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漫游 唤醒失落的木里王国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仲伟发布时间: 2017-09-18 14:37:20来源: 华西都市报


日月同辉耀三怙主神山。(拍摄于木里陇撒牧场玛娜茶金观景台)


陈进在恰朗多吉地区考察。


木里民族服饰。陈进 摄


马鹿场杜鹃花局部。陈进 摄


木里数百年历史的私家经堂壁画。陈进 摄


玛娜茶金观景平台。陈进 摄


吋咚海子秋景。陈进 摄

●龙应台说,一个人走路,才是你和风景之间的单独私会。

●世间绝美的风景,如果没有人的偶遇和私会,它始终是寂寞的。

●1924年,约瑟夫·洛克遇见香格里拉,木里王国与黄金,首次以绚丽姿态出现在世俗中。

●但这样的相遇,很快被大自然遗忘。如同林间惊鸟,浮光掠影般湮没于历史长海。

●2013年,成都汉子陈进,闯进了洛克曾穿越的香格里拉核心——木里,再度唤醒沉睡的香巴拉。

●4年来,他在失落的土司王国漫游,首次发现了玛娜茶金观景台,首次拍到三怙主神山日月同辉的奇景。

人物名片

陈进,历任四川公用信息产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中国电信集团工会四川省委员会经济部主任、兼天翼艺术团团长。2013年-2017年,任木里藏族自治县副县长,分管旅游,发现并推广了玛娜茶金观景平台。

惊喜/

相遇玛娜茶金

9月9日,成都东玉龙街37号,屋顶上的樱园里。

陈进带来一场精彩的讲座:梦幻木里——失落的土司王国。

观众不算多,因为艳羡他所走过的绝佳风景,结束时掌声很热烈。

凉山木里,靠近北纬30度。坐落于四川西南边缘,东跨雅砻江,西抵贡嘎山,南临金沙江。

2013年,从成都到木里,从繁华到宁静,陈进面临人生的选择。

他曾经是“天府热线”的负责人,是通信业的精英。是留在过去的暖床上享受余温,还是为人生留下不悔的回忆?

最终,已进入知命之年的他,选择去贫困的木里挂职,任分管旅游的副县长。

在一个新鲜的领域,他开始深入研究约瑟夫·洛克、欧内斯特·威尔逊,纵览《木里政教史》、《全赓靖传》、《木里文史》等,走访木里当地人,建立起自己的木里“百科全书”。

在洛克笔下,除了“神仙浏览的花园”,最吸引人的还是三怙主雪山:恰郎多吉、央迈勇、仙乃日。

1925年,美国《国家地理》发表洛克的报道,如此描述亚丁神山恰郎多吉,“在水洛河一支源于恰郎多吉山峰的支流来到雪山脚下,此时云层骤开,显现出霞光电闪的守护者的真面目,一座裁剪过的金字塔,在它两边的山壁像是一只巨大的蝙蝠所展开的双翼,这是一处无人知晓的仙境胜地。”

2015年5月7日,陈进因拍摄大小杜鹃花来到陇撒牧场。木里杜鹃非常有名,洛克第二次到木里考察,一共收集了317种植物种子,其中163样是杜鹃花属。“可以这么说,美国今天的杜鹃花很大部分来自木里。”

在这里,陈进意外听牧民说起玛娜茶金可以看到三怙主雪山,他立即决定改变行程。8日一早搭乘牧民摩托车,从省道216线(现已升级为国道227线)左拐进入,经过12公里迫切的期待,终于到达玛娜茶金。

就算走过贡嘎、牛背山、亚丁、黑水的雪山,陈进也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

那时的心境,就像偶尔走在乡间小道,发现了一株被人遗忘的蝴蝶花。倾身闻着花香的时候,一朵蝴蝶花突然飘落下来,这是蝴蝶的幻影,或者蝴蝶是花的前身呢?

“三怙主雪山央迈勇、恰朗多吉、仙乃日整齐地、成品字形出现在面前,仿佛触手可及。”陈进说,后来经地图和谷歌测量,当时的观景点距离恰朗多吉的直线距离15公里左右(是牛背山看雪山的五分之一左右)。中间就隔一条沟,沟对面就是恰朗多吉山脚下的白水河和呷洛村。

他回过神来,赶紧拿出相机拍摄。“天呐,不仅三座雪山在眼前,而且整个山脉、数十个山峰一字排开,完全无遮挡,绵延上百公里,远处已经到达与冕宁、九龙交界的麦地贡嘎,实在是我拍摄生涯中绝无仅有的壮观和震撼。”

手机通过GPS测定高度,海拔显示是4300米。当地藏族牧民说,此处以前从没外人进入,一年四季风景非常漂亮。

夏天的杜鹃花,不,准确的应该叫杜鹃山。眼力所到,亦花亦山。陈进说,终于明白洛克当年为什么要花巨大精力到木里寻找杜鹃花。

执着/

方能见世之奇景

在绝美的风景面前,陈进不是一个旧派的人,窗竹摇影的静谧,不如红日赏花的激情。

在陈进的倡导和推动下,木里建起了玛娜茶金观景平台。玛娜茶金,由此婷婷袅娜地走向《中国国家地理》,走进旅游者的攻略。

秋天里,大片的黄松红叶映入眼帘,如丝绸舒展;冬天里,熔万物为白银,酷似北方的雪乡。

三座雪峰洁白,峭拔,似利剑直插云霄。北峰仙乃日6032米,南峰央迈勇5958米,东峰恰朗多吉5958米。

仙乃日像大佛,傲然端坐;央迈勇像少女,娴静端庄;恰朗多吉像少年,雄健刚毅。

雪峰周围角峰林立,大大小小共三十多座,千姿百态,蔚为壮观。山峰前镶嵌着碧蓝如玉的湖泊和草甸,雪线下冰川直插碧绿的原始森林。

这里,是绝佳的拍摄雪山之地,日照金山、日落、日月同辉,不同时间都能拍到。

但陈进拍雪山,追寻的是绝妙的奇景。9月9日的讲座中,他播放了一段视频。

漫天飞雪中,一辆越野车向玛娜茶金挺进。狭窄的乡道,刚好容得下车身。

沉重的车轮碾碎了地上的冰雪,发出令人心惊的“嘎吱嘎吱”声。

车上,只有陈进一个人。食物,只有一袋炒熟的干胡豆。这是上山时,下撤的牧民留给他的。

这是一个人的苦行孤旅,在风雪如刀的极寒里,他为了追寻三怙主雪山一年一次的日月同辉。

奇景,一年里只有十分钟。干胡豆,“咯嘣咯嘣”嚼了3天,可惜日月同辉错过了。

“从2015年5月开始,根据季节的变化,我对三祜主神山进行了系统的跟踪拍摄,前后达20多次,持续两年多时间。根据月轨和日轨的变化,最终拍到了日月同辉美景。从发现的角度说,在国内都是极其难得的。”陈进说,中国近30年最好的摄影师之一胡湧,常年奔波于四川、云南、西藏,几十年拍摄雪山无数,他认为目前国内最好的雪山观景平台就是玛娜茶金,毫无疑问。

成痴/

四年换了一个活法

董桥在《白描》中说,气韵之说其实是自赏的孤芳。上了年纪的人总觉得他那一代的人才有气韵,下一代人没有。

初想,这句话是骗人的。如果看遍了茅店月色和板桥残霜,到了乌啼时分感悟,又觉得有些道理。

53岁已过的陈进突然觉得,吋咚海子、玛娜茶金这些绝美风光不为人知,十分可惜。要怎样的传播,才能直抵人的心灵深处?

2016年G20峰会期间,一对杭州年轻人制作的《杭州映像诗》引起了轰动,看得他热血沸腾。“别人可以做的,我为什么不去努力?”

他在淘宝上自费购买4K无人航拍飞机,4K摄像机、以及必有的器材。“这样的年纪学遥控飞机,那不是一般的难,一不小心碰到树上炸机了。”

为了确定的目标,再买;摄像机被大风刮到山崖,再添。一次又一次,先后花掉他近十万元积蓄。

片子拍好了,还要会编辑,他从头开始学AE、非编等视频软件,不懂就到处请教,网上查资料。

终于,在2017年3月,他自拍、自编、自剪的木里风光视频,打进央视1套的《大美中国》,惊艳了观众。

陈进觉得,这可以是一种骄傲,“一位在电视台制作视频多年的朋友说,他的作品只进过央视10套。”

大美的背后,也有太多不为人知的历险。陈进播放的视频中,有一个搭载摩托在狭小的土路飞奔的场景。

一次拍摄中,他向水洛唯一不通公路的古尼村进发。“走完沿河土路10余公里,过一座吊桥,接下来开始长达24公里的山间羊肠小道,路宽基本在一两尺,而且坑洼不平。一边是悬崖,每一个弯都感觉在生死之间游走,好在开车的村民技术熟练,经历两小时的煎熬终于到达。”

还有在雅砻江小金河,为了拍两艘船交汇的画面,他等了整整两天。

所以,痴并不可笑,因为惟有至情的人,才能学得会这痴字。

这一切,陈进的人生小结为,“我用4年时间换了个活法,做了一件自己内心想做的事情。”

/题外之争/

香格里拉的

最早提出者到底是谁?

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描绘了一个隐藏在中国西南部的净土乐园——充满祥和、宁静、永恒和神秘色彩的生息之地,一个美丽的王国,传说中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在那里,三条河流交汇在一起(木里王国有雅砻江、木里河、水洛河),群山高耸入云,山顶白雪皑皑,脚下深草如茵,覆盖大地。1944年,好莱坞将小说搬上银幕,在全世界引起一股香格里拉热潮。

有人说云南中甸就是传说中的香格里拉,也有人说四川稻城亚丁才是真正的香格里拉,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无法否认木里王国才是香格里拉最核心的区域,因为木里就在中甸和稻城中间。

而关于“香格里拉”这个词的起源,全世界已争论几十年,到底源于哪里?最近,陈进查阅了单小红著、广州出版社出版的满族抗日女英烈《全赓靖传》时,惊愕发现其中一段关于全赓靖父亲全绍清的介绍:“全绍清于1912年被公派前往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和哈佛大学深造,专攻公共卫生专业。在学习期间,他将驻拉萨时所拍摄的照片交由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一位编辑,同年10月,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以《香格里拉——失落的地平线》为名,刊登了全绍清于1906—1907年期间拍摄的60幅珍贵照片。”1993年,台湾东耀堂出版了全绍清著、全绍清后人全陆诗译的《失落的地平线》一书。

根据书中内容和照片,“香格里拉”的提出者有可能是全绍清,而不是詹姆斯·希尔顿。陈进说,他已经托美国的朋友,买到了当年刊登《香格里拉——失落的地平线》的那本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这有可能是一次重大发现。”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