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沃日土司官寨:金川之役古战场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李贵平 发布时间: 2017-09-13 15:56:23来源: 华西都市报

  这是川西北最大的土司官寨,当年箭镞疾飞,如今沉寂如眠……


官寨遗址成了藏民居住地。


沃日土司官寨遗址的藏式民居。

1747年到1775年,清乾隆皇帝发动了著名的大小金川之战。这场被乾隆自誉为“十全武功”的征战,前后折腾28年,交战双方损失惨重。

位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的沃日土司官寨,就是这场战争中一处重要的古战场遗址。此地群山逶迤,激流滔滔,通高19米的碉楼城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年第二次金川之战中,清军名将温福及2000多名兵士,就战死在这片河谷山坳里。


金川之战中,这种高大的碉楼让清军大吃苦头。

川西北最大的土司官寨

说起阿坝州的土司官寨,一般人可能先想起马尔康卓克基土司官寨。始建于1718年、占地面积1500平方米的卓克基土司官寨,名气固然很大,如今早已成了人气喧喧的热门景点。

相比之下,沃日土司官寨,基本上保持着原汁原味的古旧风貌。它远离喧嚣,静卧于群山之下的沃日河畔,如一个解甲归田的老者,经历刀剑戈戟,看惯春风秋月,孤独地听着脚下河流的绵绵絮叨,很少被外人叨扰。

阿坝地区过去有十八土司之说。这十八位土司,曾在十八世纪受清廷的封号。到了清末,明正、冷边、逃边、鱼通四个土司,被赵尔丰“改土归流”撤销了。

沃日土司官寨,位于小金县城东部,达维镇西部,距县城18公里。清乾隆十五年(1750)由沃日安抚司所建。民国重建。

那天下午,我们驱车行驶在山势逶迤的省道S303上,还没开到沃日乡,就远远看到沃日河畔的众多藏寨中,赫然屹立着一座直指云霄的碉楼。夕阳在它身上镀上一层金色光芒,在青黛色苍穹的映衬下,在清绿河水的环绕下,显得巍峨壮观,神气活现。

我们在小金县史志办主任王学贵的带领下,跨过沃日河上的石拱桥,来到土司官寨遗址。


要上楼就靠这根独木梯。

先后历经二十三代土司

眼前的沃日土司官寨遗址,主要指南经楼和碉楼。经楼原有两座,如今保留的仅为南经楼,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重建。北经楼在1958年被当地人拆毁。如果算上初始建筑面积,它比卓克基土司官寨要大得多。

平时这里十分清净,外人更少有机会登楼参观。我们沿着一根长约4米由圆木凿阶而成的梯子爬上南经楼,这种没有扶手的独木梯,比我们在许多羌寨看到的要高得多。有个成都美女是头一回爬这样的楼梯,她两脚颤巍巍往上迈,对下边的人说:“都把手伸出来,万一我摔下来就接住啊——别丢了英雄救美的机会。”

南经楼,是一座五层三重檐、四角攒尖顶的单体建筑,线石木结构。它坐西向东,呈长方形。占地79.5平方米,系汉藏风格合一的经典建筑。

南经楼的墙体厚达3米,看上去极是厚实稳固。经盘旋楼梯上去后,里面竟空空如也,什么陈设也没有,只有墙面上绘满佛教壁画,约80平方米。这些壁画的色泽、笔触颇似唐卡,内容以佛像,佛教故事为主,也有少数历史传说和神话故事题材。每层走道的镂空窗框上,都用上雕刻、绘画、线纹等装饰。门面上也绘制着神兽、祥云、花瓣。走在深邃幽暗的回廊上,听着自己脚下的咚咚声儿,感觉有些瘆人。阳光透过镂空的花窗照进来,在地板上留下斑驳的阴影。

《嘉绒藏族史志》载,清乾隆十五年(1750),沃日土司因顺应王朝,为乾隆“一征金川”之役出力,并给清军供粮助战等功绩,被晋封为安抚司职衔(从五品)。沃日官寨,就是由授勋的安抚司主持修建的。据说,当时这位安抚司征集了全阿坝最好的工匠和画师,历时十多年才竣工。

当时,沃日安抚司还有另一个名字:鄂克什安抚司。“鄂克什”为满语称号,其义尚未追溯清楚。至今在小金,尚有“沃日”“鄂克什”两名并用的说法。

到末代土司杨春普,共历23代土司。解放之初,杨春普一度参加颠覆人民政权的“靖懋叛乱”,后经教育学习,走上改过自新的道路,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藏民。


左边灰色石块就是被炮击后新砌的。

十九米高的立体城堡

作为古代兵事史爱好者,我最关注的还是经楼旁那座通高19米的碉楼。碉楼为四角形木石结构,坐西向东,外部保存完整,内木架无存。整体呈台锥形。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卓尔不群。

“这样的碉楼在冷兵器时代,真是很厉害的防备工事。”王学贵带我们来到碉楼的东面,他指着一道高出地表4米多的门说,这道门底部3米多全为石材垒筑的实心体,基础极牢,因而奠定了碉楼下大上小、重心向内、稳定性强的特点,还可以抵挡来犯之敌的攻击。

这座立体城堡,建造了良好的供水系统,水源地网环环相通,仓储空间很大。据说,每遇战事,大量玉米、小麦、洋芋、胡豆和各种器械、甲胄等源源不断存储于碉楼里,还可饲养一些牲畜。拥有如此强悍的军事堡垒,同来犯之敌扛上一年半载,不在话下。

南经楼独木梯下,几名身着嘉绒藏族民族服装的阿妈正坐在小凳上聊天,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外地人,她们兴奋地打开话匣子,指着碉楼上的残痕断墙和枪炮、弹孔等告诉我们,这些,都是260多年前金川之战留下来的痕迹。一名73岁的大妈戎斯珂(音)说,她小时候听老辈子讲,土司官寨到处都让土火药、猎枪、土炮、乌朵、弓弩、飞石等击打得千疮百孔,可以想象金川之战打得有多激烈。

为了找到拍摄碉楼的最佳位置,我来到碉楼南面一户人家的楼顶。主人名杨成全,70来岁,他热情地请我坐下喝碗酥油茶,又指着距官寨约七八百米远的南边山崖说,当年,为了攻下沃日土司官寨,叛军在山崖上修建了大小72个山堡,这些山堡居高临下,掩蔽得法,炮火凌厉,他们经常对沃日土司官寨进行“空中打击”。

“你看,从下往上数第四个眼子(窗口)的左边——”杨成全指着二十米开外的碉楼说,“有几个石块的颜色不大一样是吧,那就是被大炮轰出缺口后,新垒砌的。听老辈子讲,这碉楼可牢实了,挨了好多炮轰都没倒塌。但敌人要是跑到碉的下面,那是要吃大亏的。”

杨成全早年做过泥水匠。他说,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那碉楼的窗户比一般民居开口小,都有铁栅和窗扇。碉楼上部的四角,建有一种全封闭或半封闭的角堡(俗称燕子窝),角堡内开设了向前和向下的射击孔,可以居高临下地还击进寨之敌;同时,碉楼各层的墙上也开设有射击孔,经常把下头的敌人打得晕头转向。


连接经楼和碉楼的悬空木桥。

沃日河畔的拉锯战

金川之战的滚滚硝烟,如眼前沉落入连绵山坳里的夕阳,不见身影,唯见光照。我们从当地口碑资料和相关文献中,捡拾出那段历史记忆的碎片。

小金县,地处被费孝通先生称为“藏彝走廊”的阿坝州东南部,其土司文化影响力源远流长。沃日土司,是阿坝“根红苗正”的地方望族。《阿坝州地名与民族》书中记载:沃日最早的土司,是金川信众中具有崇高威望的本波教巫师世家门第,历经历史发展,形成最大的部落或寨主,也就是一方势力集团的“带头大哥”。家族传至巴碧太土司时,已是清代。巴碧太土司于顺治十五年(1658)归服清王朝,被册封为沃日贯顶十二净慈妙智国师,威名大振。“沃日”,在藏语里为领地之意。

自清乾隆中期起,前面提到的鄂克什土司,同小金川十一代土司赞拉发生了家族矛盾,双方越闹越凶。鄂克什土司极擅巫术活动,他将小金土司赞拉父子画成人像,公开念经,将其扎成草人用箭穿射。他还在民众中扬言要把赞拉土司咒死并让他绝根断苗。事有巧合,小金川退休老土司泽旺的孙儿突然死亡。鄂克什土司于是得意扬言,这就是他作法的效应,谁惹了他都没好果子吃。小金川土司盛怒之下,决定对鄂克什土司用兵,企图抢寨夺地,灭其家族。

本就虎视眈眈的乾隆皇帝听闻后,想以调解之名调兵遣将,一举灭了长了反骨的小金川土司。但当时大小金川土司为宗亲门第,向来抗拒外人武力介入。他们与清政府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乾隆三十六年(1773),小金川土司索诺木,杀害了丹巴土司革布什扎土司并侵占其领地。两月后,另一小金川土司僧格桑,也侵犯、占领了沃日土司的部分领地。

当时,沃日土司是受朝廷保护的。沃日土司色达拉及弟弟忙向清政府求援。乾隆欣然接受色达拉的求援,决定平定索诺木、僧格桑的作乱,他下令阿尔泰、周德、董天弼率清兵进剿小金县直至金川县,确保稳定和统一,由此揭开平定大小金川之战序幕,史称“辛卯之役”。

金川之战打打停停,前后折腾28年之久,清军屡屡骑虎难下。乾隆三十八年(1773),乾隆命爱将温福、桂林分别自汶川及打箭炉(今康定)攻打小金川。索诺木紧急派兵助僧格桑抗击清军。双方在沃日这个形胜之地,展开了拉锯激战。


每道门面上,都绘制着神兽、祥云、花瓣。

清将温福殒命于此

当时,清大将军温福率军十万人攻打大、小金川,屡屡失利。在沃日关隘前,温福被索诺木、僧格桑两支藏军顽强阻击一年多。鏖战中,清军死亡2000余人,温福自己也殒命于沃日河畔。

传说,温福当时是被僧格桑的藏兵用一种“乌朵”打中面门坠马死亡的。乌朵本是西藏人放牧牛羊的工具,它用牦牛毛搓捻成粗毛线,再编织成毛辫。毛辫上端有个直径为三寸的套环,使用时将套环套在中指上,中间编一块巴掌大的椭圆形“乌梯”,乌梯内放上坚硬石头,放开 一甩,石子便可飞到一二百丈远外。沃日战事中,乌朵成了索诺木、僧格桑军击杀清军的骇人武器。

远在热河的乾隆闻报温福死讯,大怒,再次“急调健锐、火器营二千,吉林索伦兵二千”紧急增援,授名将阿桂为定西将军,严令他剿灭叛乱。

一时,滔滔沃日河血污横流,箭矢疾飞,杀声震天,硝烟滚滚。河谷里弥漫着浓烈的死亡气息,鹰隼欢快地盘旋在空中,扇动着黑色的翅膀俯身扑向尸骸堆,张开饕餮大口。

乾隆四十年(1775)七月,索诺木军损失越来越惨重,他鸩杀僧格桑,献尸请降,遭拒。八月,清军健锐营攻破大金川勒乌围官寨。次年正月,复攻破索诺木最后据守的堡寨噶尔崖。索诺木出降。

自此,清军第二次金川战役,历时五年,耗费白银七千万两,官兵死伤数以万计。而之前的第一次金川之战,以清将岳中琪运用“地道战”拿下藏军莎罗奔部,仅耗时两年多。

眼前,经过260多年的风雨沧桑,沃日土司官寨已失去昔日的盛况与辉煌。除了南经楼和碉楼,四周早已被拆迁殆尽,变身为嘉绒藏族百姓的聚居地。

炽烈的阳光没有滤干这里的历史气息。沃日土司官寨遗址,犹如一个学问深厚、满腹经纶的老者,在默默等待人们去探究、去品读、去寻根。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