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让自己的心永远随着人民的心而跳动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12-02 14:16:14来源: whb.cn

▲95岁的秦怡和82岁的王晓棠相逢在全国文代会上(图/赵芸)

【导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所作的重要讲话,深切地表达了党和人民对文艺工作者寄予的厚望,让广大文艺工作者认清了肩头担负的责任,看清了脚下要走的路。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一项震古烁今的伟大事业,需要坚忍不拔的伟大精神,也需要振奋人心的伟大作品。这是对于文艺工作的高度肯定,也为文艺工作树立了新的标杆。对于广大文艺工作者来说,这是时代赋予的崇高使命,也是伟大机遇。在深受鼓舞的同时,文艺工作者们也更加深刻地反省自身存在的不足,决心在未来的日子里,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待,不辜负这个时代。

走出方寸天地才能阅尽大千世界

———访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

95岁高龄的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参加了此次全国文代会。

作为一个有抱负、有追求的文艺工作者,秦怡始终追随人民脚步,一辈子在为电影事业奔走。走出方寸天地,才能阅尽大千世界,让自己的心永远随着人民的心而跳动,这在这位老艺术家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直至2014年,她还自编自演了电影《青海湖畔》,该片以修建青藏铁路为背景,讲述一群气象专家攻克了冻土层难题,使得铁路通车的故事。

由于是发生在青藏高原上的故事,主创需要在当地拍摄取景。可是秦怡90多岁高龄,很多人都劝她不要去,可拗不过她的执着。她饰演的气候工程师梅欣怡,在环境顽劣的高原上一待就是30年,这样的坚守让秦怡想到自己,“我今年95了,别人惊讶这个年纪怎么还在学习。因为活着!活着的时候不去做,你去遗憾也是白搭。”

秦怡告诉笔者,在高原上,很多年轻的工作人员高原反应很厉害,可自己却没什么感觉,当时大家还很羡慕她越老越硬朗。可殊不知,当她回到上海的家中,这次高原之行对身体造成的影响慢慢显现———回来后的第三天,秦怡的一条腿突然麻得不能动弹。到医院一查,发现是腔梗。虽然时隔两年,直到今天也没完全好。看来,是工作的兴奋和投入盖过了身体的不适。

秦怡眼下正在写一部以抗日战争时期上海为背景的剧本———以一对小修女姐妹的故事表现普通民众在战争中的坚韧不拔。在故事中,她融入了自己妹妹的亲身经历。秦怡希望用这些真实的细节表现,展现那一段历史。(文/黄启哲)

让英雄在文艺作品中得到传扬

———访电影表演艺术家王晓棠

今年是电影表演艺术家王晓棠第8次参加全国文代会。会场里,很多与会代表看到她都会热情地围拢过来,与她握手、交谈、合影。尽管已经82岁高龄,女将军仍然英姿飒爽;而在人们的心目中,她仍然是《野火春风斗古城》里的金环、银环,是《海鹰》里的女民兵连长,是许多英雄的化身。

是的,英雄。王晓棠说,从上学到参军到开始拍电影,自己最崇拜的就是英雄。也正因为如此,她被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中的这一段深深打动: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

“我成长在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不光是我,那个时候,拍电影的人,看电影的人,最崇拜的就是英雄。在那样的一种氛围下,一部关于英雄的电影,甚至可以改变人生的走向。”王晓棠这样对记者说。比如1959年国庆献礼片《海鹰》,讲述我军用快艇打沉了敌人军舰的故事。演员全部来自八一电影制片厂,王晓棠在其中扮演女民兵连长,也是快艇艇长的妻子。

“这就是英雄的力量。这种力量能够鼓舞人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断攀登。”时隔多年,今天的王晓棠回忆往事依然感慨。在她看来,尽管时代已经不同了,渴望英雄、崇拜英雄仍然是人们内心普遍存在的一种情结。

不过,要把英雄人物塑造好,要把英雄事迹变成作品,需要真正深入生活。“感动自己当然是第一步,但是感动自己不等于感动观众。要想感动观众,靠的是艺术的真实。艺术工作者必须真正地深入生活。”王晓棠告诉笔者,当年为了演好《海鹰》里面的英雄人物,演员们全部下基层锻炼,上快艇,去渔村。

“浓墨重彩记录英雄、塑造英雄,让英雄在文艺作品中得到传扬。总书记的这些话,实际上是将一个很大很深刻的命题摆在了我们面前———尤其是对于部队的文艺工作者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事业,需要我们内心强大,才能有定力,有创造力,才能坚持,不会为一时名利动摇。”王晓棠说,习近平总书记所做的重要讲话,恰恰给了文艺工作者一种巨大的,可以坚持下去的力量。(文/邵岭)

艺术家要为自己所处的伟大时代书写

徐沛东(作曲家、中国文联副主席)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艺术家要为自己所处的伟大时代书写。如何准确而有深度有温度地书写这个时代?

今年我先后去了贵州、云南、四川等地采风。不久前我到三峡的经历尤为震撼。20年前我就曾到过三峡。两次都感觉很美,但美得不一样,这样巨大的变化令我为之震撼。景色自不必说,更难得的是,城市面貌一新,老百姓脸上洋溢的喜悦是真真切切的。这是时代和生活给我的冲击,具有相当的正能量。我把这种情感写进了歌里,用艺术的手法描绘时代的变迁。我把这首歌命名为《我看见》,因为这就是我在三峡地区实实在在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这是把自己关在屋里闭门造车无法呈现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指出:“只有用博大的胸怀去拥抱时代、深邃的目光去观察现实、真诚的感情去体验生活、艺术的灵感去捕捉人间之美,才能够创作出伟大的作品。虽然创作不能没有艺术素养和技巧,但最终决定作品分量的是创作者的态度。”我也经常反思自己过去的创作,不管是总结成功的经验,还是发现有待提高的问题。艺术是需要不断地学习、自我完善的。尤其是在新的时代,作曲出现了很多新的技法,科技的提高也让听众对音乐有了更高的追求。谁学习得更加全面,对时代的把握和表达更为准确,谁就能获得老百姓的认可。与此同时,也一定要坚守自我,不能亦步亦趋,炮制跟风之作。

▲施大畏(图/丁和)

心里有根,才会不忘初心

施大畏(著名画家、中国美协副主席、上海市文联主席)

今年是我第5次参加文代会。记忆中,每一次文代会其实都在围绕一个核心话题:艺术如何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可以说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个圆满的解答。会场上,我被这段话深深触动:“我们的文学艺术,既要反映人民生产生活的伟大实践,也要反映人民喜怒哀乐的真情实感,从而让人民从身边的人和事中体会到人间真情和真谛,感受到世间大爱和大道。关在象牙塔里不会有持久的文艺灵感和创作激情。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

人民就是艺术家心里的根。所以我们要走进火热的生活,而不是躲在艺术创作的象牙塔里。我记得1981年去黑龙江元茂屯写生。周立波名篇《暴风骤雨》里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地方。我在那里呆了3个星期,条件很艰苦,可是内心很充实。我跟老乡聊《暴风骤雨》,他们非常高兴。我去拜访书中原型,给他们画肖像,他们热情地招待我,让我坐在炕上,按照当地的习惯,把院子里种的向日葵掰下来一人一半,边吃边唠嗑。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因此,优秀的艺术家必须有宽广的视野,站在文化和国家的关系的高度去思考,这样才能真正在全球化的语境中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而不仅仅是画一张好画,演一部好戏。要通过创作探索东方哲学的表达。今年我们做的《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就是怀着这样一种初衷。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工程来回望中国古代的理想,以一种更加广阔的视野梳理中国哲学体系,在远古神话中寻找中华民族的根。

观众也守望有理想的历史正剧

奚美娟(著名表演艺术家、中国文联副主席)

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谈了几点希望,第一个就是,“希望大家坚定文化自信,用文艺振奋民族精神”。他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创作出具有鲜明民族特点和个性的优秀作品,要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有深刻的理解,更要有高度的文化自信。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善于从中华文化宝库中萃取精华、汲取能量,保持对自身文化理想、文化价值的高度信心,保持对自身文化生命力、创造力的高度信心,使自己的作品成为激励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不断前行的精神力量。”

对我们的历史文化要有信心,这让我想到了这一年参演话剧《北京法源寺》的经历。一年的时间里,这部剧在京沪等地演出几十场。排练的时候还和其他演员在担心,这么正统的历史剧、长达几十分钟的角色辩论、3个小时的演出时长,现在的观众能不能坐得住。可没想到,很多观众都看了两遍三遍。一个老观众在看完《北京法源寺》之后,很激动地告诉我。几十年前他还是个青年,在上海福州路的书店读到了梁启超写就的《谭嗣同传》,读到“可以出生,可以入死,可以仁,可以救众生”这样的句子,有感于谭嗣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激动地来回踱步。而现在看到这出戏,又见到舞台上的谭嗣同,老观众感慨:“把我的理想和激情又唤醒了!”

有过这次经历我就在想,其实我们创作者是不是对观众有些误解,以为他们只是喜欢浅显的娱乐内容?其实他们也需要,准确地说是更需要,更喜欢有理想有情怀的正剧作品。我们作为创作者,自己要有文化自信,从而把这种自信传达给人民。

用有思想有道德的作品引导观众

高希希(电视剧《历史的天空》导演)

连续参加了3次文代会,我觉得会上关注的问题一次比一次务实,风气也越来越正,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让我们文艺工作者感到非常鼓舞。他要求我们: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对生活素材进行判断,弘扬正能量,用文艺的力量温暖人、鼓舞人、启迪人,引导人们提升思想认识、文化修养、审美水准、道德水平,激励人们永葆积极向上的乐观心态和进取精神。

对于我们影视创作更是如此,我认为务实求变是接下来应当把握的重点。尤其是不应忽视年轻观众这个群体。现在拍给年轻人看的玄幻剧、穿越剧并不能满足他们的精神文化需求。观众需要引导,年轻观众更是如此。我们应当把正确的理念和扎扎实实的创作风格准确地传递给他们,因为他们是我们最重要的传承人。我新近拍摄了一部讲述上世纪30年代上海滩的电影,虽然借用了年轻人爱用的“热血”一词,可我不认为这是一部漫画感重、娱乐元素足的影片,而是有思想有道德的“正剧”。过去上海滩题材的作品有很多,不乏经典亦不乏拼贴旧上海文化符号的敷衍之作。与其说是钟情于那个时代,更愿意把这次创作解读为通过展现那个时代的故事,从而与当下产生一种呼应感。一些基本的价值观和道德观,不管身处什么时代,都是应当一以贯之的。

面对面把技艺奉献给人民群众

姜昆(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

从中国文联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算起,这是我第7次参会。习近平总书记会上指出,人民需要艺术,艺术更需要人民。马克思说:“人民历来就是作家‘够资格’和‘不够资格’的唯一判断者。”以为人民不懂得文艺,以为大众是“下里巴人”,以为面向群众创作不上档次,这些观念都是不正确的。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的方法是扎根人民。只有永远同人民在一起,艺术之树才能常青。

过去这一年,从参加吉林省市民文化节,到慰问陕西西安的残疾人,再到深入农村的“我们的中国梦———送欢笑到基层”,我到各地基层参与公益演出数十次。“过去只能在电视上看您的表演,现在终于看到真人了!”不管到了哪里,老百姓的感慨总是出奇地一致。就是这样一句大实话给了我很深的感触:广大艺术工作者与人民群众面对面地演出,面对面把自己的技艺奉献给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也是最值得记忆和骄傲的。这些年文化事业繁荣发展,与文艺工作者辛勤努力在第一线为老百姓服务是分不开的。

最近,我们尝试将传统相声、群口相声和相声剧等多种表演形式,辅以多媒体和舞台声光效果,让演员与观众互动,从而拓展相声的表演方式。任何文艺创作都应与时代的脉搏节奏保持一致,相声这种古老的、纯粹的艺术拥有新的时代底色,也要尝试在舞台上和姊妹艺术进行结合,吸引年轻观众。

为地方戏曲寻找创新突破口

茅善玉(沪剧表演艺术家、上海沪剧院院长)

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让我们文艺工作者感到非常振奋,总书记在会上谈到:“创新是文艺的生命。要把创新精神贯穿文艺创作全过程,大胆探索,锐意进取,在提高原创力上下功夫,在拓展题材、内容、形式、手法上下功夫,推动观念和手段相结合、内容和形式相融合、各种艺术要素和技术要素相辉映,让作品更加精彩纷呈、引人入胜。要把提高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作为追求,让目光再广大一些、再深远一些,向着人类最先进的方面注目,向着人类精神世界的最深处探寻,同时直面当下中国人民的生存现实,创造出丰富多样的中国故事、中国形象、中国旋律,为世界贡献特殊的声响和色彩、展现特殊的诗情和意境。”

这让我特别有感触。去年上海沪剧院推出的沪剧《邓世昌》进京演出,南方戏能在北方引发巨大反响,一方面是因为该剧突破性地创新,一改沪剧给人的吴侬软语印象,演了一出阳刚的男人戏,更因为戏中浓浓的家国情怀触动了当代观众。

今年,上海沪剧院将王愿坚的《党费》改编为沪剧《回望》上演。我想把这部作品交给90后青年演员,希望他们在创作演出中,也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有一次现实意义上的“回望”。时代赋予了我们大好时机,文艺人只有在题材上找对方向,创作者从现实出发,走心演绎,才有可能打造有广度、有深度、有力度、有厚度、有温度的舞台精品。

*本文系文汇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未署名图片来源于黄启哲

(责编: 王东)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