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西藏增强意识形态意义上文化发展的主动权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李许桂发布时间: 2017-08-13 09:00:35来源: 西藏日报

西藏存在着各族人民同以十四世达赖为代表的分裂势力之间的特殊矛盾,同时国际敌对势力对我国进行文化渗透,热衷于推行其政治理念、价值观念、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在科技和网络高度发达的今天,渗透与反渗透的斗争难以避免。因此,意识形态建设和意识形态安全对西藏文化建设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直接关系到西藏的发展稳定全局。自治区党委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实施意见中,强调坚决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切实占领思想阵地、有效抵御境外渗透,坚持牢牢把握涉藏舆论斗争的话语权和主导权,确保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域的绝对安全。

文化和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

文化是一个大概念,至今在学术界很难有一个公认的定义。它包含的内容很多,意识形态是其中的一部分。从某种意义上讲,意识形态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形式,是由生产关系的属性不同而产生的不同阶级的文化形态。文化反映的是一定经济社会形态现象,是这一经济社会形态观念的集合。从文化实践的意义上讲,不同民族和国家文化生存的标准就是文化中心主义,而其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就是意识形态。这是由于统治阶级在阐述、推广自己社会观念形态过程中,会用意识形态对文化进行筛选,使得各种文化观念、形态和模式都向意识形态靠拢,即意识形态对文化的衍射。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化推动了意识形态的形成发展,而意识形态对文化具有引导整合的作用。

从文化环境建设来实现意识形态的良好传播

文化环境又称“文化内环境”,是一个文化生态学概念。它指相互交往的文化群体凭以从事文化创造、文化传播及其他文化活动的背景和条件。营造意识形态传播的良好氛围,应从硬件文化环境打造、制度文化环境构建和消费文化环境引导三个方面着手。

硬件文化环境是实现意识形态良好传播的物质要素,就笔者看来,主要体现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立完善和红色资源的保护开发利用这两个方面。

先谈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立完善。其目的是,在保障全区各族群众基本文化权益的基础上,以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为前进方向,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二为”方针,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在全社会形成积极向上的精神追求和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其方法是,建立覆盖城乡、结构合理、功能健全、实用高效的公共文化设施网络,在全区推进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坚持把重心放在基层和农牧区,在完善公共文化产品服务供给体系的基础上,实现全区公共文化的保基本、广覆盖、可持续。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在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需求的同时,为意识形态的良好传播提供基础服务平台。

再来看红色资源的保护开发利用。在党的领导下,西藏实现了短短几十年跨越上千年的人间奇迹,这一艰难的建设和发展过程不仅载入史册,而且印刻在红色资源中。达赖集团不仅否定这一事实,还对党在西藏的历史和成就进行肆意地歪曲、污蔑和攻击。面对这一特殊的意识形态斗争形势,我们必须理直气壮地宣传党在西藏革命、建设和发展的历史。要通过红色资源来教育和团结各族人民,从而体现党领导西藏各族人民追求发展、文明、进步的正能量;要对红色资源进行保护开发利用,从而展示党在西藏的光辉业绩,以更好地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民族团结教育和新旧西藏对比教育工作,使红色资源成为意识形态良好传播的平台。

制度文化环境是实现意识形态良好传播的承载和支撑。从这一角度说,更侧重于文化法制建设和文化市场监管两个方面。就文化法制建设来看,确保公民基本文化权益和推动主流意识形态必须依靠法律的保障。而当文化市场的活跃、文化活动的频繁和文化产品的增多带来了一些文化乱象,造成对主流社会价值观的冲击,这一问题必须依靠文化法制建设来解决。首先,要完善文化建设的法律体系,实现文化领域的有法可依。对有利于意识形态传播的文化环境建设提供保护;反之,进行严格防范、约束和打击。其次,要加强文化执法,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从而净化文化发展环境,增强公民文化方面的法律意识和法制观念,确保意识形态良好传播法治氛围形成。就文化市场监管来看,是确保文化市场稳定有序、健康发展的举措,能够为意识形态传播环境的改善创造条件。要发挥政府监管的主导作用,切实履行政府对文化市场的监督管理职责,对文化市场上出现的违法乱纪、假冒伪劣等现象进行专项整治。要发挥社会监管的基础作用,动员社会力量和文化行业组织,对文化产品的生产制造进行检查验收,防止那些消极和低俗的文化产品进入市场。要发挥舆论监管的辅助作用,充分利用大众媒体宣传文化方面的法律法规,对影响意识形态传播的不良信息进行公众检举和批判。

文化消费环境引导。谈及这一方面的内容,首先要对文化消费这一概念进行阐述。文化消费即对精神文化产品的消费,具有很强的意识形态性,它所具有的主动性和群体性的特点,不仅说明文化消费对意识形态具有引导的作用,同时反映了社会主流的意识形态。做好文化消费环境的引导工作,一方面,政府要尽到职责,要加强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主流的消费渠道,繁荣文化产品,创造更多的精神食粮,强化对文化市场管理,以规范生产并引导生产与消费的合理发展,把好进口文化产品审查关,引导公众有选择地消费国外文化产品。另一方面,对公众进行文化消费指导。通过权威部门推介、专家讲评、消费者示范,组织群众性、集体性消费活动,如读书会、社区游艺活动等措施,广泛宣传文化消费知识。这样不仅能够引导公众在健康的文化消费活动中获得愉悦和美感,促进个人的身心健康,还能使公众在文化消费过程中实现个人和社会的和谐统一,从而通过文化消费推动意识形态的良好传播。

发挥大众文化对构建意识形态的积极作用

大众文化具有不同阶级、群体和文化消费主体表达各自思想、观念、价值观的文化生活方式,它具有同化、抵制甚至颠覆现有社会秩序的能力。从积极意义上说,大众文化赋予了意识形态建设新的传播载体,消弭了过去单向灌输造成大众意识形态的逃离;丰富了人民的文化生活,开拓了人民的视野,提高了人民的素质,群众辨别是非的能力在提高;促进了现代思想观念的产生,在西藏这样一个宗教神学依旧有市场的地域,这一点有着重要意义。从消极意义上讲,大众文化的泛滥,对个人的价值观念和理想信念造成冲击;吞噬主体意识文化空间,削弱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力和凝聚力;加剧了西方文化的渗透,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造成威胁。

西藏的大众文化是比宗教文化历史更早、内涵与外延更广的民间文化,是除宗教文化之外但又受宗教文化影响的世俗文化。早在封建农奴制时期,受压迫的农奴阶级就广泛流传着一些讽刺农奴主阶级、嘲笑寺庙喇嘛的故事。另外,《格萨尔王》作为民间文学也是旧西藏大众文化的主要呈现方式,但在当时是禁止在上层贵族的家里和寺庙中说唱的,当时西藏的农奴主阶级对其充满了鄙视,认为不过是“乞丐的喧嚣”。所以,旧西藏的大众文化是农奴对封建农奴制的控诉,农奴的文化权益不能保障,受到农奴主的控制和打压。西藏民主改革以后,广大农奴开始有了参与文化、享受文化和创作文化的权利,人民文化的独立自主性得到充分保障。在这一时期,马克思主义文化也在西藏迅猛传播,翻身农奴在获取当家作主的地位以后,自觉地用马克思主义文化来维护自身权益。西藏歌舞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风靡全国,如《洗衣歌》《北京的金山上》《共产党来了苦变甜》《翻身农奴把歌唱》《逛新城》等,表达了各族人民对党的恩情永远不忘的肺腑之声,不仅在西藏广为传唱,而且成为传遍全国的优秀节目。通过传统的歌舞来演绎马克思主义文化,成为当时西藏大众文化的重要特征。

当前西藏的大众文化由四个因素决定。一是改革开放后,西藏发展的步伐随之加快,加剧了西藏在文化上与内地乃至与世界的交往和交流。二是市场经济体制在西藏的确立,导致部分文化资源的配置受到市场因素影响,商业性文化对西藏文化有着重要影响。三是教育水平迅速提高,各族群众对各类文化的接受能力和认同度由此提高。四是多媒体网络等技术的发展,文化和信息传播速度随之加快,促进了外来文化在西藏的蔓延、传播和发展。在这种趋势下,西藏的大众文化与内地同样开始呈现多元性、世俗性和渗透性。多元性指传统文化、娱乐文化和马克思主义文化在大众文化中的各自体现;世俗性指商业文化逐步走入群众的日常生活并已经活跃;渗透性指上述三种文化互相融合、互相展现。

搞好大众文化的意识形态工作,重要的是以西藏大众文化的现实情况为基础,抑制消极作用,发挥积极作用,从宏观上对西藏大众文化的发展进行科学规划和分析。只有如此,大众文化才能为西藏意识形态的构建发挥正面作用。首先,坚持一元引领多元的指导原则。坚持马克思主义文化在大众文化中的主导地位,通过主旋律为其他文化提供价值标准和发展方向,从而促进多元文化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中心进行整合。其次,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大众文化方向。大众文化的方向是为了人民、依靠人民、成果由人民共享,要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的同时,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做到坚持教育人、引导人、鼓舞人、鞭策人,又要做到尊重人、理解人、关心人、帮助人。第三,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大众文化的借鉴原则。西藏大众文化的一个特征是传统文化氛围浓郁、西方文化不断渗透。在这一过程中,对待传统文化就要做到推陈出新,确保传统文化富有时代气息,确保传统文化的精华内容来为现代人的生活进行阐释,保留着传统文化的精华用以传承,以增强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对待西方文化,在抵制腐朽思想的同时,要学习和借鉴其文化产业的发展模式、管理制度和技术手段,从而更好地发展积极向上的文化产业,以利于意识形态工作的开展。最后,借助大众文化提升意识形态宣传效果。通过大众文化多种渠道的宣传和影响,自治区各级党委和政府能够借助大众文化这一媒介,使群众在接受意识形态的宣传时,由单向变成多向、由被动变成主动,从而实现意识形态潜移默化的影响和渗透。

以扬弃的态度对待宗教文化

在西藏分析对意识形态的影响,宗教信仰无疑占据主要地位。在西藏,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了很好的执行,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藏传佛教也能够在整体上适应社会主义社会。但是,宗教世界观与主流意识形态是对立的,唯物主义无神论和唯心主义有神论二者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同时,宗教的消极作用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不相适应,如不求来生求来世等。在达赖集团的渗透下,极个别地方的寺庙利用信众的宗教信仰干预地方事务,甚至利用宗教破坏社会安定团结、搞民族分裂。

在西藏的文化建设过程中,宗教的影响依然存在。如在大量的文化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影视剧内容中,不断渲染宗教文化影响力,个别文化奖项偏重宗教氛围浓厚的作品,使得宗教影响强化。这导致一些人误解西藏的文化就是宗教文化,甚至还有少部分人将西藏文化的发展寄托于宗教文化。上述问题的存在,必然冲击西藏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建设和发展。因此,在西藏进行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要坚定不移地强化马克思主义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教育,广大共产党员不仅要做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也要主动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推进先进文化建设,不断弱化宗教思想的消极影响。

一是积极发挥宗教积极作用。宗教倡导无私奉献精神,佛教的特点是“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藏传佛教张扬慈悲为怀、扬善抑恶、普度众生的宗教精神。这些对调节市场经济条件下因利益分配不公而导致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有着积极作用,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要求有契合之处,是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积极因素。二是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主导地位不动摇。要旗帜鲜明地宣传“中国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民族团结好”的主旨思想,要根据不断变化发展的形势改进宣传方式,要根据不同人群的特点和素质采用不同的宣传手段,要借助新型媒体和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来壮大发展正能量的文化产品,要结合西藏传统文化的特点来宣传马克思主义。三是在全民中倡导科学精神。共产党员都是无神论者,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讲求科学的,因此,我们的意识形态中的一个特征就是讲求科学精神。在西藏这样一个宗教氛围浓厚的地区,要宣传和推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就离不开科学精神的倡导。要在全社会尤其是青少年中宣传科学、倡导科学,使其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培养能够独立思考、严谨求实、批判创新、探索规律的科学精神,从而彻底地分辨宗教思想和马克思主义思想孰对孰错,坚定地相信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只有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西藏才有更加美好的明天。

(作者单位:自治区党委网信办)

 

(责编: 常邦丽)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