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海外华人黑帮还能黑多久?中外警方开始联合打击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09-23 08:37:25来源: 环球网

6月13日,阿根廷安全国秘(左)、安全部长(中)在介绍阿中警方联合打击华人黑帮“貔貅”的行动时表示“非常满意”。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华人黑帮曾让不少海外华人深受其害,有的破财消灾,有的家破人亡。华人黑帮在一些国家的猖獗,不仅极大地伤害华人社群的利益,更被西方贴上“华人内斗”“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黑帮”的标签,影响到华人社会的整体形象。随着中国警务走出国门或相关国家形势变化,今年可以说是国际社会打击华人黑帮出手最重的一年。6月,中国特派警员和阿根廷联邦警察夜袭21处地点,合力捣毁阿最大的华人黑帮组织“貔貅”,并逮捕40名犯罪嫌疑人。7月,意大利普拉托市华人区被意警方突查,据称此举意在打击涉嫌劫掠守法华商的华人组织“意大利白鹿联合会”。接二连三的打击行动让华人黑帮这一群体再次进入公众视线:打击华人黑帮的行动势在必行,在分析黑帮产生的复杂原因后,更要知难而进。

华人黑帮的恶行:杀人、绑架、贩毒、开妓院

今年4月某日早晨,阿根廷华商林建武像往常一样走进自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南部基尔梅斯区开设的超市。该区有不少华人开设的超市,店面一般都不太大,算不上很高档,以出售食品和生活快消品为主。但这一天,当林建武打开店铺大门时,发现门里塞着一张纸条,上写:“拿五万美元,不然杀你全家!联系电话……某某。”林建武很快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他后来对《环球时报》记者描述说:“这是黑帮在敲诈勒索。在阿根廷,华人超市店主几乎都遇到过。”他报警后,黑帮没有来找他的麻烦。

林建武口中的“黑帮”在阿根廷尽人皆知。如果在这个南美国家的华人聚居区走上一圈,就会发现许多商铺的门口都贴着一张贴纸,上面写着“月亮”“貔貅”“鑫”等看上去很有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的字。但实际上,这些都是华人黑帮的名字,不同的贴纸标明了他们划分的“势力范围”:贴上哪个黑帮名字的贴纸,店家就要向哪家“进贡会费”。

与电影中看到的意大利“黑手党”不同,阿根廷的华人黑帮作恶对象基本是自己的同胞。祖籍福建、在阿根廷打拼20多年的林建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些黑帮盯着华人超市,不论是谁开的,等下班或是深更半夜,给我们的超市里塞恐吓纸条,一般写的都是‘拿五万美元来,不然要你死、烧你店’之类的话。收到这种纸条,你就得赶紧和他们联系、交钱,否则他们就会上门来,要么喷催泪瓦斯,要么直接开枪杀人或放火烧店。最近,还有拿枪专门打人腿和脚的。可是这么多钱,很多商户根本拿不出来。”按照他的说法,华商如果想少被敲诈,就得“入会”,一般先交3000到5000美元的“会费”,然后每月还得再交一笔‘保护费’。林建武说:“交了这些钱后,如果你的店铺附近有其他华人开店竞争,他们会帮你出头处理,去威胁那些店。不过有时候你加入了这家‘会’,其他家会不高兴,还会来找你寻事。”据一些华商反映,这些年,华人社区就有人死在黑帮手里,有的是不给保护费被直接打死,有的是后来卷入黑帮的纠纷中被灭口。

除了阿根廷,美国、南非、安哥拉、日本等许多国家都存在或曾经存在华人黑帮或类似的华人组织,以至于一度使部分西方人形成“华人等于黑帮”的刻板认识。陈环(化名)是一位在南非生活了多年的华人,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南非的华人黑帮会雇黑人,让他们拿着武器到中国人开的店铺,直接把店主绑走,然后打电话通知其家人拿赎金到指定的地方赎人,赎金最多要到几百万南非兰特(1南非兰特约合0.5元人民币)。陈环说:“整个绑架过程都是黑人出面,但背后指使的是华人,只有华人自己才知道哪家华商有钱。我本人也被他们威胁过好几次。”

“绑架、勒索、制毒、贩毒、走私、偷渡、伪造法律文书,他们什么都干。”陈环对这些人深恶痛绝。南非的华人黑帮常在隐蔽的家庭作坊生产毒品,有海洛因也有冰毒,不仅在当地市场上卖,还在唐人街上卖。陈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南非对毒品的管控很严格,但由于南非没有死刑,毒品生意利润空间巨大,还是有华人铤而走险。华人黑帮甚至还在南非开设妓院,蛇头把国内年轻的女孩诱骗出来从事色情服务,不少女孩身染性病,病太重就赶回国,不排除有患上艾滋病的可能。”

 

部分海外华人的生存之“道”:红、白、灰、黑

在一些欧洲国家,还有另一种类型的“华人黑帮”。西班牙的胡安·卡洛斯国王大学法律社会科学系教授佩德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一种华人帮派是有组织犯罪团伙。这些团伙主要危害的是自己的同胞——那些做小生意、开店、开餐馆、做进出口买卖的华人。但也有另一种团伙,西班牙媒体就称其为‘华人黑帮’,他们干的都是比较高水平的经济犯罪活动,一般涉及腐败、洗钱、走私等,参与者既有华人也有当地人,往往和一些权贵的腐败行为有关。”

“与其叫‘黑帮’,不如说‘灰道’。”一位旅居西班牙多年的华人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据他讲:“绝大多数华人本本分分,靠勤劳致富。但华人内也有自称为‘社团’的组织,一般来说,相对比较封闭,存在偷漏税、用黑工等经济违法行为,但他们和西方所说的‘黑社会’‘黑手党’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实质上更像一种‘灰色’存在。所以,当地华人很讨厌西班牙媒体上有关‘黑帮’的说法。”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西班牙华人说,部分华人在海外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一种是“红道”,即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靠近中国以获取资源;另一种是“白道”,就是努力与当地政府打交道,积攒当地社会资源。但这两种道路的门槛都很高,所以以“灰色生意”为主业的“灰道”就成为部分华人最常见的生存路径。虽然也有一些华人靠以违法犯罪为主业的“黑道”发财,但更多华人对他们嗤之以鼻,恨之入骨。

谈起一些西班牙华商的“灰道”,这位华人说: “灰色生意,也就是西班牙人所说的‘地下经济’,就像中国的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却是香喷喷的。据我所知,海外华商在初出国门时大多都会在‘灰道’上混生存,只不过很多没有被抓住而已。有些移民在国内也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只是凭着胆子大、能吃苦和敢冒险的本能就出来闯世界,他们通过这种灰色生意赚得第一桶金后,有的会转向合法经营,有的习惯成自然,比如习惯性地做假账,千方百计地逃税偷税,用现金交易避免监察,赚到钱后经非法途径汇回国等。”

国外一些地方政府对这些“灰道”的态度十分暧昧:时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而组织突击行动大规模“扫黑”。一些华人抱怨称,突击“扫黑”往往发生在其国内经济形势欠佳的时候。2012年,西班牙警方突然发起“皇帝行动”,在马德里、巴塞罗那、巴斯克大区等地同时动手,冲进当地华商的家中、仓库中搜查,有名的“高平案”就发生在这时候。当时,一度被视为“华人精英”的青田人高平被西班牙警方称为“黑帮首领”,并被指控洗钱、偷税漏税、组织偷渡等多项罪名。

长期关注国际犯罪议题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国际安全系教授胡安·贝利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偷税、洗钱等“灰色生意”本身未必称得上是黑帮行为,但其背后往往有更为复杂的组织架构,会涉及金融犯罪、人口拐卖等更严重的犯罪,甚至本土的权力机构也会因贪腐和权钱交易牵涉其中。因此,这些不正当经济行为常会为有组织犯罪提供资金来源。

 

打破华人群体的封闭性,有助于消除黑帮团伙

从150年前第一批华人以苦力的形式移居海外,并设立堂口等组织自保后,华人黑帮的影响就从未消失过。过去一二十年成规模的华人黑帮大多与偷渡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任王耀辉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2000年前后,是中国偷渡现象比较猖獗的一个时期。而记者对比发现,这恰恰和近年来阿根廷等国华人黑帮兴起的时间十分吻合。王耀辉说:“由于社会发展程度和移民政策差异,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华人移民也有一定区别。在北美,华人以留学生和知识分子为主。欧洲有较多的来自浙江等沿海省份的小企业家,偷渡现象也相对较多。在非洲,华人移民大多不是去淘金就是去打工,中东和拉美也同样以劳务输出为主。”

在地域性和劳务性移民较多的国家,华人群体的封闭性通常也更明显,且深受同乡和宗族势力的影响。在其内部,甚至还常存在一套严格的“规矩”,比如某个区域只能开一家华人店铺等。华商彼此间的竞争也十分激烈。同乡、同行常是“冤家”,彼此间有时恨不能铲除对方。阿根廷华商协会会长罗超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黑社会全世界都可能会有,只要有合适的土壤就会产生,但华人社会的封闭性无疑是促使黑帮产生的一个重要因素。以阿根廷这个南美国家为例,有部分华人不会讲当地语言,与当地社会联系少,基本以个体开店为主,顶多只是华人之间内部走动。在这种与外部社会相对隔绝的情况下,特别是与当地司法隔绝,黑道就很容易在华人社会内部蔓延。

这位旅居海外多年的侨领表示,除一些曾在国内身负刑事案件的人到海外后重操旧业外,有些华商在复杂的华人内部矛盾中嗅到“商机”,把自己的店铺作为“据点”,私藏军火武器,在“调解矛盾”的名义下行违法犯罪之实。“其中不少人都有点背景,甚至还是侨团组织的领导,即所谓的黑白两道通吃。最多时,阿根廷曾同时有8个大型黑帮组织。”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阿根廷侨领也向《环球时报》记者证实:“个别侨领各自为政,以家族势力说话。”

胡安·贝利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本质上,海外华人帮派争夺的核心还是地盘、权力和财产,与其他有组织犯罪没有本质不同。”他认为,华人黑帮过去很难打掉,常死灰复燃。据记者了解,在阿根廷警方剿灭最大华人黑帮组织“貔貅”后没两天,该国罗萨里奥市的数家华人店主又接到黑帮勒索电话。谈到黑帮阴云难散的原因,他表示:“大多数国家的公检法部门缺乏了解华人内部犯罪的专业人士,再加上语言障碍和情报人员难以渗透进帮派内部,打击工作往往十分困难。”此外,大多数受害华人不愿报警,“一是怕遭到报复,二是因为许多国家的刑事调查程序缓慢、效率缺乏且收费昂贵,难以真的为受害者追回经济损失”,最重要的是,许多华人受害者本身是偷渡客,没有合法身份,也无法证明自己的财产、收入和缴税情况,报警反而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麻烦。

在南非的陈环认同阿根廷学者的这种说法,他苦笑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毕竟是华人圈自己的事儿,华人自己不敢或不愿报警,当地警方当然乐得不管。”但这种情况有所改变。打击华人黑帮也引起一些国家的重视。阿根廷安全部长帕特里夏谈到6月打击华人黑帮组织“貔貅”的行动时称,此举将给在阿中国商户和所有公民带来更多安定。为解决黑帮“屡打屡现”的难题,中国公安部正在加强和各国警方的合作。胡安·贝利克说:“中国向海外派遣工作组将有助于对华人黑帮组织的打击,但这需要当地警方的配合,而且将是个长期的过程。”据了解,目前中国公安部已向31个国家、36个驻外使(领)馆派驻了62名警务联络官,任期2到4年。《环球时报》记者在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上看到,中国驻阿根廷使馆警务联络组今年8月会见阿根廷安全部有组织犯罪侦查副国秘,并举行月度联席会议。中国警务联络组通报近期在阿华侨华人被侵害案件,并希望阿安全执法部门进一步采取措施保护旅阿华侨华人的合法权益。远在地球另一侧,中国驻南非大使馆也经常在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举行座谈,就保护在当地生活、经商的侨胞人身和财产安全进行交流。

阿根廷学者胡安·贝利克乐观地表示:“很多二代华人移民的生活已不再局限于华人小圈子。他们不再像父辈那样习惯于一周7天、每天16个小时辛苦工作,而是更清楚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和当地的社会也更接近、更融入。他们或许会在未来动摇黑帮生长的土壤。”

(责编: 王东)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歌舞影视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