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云上理塘,不只为遇见仓央嘉措——甘孜行纪之十七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尼玛嘉措发布时间: 2017-08-25 08:40:07来源: 中国西藏网

   在中国G318国道和美国61号公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和摇滚巨星鲍勃·迪伦,两位伟大的诗人相遇了。他们都狂放不羁,不媚世俗,独立自由。

  仓央嘉措写了一首诗,“洁白的仙鹤,借我一双翅膀,不会飞的太远,到理塘转转就回”。鲍勃·迪伦在1965年也写了一首诗《重走61号公路》:“喔,上帝对亚伯拉罕说:宰个儿子给我。亚伯说:大哥,你准是在耍我。上帝说,没有。亚伯说,什么。上帝说,亚伯啊,你想怎么着都成,但下次碰到我,你最好撒丫子跑。于是亚伯说:你想在哪宰?上帝说:去61号公路。”迪伦在自传《编年体:第一卷》中说,总觉得自己是从这条公路起步,一直在这条路上,且可以自此通向任何地方。

  图为318线的骑行者

  今年的318线异常火爆,不管是冰天雪地还是烈日骄阳,自驾者、骑行者、徒步者,川流不息。理塘,就是那只仙鹤伫足的地方,历来是318线从成都出发后最重要的驿站。从这里向南,到稻城亚丁,向东南转到木里、盐源、泸沽湖;向西南转到香格里拉、丽江、大理;从这里向北,到新龙、甘孜,由此转向317国道;向西到德格、昌都、拉萨;向东到马尔康、汶川、成都;从这里向西,到巴塘、盐井,直到拉萨。那些行走在318线上的人,恐怕大都会有50多年前鲍勃·迪伦的感受,“可以自此通向任何地方”。站在云端的理塘,自然会有非凡的体会,“像一块滚石”,通向诗和远方。

   理塘,近年来已经成为文青们遇见仓央嘉措的幻美之地。就连《见与不见》这样的心灵鸡汤,也被划入仓央嘉措的诗句。这些年,出了太多太多关于仓央嘉措的书,我也审看过其中的多本。不管你看与不看,书店里反正不多久就会冒出一本。佛教中讲,破除痴迷,方得解脱。那些一本比一本厚的书,散发着个人幽幽的情绪,如痴如醉地随意解读着,离本真已经太远了。当年我在日喀则新华书店,买了一本1981年版的《仓央嘉措情歌及秘传》,128页,0.36元。每次拿出来翻看的时候,想想那些大部头的无病呻吟,我对着仓央嘉措,浅浅地笑了。在理塘县城边上,理塘寺的右前方,有一个泽马村,这里是七世达赖喇嘛的出生地。虽然已是晚上,但我们还是赶来看一看这座仁康古屋。同行的俄色·洛绒登巴活佛告诉我,这个村子还诞生了三世哲布尊丹巴活佛、九世帕巴拉活佛、五世嘉木样活佛等七位大活佛。一个村子出现如此之多的大活佛,而且分布到了卫藏、康巴、安多三大藏区以及蒙古地区,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在一共14世达赖喇嘛中,甘孜地区出现了4位。细细梳理,其中的逻辑关系颇耐人回味。先是在我们的理塘,仙鹤转回的地方,格桑嘉措作为第七世达赖第一次降生在康区。随后在理塘土司管辖的乡城出生的赤江活佛,担任了出生在邓柯的九世达赖的经师,并登上甘丹赤巴的宝座。九世达赖隆多嘉措在11岁暴亡后,十世达赖楚臣嘉措迅速诞生在赤江活佛的家乡乡城,没等到亲政就在22岁去世。随后,十一世达赖又出生在七世达赖待了七年的道孚县协德地方,也只活了18岁。四位达赖喇嘛连续出现在康区,而且后3位加起来也只活了51年,再联系一个泽马村就集中出现了那么多大活佛,我们对那个时代活佛转世的程序仪轨和政治生态,不禁要产生诸多的深思与追问。

  三世香根·巴登多吉活佛身体不太好,只在每年七、八月间回理塘居住,恰好不久前我们在康定机场碰个正着。作为忘年之交,他请我在8月份到理塘寺来。我没有失约,8月来到理塘,专门到他的府邸拜会。第一世香根是作为十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在拉萨参加金瓶掣签的,道孚的男童中签后,这个同样出生在乡城的男童就作为香根活佛世系传承下来。香根活佛不善言辞,他拿出了1962年参加中国佛教协会会议时,与时任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的合影照片。那时的他虽然只有13岁,却已经是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了。我们吃着在拉萨才能经常吃到的“猫耳朵”面疙瘩,喝着酥油茶,愉快地聊天。香根活佛回忆说,在他的印象中,50年代的理塘是真正的康巴重镇,人口密集、商户集中、车水马龙,瑞士手表是当时理塘大户人家最喜欢的东西,理塘的生活习惯也跟周边不同,反倒跟拉萨、成都相似。香根活佛同时也很有感触地说,今年回来,一路上看到游客实在太多了,感到318线作为国道还是修得窄了些。

图为毛主席接见十一世帕巴拉 资料图

  理塘县城南边30多公里的地方,是藏坝乡的安多村,这是十一世帕巴拉·格列朗杰的老家。帕巴拉是西藏昌都强巴林寺的活佛,现世帕巴拉活佛从3岁离开家乡到昌都坐床,就再也没有回过老家。从1959年起就担任国家领导人,是目前仍在职的资历最老的国家领导人。去年我拜会帕巴拉副主席时,跟他说我到理塘了,他说你到我老家了吗?我说早上6点赶往稻城亚丁机场,路过但没有能去成。于是这次去理塘,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完成心愿,探访帕巴拉副主席的老家。在一片高大的藏式民居包围中,一座由黑色的土坯、石块和牛粪搭建起的二层古老房屋显得与众不同,这就是帕巴拉副主席出生的老屋。我沿着独木梯爬上二楼,里边也相对保存完好。周边有群众看到我们来故居探访,都热情主动地围拢过来,我问他们知道这是帕巴拉活佛的故居吗,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说当然知道,而且还对我表示这所老房子历经风雨却保存如此完好,实在令人惊奇。帕巴拉副主席的一位亲戚,从自己家里拿来一条据说是当年活佛在3岁时亲手打的牛皮金刚结,并说这是他留在理塘的唯一物品。我试了一下,还是很结实,很有力道。当地的群众说,真心希望帕巴拉活佛能找机会,回老家来看一看。

图为十一世帕巴拉活佛出生的老屋

 

 图为十一世帕巴拉活佛亲手打的金刚结

  理塘,藏语就是“像铜镜的坝子”,平坦而辽阔。我们从巴塘的德达草场向东,进入毛垭大草原,这是318线最宽阔、最通畅的大道,也是骑行者们最省力、最兴奋的地方。我们的车子加足马力,以每小时130公里的速度疾速前行,用了30多分钟,才到达理塘县城的大门——“世界高城理塘·西城门”,可见这片草原的辽阔。过去,这里是毛垭土司的领地。这家土司很有个性,从来不定居,春夏秋冬在理塘草原及周边不断迁徙。这家土司更喜欢张扬,大摆“土豪金”的排场,架势往往比官位高出他很多的理塘正、副土司还大。他拥有3000多支枪和骁勇善战的卫队,拥有两顶牧区极为罕见的帐篷,一顶是可以容纳800人聚会狂欢的超大帐篷,一顶是用100张虎皮缝制的帐篷。目前,这座虎皮帐篷还保存在甘孜州博物馆里展览。

图为毛垭草原的花海

 

 图为甘孜州博物馆珍藏的毛垭土司的虎皮帐篷 

图为远眺格聂雪山

图为世界高城理塘城门 摄影:嘎玛

  今年早些时候,我从理塘县城出发,沿318国道一路坦途去巴塘,然后沿川藏古道,经过波密、章纳、喇嘛垭等乡间土路一路颠簸又回到理塘。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绕着著名的格聂神山转了一大圈。格聂雪山,主峰海拔6204米,是康南第一高峰,也是藏传佛教的圣地。五世嘉木样活佛曾发出“如果有万米白色绸缎,我将把岗波贡噶包裹起来”的感言,赞叹格聂神山的美丽与圣洁。川藏古道废置100多年来,这里被日益边缘化,交通条件实在太差,反而保留了格聂雪山自然与人文的原始风貌。目前这里加快了开发步伐,道路修建、景区规划、景点打造已经全面展开。格聂雪山将与贡嘎雪山、稻城亚丁三怙主雪山、梅里雪山共同构成青藏高原西南边缘的雪山旅游大景区。  

  原以为,“世界高城”是理塘县近年来为发展旅游打出的招牌,没想到当地早在1979年,就十分前瞻性地将县城所在地由“红旗公社”改名为“高城公社”,把“高城”这一响亮的品牌留给了后人。现在的理塘古城打造得是越来越漂亮了,街道房屋整齐,墙体统一装饰成了鹅黄色。G318国道也从过去的城市中心改到了市区南部,称为仙鹤大道,两边高楼林立,宽敞大气。200多年前,一位名叫杨揆的举人随大将福康安到西藏,驱逐了入侵的廓尔克人后,回程路上经过理塘,自记“行旅苦之”并留诗一首,“边草无春姿,边云无霁色,原野渺冥冥,长空郁深沉”。云上理塘,如今再不是旅人的焦虑之地,而是人们的向往之城。

 

图为仙鹤大道 摄影:嘎玛

图为虫草大酒店

  在古城的东边,一座新城拔地而起。在理塘新城,我们入住了新建成的虫草大酒店。大家开玩笑说,过去只见过虫草,没见过虫草酒店。这下不仅见到了,而且还住上了。(中国西藏网图 文/尼玛嘉措)

(责编: 杨悦笙)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