散落在高原上的珍珠——甘孜行纪之十四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尼玛嘉措发布时间: 2017-07-13 16:05:52来源: 中国西藏网

傍晚的雨后,我们踏着色达城郊一条泥泞的小路,走进一顶白色的帐篷,满怀期待地拜访一位说唱格萨尔的传奇艺人。

△说唱艺人俄真卓玛

她叫俄真卓玛,今年72岁。据说在13岁的时候,她从自家牧场游荡到县城西北的珠日神山脚下,在那独自呆了一晚后,开始在色达草原上拣各种各样的石头,并开始对着石头进行说唱。她开创了一种独一无二的“石头说唱格萨尔”的方式,被一位活佛认为是格萨尔阴险狡诈的叔叔晁通女儿的转世。她目前共说唱了5部较完整的格萨尔史诗,并可零散地说唱一些格萨尔的传说故事。现在是四川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每年有1万元的特殊补助。

△说唱艺人的帽子

俄真卓玛老人腿脚不太方便,她试图拄着拐杖站起来迎接客人,被大家善意地劝止了。她给我们一一介绍放在手边的每块石头,讲石头的来历,讲石头的神奇,不停地请大家喝茶,跟大家聊天逗趣,做着鬼脸,嘴里念念有词。旁边的人悄悄地提醒我们,她这种说唱艺人的特点不是说唱就唱,她要慢慢找感觉,逐步进入说唱状态。终于,她拿起了转经筒,开始了吟唱,但很快就停了下来,再次跟大家说笑。很令人惋惜地是,老人尝试了几次,最终都没能顺畅地大段说唱。同行的朋友说,有时她显得很紧张,怎么都找不到感觉。曾经在成都一个会场里,各路媒体都在,大家期待了很久,她却始终唱不出来。当众多的观众纷纷离场,只剩三、四个人的时候,她突然开始说唱,而且一唱就是2个多小时。另外我们也得知,前几年老人出了一场车祸,加上年事已高,思维不像过去那样敏捷了。

△格萨尔王塑像

我最早对格萨尔史诗有所了解,还是上世纪90年代,在西藏人民出版社读者服务部买了一本《西藏史诗与说唱艺人的研究》。作者是法国著名的藏学家石泰安先生,他从40年代就在成都接触研究格萨尔,20年后作为博士论文的主要论题发表。600多页的汉文译著,条分缕析,洋洋洒洒,蔚为大观。但在西藏的时候,更多听到是阿古顿巴幽默智慧的故事,米拉日巴等大师幻化神奇的传说,没有觉得格萨尔的影响有多么深远和广泛。

△格萨尔石刻

直到来了甘孜,对格萨尔的影响才有了切身感受。康巴人豪迈奔放,崇拜英雄,或许与格萨尔文化有关。人们沉浸在格萨尔的世界里,传唱、纪念、颂扬,似乎是除佛教作为一种信仰慰籍之外,另一种世俗精神的寄托。有意思的是,在甘孜、玉树、果洛等格萨尔文化核心区,很多地方、很多事物都要和格萨尔挂上联系。格萨尔的出生地以及珠牡和几个王妃的出生地,格萨尔的练兵场和点将台,格萨尔赛马登位的草原,格萨尔征战的战场等等,大家都要去争去抢。广场上,山顶上,博物馆里,到处都是格萨尔的塑像。有关格萨尔的绘画、唐卡、石刻等随处可见。广场叫格萨尔广场,藏戏叫格萨尔藏戏,酒店叫格萨尔酒店,甚至加油站也叫格萨尔加油站。历史的过眼烟云,亦真亦幻;现实的功利角逐,纷繁迷乱。

是不是曾有岭国?是否真有格萨尔其人?格萨尔史诗诞生并形成于何时?传唱艺人不可思议的能力是否可信?到底有多少格萨尔的故事在传唱?等等等等。虽然读过一些有关格萨尔的研究专著和文章,长长短短,或深或浅,读来读去是“剪不断、理还乱”。不如行行重行行,自己去看一看,听一听。

△色达格萨尔博物馆

7月的阿须草原,青草悠悠,鲜花遍地。似乎各种论战、考证的尘埃已经基本落定,普遍公认这里就是格萨尔的出生地。巴伽活佛,3岁到德格县岔岔寺坐床,一个为格萨尔出生地落在阿须草原与青海果洛据理力争的人,恰恰自己出生在果洛,倒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在巴伽活佛的府邸品尝了阿须草原的牛肉和酸奶之后,他带我们来到不远处的格萨尔纪念堂。巴伽活佛说,他来岔岔寺出家的时候,这里就有格萨尔出生的遗迹,他后来读到格萨尔史诗中记载的地形与这里非常的契合,更加坚定信念要建这座纪念堂。赶上停电,巴伽活佛亲自打着手电筒,给我们介绍大殿里格萨尔王和岭国嘉察协噶、丹玛、尼奔达雅、扎拉等大将的造像,讲解他们的神奇故事。每尊造像栩栩如生,活佛讲地生动形象,我们听地如痴如醉。

△格萨尔纪念堂的拴马石

在格萨尔纪念堂的周围,有很多的石头、泉水和各种印记,与格萨尔传说中的故事相吻合。我们去的这一天,格萨尔纪念堂左侧的草地上搭起了2顶帐篷。巴伽活佛说,这几天正是作为神子的格萨尔王在天国降生的日子,每年只有这一天在出生地搭帐篷表示纪念,你们来的真是时候。于是我们再次应邀来到帐篷里,与巴伽活佛席地而坐,喝起醇香的酥油茶,继续听他讲格萨尔的故事。

△巴伽活佛介绍印迹 摄影:多吉

跨过S217省道,我们从德格县的阿须镇前往石渠县的洛须镇。不曾想,我们竟又路过格萨尔王的都城,位于今德格县的俄支乡。更不曾想,遥远的传说与历史的真实在这里不期相遇了。格萨尔是岭国的国王,而德格历史最悠久、势力最大的土司就叫林葱。“林”与“岭”,恐怕不仅仅是一个巧合。据现在成都居住的林葱土司的后裔讲,林葱家族自公元6世纪前就在德格境内生存繁衍,格萨尔是林葱家族的第45或46代祖先,大约宋朝时代在今德格、石渠、白玉县境内建立林国。这与学者们研究的《格萨尔》史诗在公元11世纪基本定型、丰富、发展和流传,时间大体相符。据汉文史书记载,林葱家族自宋代到元代,都是川、青、藏交接地区的最大土酋,元朝中央政府招降林葱土司后,在今俄支地方设立了“朵甘思田地里管军民都元帅府”,管理和控制甘孜西北部、玉树等康区大片区域。明朝时期,在此地设立“朵甘卫指挥使司”,后升为“朵甘行都指挥使司”。后来德格土司兴起,林葱家族势力逐渐衰微。1911年改土归流时,林葱土司自请改流。林葱土司的后人林仓(林葱的另译)晋美在流亡国外多年后,于80年代回国,并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

△旭日乡格萨尔千年佛塔

如此看来,格萨尔或者真有其人,或者林葱家族就是原型。传说中的格萨尔都城,实际可能就是林葱土司的故城,也可能是中央政府的“朵甘行都指挥司”所在地。遥想当年,这里战旗林立,人来人往,车喧马嚣,物资富集。白云苍狗,如今却辉煌已逝。此刻我们从这里经过,好像进到了无人区,道路年久失修,大坑连小坑,极度颠簸。五、六十公里的路上,只看到几户人家的房子,没有碰到一个行人。手机没有信号,完全与世界处于失联状态。

△翁达镇格萨尔藏寨

格萨尔有30员大将,每位大将都有很多传奇故事,比如尼奔达雅。这位大将的领地在色达的色尔坝片区,境地在今天的翁达、甲学、旭日等5个乡镇。从G317国道经过这里,会看到独具特色的格萨尔藏寨。据说是居住在这里的尼奔达雅后裔为了纪念他,采取了拟人化造型。房屋一般三到四层,上大下小,外观看上去好像是一位头戴盔甲、身披战袍的将军。房顶上插着旗子,象征尼奔达雅头上的缨络;上层的楼廊外部挂着密密麻麻的柳条,象征尼奔达雅的长发;房屋右侧树立着经幡杆,象征尼奔达雅手持长矛奋勇冲杀。半年多来,我前前后后30多次经过色尔坝,也在这里的乡村住了多日,很愿意享受这美丽、静谧、安详的时刻。

△甲学乡尼奔达雅民居

阿来先生“重述神话”,写了一本《格萨尔王》。书中有两条线,一条写格萨尔王的故事,一条写说唱艺人晋美的故事。当格萨尔王征服四方,岭国都以高耸的雪峰与四邻为界,于是有人写了一首诗,把雪山比喻为栅栏。格萨尔沉吟半晌:“栅栏?当然像栅栏,可是岭国人从此不要被这栅栏关在里面才好。”格萨尔王是神,是英雄,有时似乎还是个哲人。(中国西藏网图 文/尼玛嘉措)

(责编: 周晶 郭爽)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