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TIBET.CN)
 藏历:
邮箱用户名:   密码:
       
经济 民俗
宗教 艺术
医药 文学
历史 地理
社会 交通
学术 藏学
传媒 人物
教育 体育
科技 政法
语言 书评
环保 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研究 > 1991年 > 第三期
 

对《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年谱》及《入藏纪行》中若干史实之我见

发布时间: 1991-09-26    来源: 西藏研究    作者: 房建昌 乔燕
 
 

  《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年谱》

  《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年谱》(《西藏文史资料选辑》十一辑)的藏汉文本1989年由民族出版社刊布于世,该书极有价值,但其中有些译法值得商榷,有些史实需加说明。

  一、汉本134页言:“(1914年11月,达赖在拉萨)接见德国(藏本226页)的喜饶嘉措和锡金热那亚巴的彭措旺堆二人。向德国人赠送无量寿佛像一尊、红氆氇一匹。”我们不知其资料所出,但肯定错了。因为此年并无德国人入拉萨,到过的只是日本人河口慧海。河口慧海1914年在拉萨蒙达赖召见,藏名正为喜饶嘉措。Kawaguchi Ekai(河口慧海)的《旅藏三年》(Three  years in Tibet、1903年初版,1979年再版)11页言:“见一喇嘛名喜饶嘉措,正好与我的慧海名字吻合。”河口慧海的《第二回西藏旅行记》(1966年)243页言:他于1914年(大正三年)1月12日从锡金入藏。8月7日入拉萨,1915年1月9日离开拉萨。65页言其在拉萨遇见了达赖,控诉了沿途所见西藏官兵对支乌拉差的百姓的鞭鞑,要求免去察绒之噶伦职。

  二、汉本141页1916年7月条下言:“在编练藏军精锐部队的同时,一个军营让日本旧军官亚苏马吉亚(藏本235页)按照日本军制操练;一个军营让受过俄罗斯军事训练的蒙古人丹巴坚赞按俄罗斯军制操练。”汉本181页1933年5月26日条言达赖致函曰本首相,言日本巴苏其如亚金(藏本299页)至藏。向警卫士兵传授武术”。此日本人名矢岛保治郎(Yajima Yasujiro。藏文的正确译音应为:)关于此人在西藏的活动,笔者曾在《西藏研究》1990年3一4期所载的《日本人入藏考》中已有详述。至于丹巴坚赞,《蒙古族简史》(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5年)326页称其为“俄籍特务丹必占灿”,1912年上半年受沙俄指使,在外蒙的科布多搞叛乱。俄国藏学家罗列赫(G.N.Roerich)的《亚洲腹地游记》(Trails to Inmost Asia,1931年)一书224页言其生于俄国的阿斯特拉罕(其地在今伏尔加河流入里海处)蒙族巴嘎杜尔伯特部(为卡尔梅克人),小时被携至蒙地,后入多伦诺尔(今内蒙多伦县)黄教大寺学经。尔后又入哲蚌寺果芒札仓(多收蒙人)学经,通佛学及密宗,因与人争吵而杀人,只好从拉萨寺院逃走,后在中亚一带活动。在拉萨训练完藏兵后,他又在今甘肃肃北(今为蒙古族自治县)的马鬃山一东邻额济纳旗的地方占山为王。1923年在此地被库伦派来的人杀死,正当壮年。

  三、汉本171页言1927年7月,达赖“参加雪顿藏戏节等多种喜庆活动,并专门邀请……安装电话线之英国人帕若索米(藏本286页)等参加。据金<W.H.King)1924年在《地理杂志》(The  geographical journal)63期发表的《电报至拉萨》(The telegraph to Lhasa)一文,此人名罗塞梅耶尔(w.P.Rosemeyer)。

  汉本147页言达赖1919年8月“接受乌久木齐(藏本245页作)部落呼图克图阿旺洛桑图登旦增的告别礼”。应译作乌珠穆沁,在今内蒙,为旗名。

  汉本144页谈到的蒙古“布果雅特”(藏本239页作),应译作布里雅特,为今苏联一蒙古自治共和国名。

  四、汉本156页谈了英政府帮办大臣贝尔(藏本261页),又言其为印度总督,此误,贝尔未出任过此职。汉本164页(藏本276页)亦如此提及。但汉本179页言为锡金总督嘎纳木维尔(藏本296页作),汉本182页亦作维利(藏本289页)。实际上均为一人,即Charles Bell(贝尔、1880—1945)。

  五、汉本177页—179页谈到了美国人苏叶汤姆·卡登(藏本292页以下作)夫妇,此即Surdan Cutting(卡亭),其在藏活动见《火牛及其它诸年》(The fire ox and other years、纽约、1947年)。

  六、汉本6页言1879年6月23日“皇帝降旨,内云:‘以摄政王公德林呼图克图阿旺班丹·曲杰坚赞为正经师,普觉夏仲·罗桑楚臣·强巴嘉措为副经师,当地衙门依旨遵行’。”《德宗实录》卷九七、十O页下光绪五年六月乙丑(1879年8月10日)条载;谕军机大臣等“松桂奏请选派达赖喇嘛教经正、副师傅一摺。著照所请,通善济咙呼图克图阿旺班垫曲吉坚参著作为达赖喇嘛正师傅,沙布咙普尔觉罗布藏楚称坚巴勒佳木撮著作为达赖喇嘛副师博。”

  七、汉本12页三次谈到1883年来拉萨晋见的恰甘(藏本23页)呼图克图贡嘎坚赞。为蒙语,意为白,今多译为查干,清代作活佛号通译察罕。此人并座寺为青海尖札县的拉莫德钦寺人称察罕诺门汗的第七世(1873—1929年在世),(可参见蒲文成《甘青藏传佛教寺院》青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464页。)而是蒲书537页的棍噶札勒参。

  汉本27页言1891年“第穆摄政王”“受皇帝加封为‘积善先师’(藏本52页作)”。《德宗实录》卷二九六,页四上作“靖善禅师”。

  汉本34页的乌厥木亲王《藏本61页作)应译作乌珠穆沁王。汉本63页的乌丘木丘部(藏本108页作)亦应作此译。汉本84页的乌珠亲王亦同。

  汉本93页译永登县为平潘县、应为平番县。

  八、汉本92页言达赖1906年7月20日接受了安多达仓拉姆寺活佛敬献的三佛田。该寺即甘南禄曲县的郎木寺。同页言8月初颇本塔穹丹增曲扎向他致见面礼。该颇本乃自拉萨专程前来迎请达赖返藏及敬献长寿礼品的。联豫在宣统二年(1910)的奏摺称其为“署噶布伦喇嘛登珍曲礼”,言其“敦厚整洁”、“才堪胜任”、“试署之期,将及一年”,要求“补授噶布伦遗缺”。他时“年五十三岁(逆谁生于1867年),于光绪五年由仔仲补七品执事管理供献,六年奉差至北京,差竣回藏,十年(1884、27岁)升补六品岭营官,十二年升补五品商上卓尼尔,二十七年(1901,44岁)升补四品小堪布,二十九年调补四品颇琫。”故他见达赖时49岁。据《十三世达赖传》,达赖1913年初返藏后将他免职并投入狱中。汉本94页的“颇本堪穹丹曲”亦此人。

  九、汉本93页言1906年9月6日,达赖在甘肃永登县时,噶雪囊噶瓦·旺秋塔钦(藏本155页作)向他行见面礼。襄显然为囊之讹。《藏汉大辞典》无噶雪条。伯戴克《西藏的贵族与政府》235页言噶雪的全称为噶厦雪仲,《藏汉大辞典》亦无此条。伯戴克书239页有雪仲条,言为“贵族俗官”,但并未言与噶厦雪仲有何关系。实际上,雪仲为噶厦雪仲的简称,也就是噶雪的异称。《藏汉大辞典》2870页言为“摄政、司伦、噶伦的随从俗官”。雪仲由两位俗官出任,一供职于噶伦喇嘛之下。至于囊噶,为贵族庄园名,今为仁布县的囊嘎村。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E-mail: webmaster@tibet.cn  Tel:010-58336000
京ICP备 1202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