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高原警花别样美】拉毛开:男人堆里的霸王花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青公政发布时间: 2017-09-15 15:04:02来源: 青海新闻网

  她,平常风风火火,评审起案子头头是道、滴水不漏,晚上一个电话就能跳起来,男民警们都怕她,怕挨骂。就是这么一个“大姐大”,面对采访,居然一个下午讲不出一个像样的故事,总说自己做的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大家都是这么干的。看她一脸难色,我说你就说说你的酸甜苦辣呗,工作的背景是生活,生活的底色是工作,它们其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分不太开的。面对我的步步紧逼,这个深眼窝、清瘦、清秀,与天线宝宝拉拉有点儿神似(拉拉这个昵称,是她的第一任刑警队长李彬林最先叫起来的,后来全队全局的人都这么喊)的藏族女警一时泪崩,总算讲了一个不是故事的故事。

  想到父亲她泪崩

  “前几年直到去年初,法制大队就我一个人,案件审核等不得,每个时间段有每个时间段的任务,后面补也没法补,一摞摞的案卷堆在眼前,得审核,得把关,虽然2014年父亲就住院在北京手术,始终是姐妹、母亲照顾。2015年春,家人打来电话,说父亲不太好,我还是想把手头第一季度的案审工作(刑事案件20多起,行政案件30余起)理清、上报完再走。决定4月2日就去北京,可……”说到这儿,拉毛开一时泪崩。女欲孝而父不待,刚退休两年的父亲没有等到她这个警察女儿的到来,拉毛开写完第一季度案件审核通报的当天,也就是3月31日溘然长逝,给她留下了终身遗憾。

  “公安局就你一个女的吗?”丈夫不时会有此一问。采访前后,她的丈夫已经住院多日,可拉毛开始终只字未提,我是从她同事嘴里听到的。“她从不把个人生活中的问题带到工作中来,给我们的总是满满的正能量。你刚才说她哭我都不敢相信,你们真厉害,拨动了拉队心底的那根弦儿。”甘德县公安局下藏科派出所所长龙飞说。

  法制是公安工作的最后一道防线。从拉毛开担任法制大队长3年来,甘德县公安局执法质量年年全州第一,没有出现过复议、上诉案件,她个人被评为全省普法“先进个人”。不仅如此,她还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2次被省公安厅评为“先进工作者”,2次受到果洛州公安局嘉奖,12次被评为甘德县“优秀公务员”,1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半夜三更听你说

  拉毛开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都没跟她睡过,她偶尔母性大发,要搂孩子一起睡,孩子会一直哭个不停。男人气得拉毛开抱怨说:“现在的小孩咋啦,都不要妈妈”。听她的口气,倔强里颇有几分委屈,抱怨中若有几分辛酸。

  拉毛开,现任甘德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大队长,藏族,1982年生,父母亲都是海东市循化县道帏乡藏族,4岁时全家跟着在果洛州政协当司机的父亲来到果洛,是“果二代”。家有四朵金花,她排行第三。2002年青海警官职业学院法律专业毕业,2003年参加招考成为果洛州公安局第一批公务员。跟着四任刑警队长,还有一帮清一色男刑警摸爬滚打十年。从内勤到副队长、教导员,十年刑警路,无悔青春梦。整理案卷、材料撰写、各类报表上报、勘查现场、刑事照相、痕迹检验、审讯抓捕,没有她没干过的。

  拉毛开熟悉公安局的气味,熟悉身边浓郁的荷尔蒙气息。因为这,男人们没把她当女人看,半夜三更也打电话问这问那,也不管人家老公怎么想。可不论什么时候打过去,拉毛开都是两个字:“你说。”于是,这边就说,问这问那,直到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才收住话头。一看表,电话已经打了半个钟头了。这个案卷有啥问题,那个案子没什么吧?对于他们这种“可耻行径”,她从没表示过不满、排斥、拒绝,甚至从没流露出半点倦怠,而是:“二十四小时为您服务!”就凭这,就让身边五大三粗的男人们佩服得不要不要的。

  拉毛开“好不容易”( 2012年晚婚)把自己嫁了,已经是大龄“圣”女,你好意思吗?大喜的日子骚扰人家姗姗来迟的好事?拉毛开婚礼头一天,队里的祝福还没收到,一支需要检验的涉案枪支却送到了她手里。她嗔怪她的第四任刑警队长多杰仁欠:“你没一点眼色?我明天婚礼!”说是这么说,第3天出了鉴定委托书,15天内做完了痕检,妥妥地交到了队里。说到结婚,还有一点不得不提,婚礼当天,双方父母居然是头一次见(婚前一年,也就是2011年发的案子特别多,五一、十一想见面都没见成)。拉毛开开玩笑说:“见面就婚礼,婆家看不上我也不行了,退货无门!”拉毛开夫妻都很忙,父母公婆一方在循化,一方在化隆。婚前,公婆没见过拉毛开,也没见过亲家。

  跌跌撞撞搬救兵

  2004年11月的一天,下午三四点钟,拉毛开和时任刑警大队长李彬林、同事桑志加一起开着北京吉普去甘德县上贡麻乡调查取证,谁料途经上贡麻某牧委会时,意外发现了一名另案犯罪嫌疑人。嫌疑人骑着马,跑得很快,眼看从这个山头到了那个山头。情急之下头儿和同事顾不得许多,加大油门去追,只撂下一句话:“自己想办法快去找支援!”就开着车跑了。

  拉毛开穿着防寒服还是冷,要知道,高原平均海拔4300米以上,空气稀薄,严重缺氧,徒步行走相当于内地负重一袋面呢。拉毛开跌跌撞撞在草滩便道上紧赶慢赶地跑,判断哪边会有人出现,就在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当儿,草滩上奇迹般地出现了一个人,骑着摩托车,是当地牧民,不管三七二十一,拦停,请求带她到公安局。

  牧民一看这女的,有点纳闷,有点惊讶,不知发生了啥事情。不过还是接受了她的请求,拉上就跑,寒冬的草原,呵气成冰。到达甘德县东吉寺院附近时,道路结冰,摩托车车轮一滑,俩人一起摔了下来。脚扭了,浑身疼。她连滚带爬地挣扎着起来,顾不上身上的泥巴草屑。牧民问你没事吧?拉毛开:“你快看摩托车还能骑不?快走啊!”于是骑上又跑。一路飞奔,终于来到了离县公安局最近的一个十字路口,见到了公安局的巡逻车。局里立即出动!逃犯当天就进了法网。

  大草滩上寻弹壳

  方圆一公里内,要寻得一枚弹壳得有多难?说有多难就有多难。

  2007年“5•19”持枪杀人案,嫌疑人骑着马,在不停跑动中开枪后逃跑。明明各项数据都证明嫌疑人开了4枪,为什么只有3枚弹壳?

  专案组里划定了可能遗落的圈圈,不大,半径一公里。草滩、山地,弹壳和环境的颜色有点像。肉眼要找这么小一个东西,在偌大的草原上,它可能藏在草丛中,也可能躲在某朵花瓣下……一群男男女女像是中了邪一样,全都勾着头、弯着腰,排成一列,一遍遍地地毯式寻找,一次次从希望中开始,一次次到失望而休。终于,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深眼窝的女警察拉毛开一声惊叫,宛如发现一颗金元宝,一时间,草原沸腾了。同事们将拉拉高高举起,欢呼着,高叫着,清瘦的拉毛开快被颠散架了,内心却无比幸福。

  能不幸福吗?全局那么多民警,一枚小小的弹壳,偏偏碰巧到了拉拉的小手上。

  看守所里一盏灯

  为了方便工作,拉毛开至今住在看守所的一间平房宿舍里,已经住了十几年。

  甘德县公安局现任常务副局长李增天依稀记得,夜色中,这间屋里透出的微光。当年拉拉接他的手做刑警大队内勤,直到现在,刑警大队里的那套档案,用的还是拉毛开当年做的,之前,找一个东西,三天三夜也找不见,而经拉毛开一整理,多说也就5分钟的事儿。

  她是嫁给了公安局。

  从最初的内勤做起,她成了重大案件等8个系统全领会的最棒“管家婆”,不让一帮爷儿们出警办案有后顾之忧,不让战友的侦查成果流失,除了调查取证外,刑警大队里私人的、集体的,吃喝拉撒她全包。刑警大队是一个看战果的地方。她能够及时录入、上报、归档。男人们忙一天回来,还能吃上她做的热饭热菜。直到2014年,法制大队大队长退休,男人堆儿里的她成了接手大队长的最佳人选。把她这个“管家婆”抽走,时任刑警大队长还和局领导闹了点不愉快。

  这房子,今年不拆明年也要拆了。公安工作,没白没夜,没有这间宿舍还真不行。就是这么一间宿舍,她从未有任何怨言,还不时替局里关照羁押人员。

  那时人员紧张,她怀着孕肚坐在电脑前,也顾不得辐射不辐射,还出过很多现场,有一次工作中突然见了红,拉毛开误以为孩子保不住了,哭得泪人一般,没两天,又见她风风火火了。

  高原的风,高原的雨,把她洗礼,她是男人堆儿里一枝怒放的霸王花。

  采访结束,他的男上司、男同事,看外形也是身材魁梧、彪勇善战,此时却一改往常警察说一不二的刑警做派,十分低调甚至有点期期艾艾地:我们嘴笨,都不会说,她做得特别好,可能我们没有表达出来……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