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TIBET.CN)
 藏历:
邮箱用户名:   密码:
       
经济 民俗
宗教 艺术
医药 文学
历史 地理
社会 交通
学术 藏学
传媒 人物
教育 体育
科技 政法
语言 书评
环保 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研究 > 2002年 > 第二期
 

边境贫困县社会现状、宗教影响及发展趋势

发布时间: 2002-06-07    来源: 西藏研究    作者: 倪邦贵
 
 

  定日县是我区的边境贫困县,农牧民人均年收入不足800元,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低,文化、卫生、教育落后。由于历史、地理、政治、经济、社会、宗教等诸多原因,情况十分复杂。因此,调查分析定日县的各方面情况,对于全面掌握西藏边境地区、腹心地区乃至整个农牧区的社会稳定状况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一、基层政权现状

  定日县面积1.39万平方公里,318国道横穿全县东北部和西南部。全县所辖13个乡(镇)都建立了乡(镇)党委和乡政府以及治保会、综合治理、妇联、人大等基层政权。183个行政村均设有村民委员会、治保小组、调委会等组织机构。全县共有党员1250多人,建立乡、村基层党支部196个;团员1500余人,建立乡村团支部150多个。通过对13个乡(镇)和一些村的调查,乡一级组织政权比较巩固,乡(镇)党委书记和乡(镇)长都能积极带领农牧民群众发展经济,治穷致富。乡(镇)、村干部在群众中具有较高的威信,党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在基层能普遍得到落实。各级组织均能团结群众,发动群众,抓农牧业生产、扶贫、脱贫等,每个乡(镇)都有短期和长期规划。一些乡(镇)为发展经济均有一些项目,尽管资金来源困难,但奋斗目标集中,方向明确。在群众的致富门路方面也采取了不少措施,特别是在扶贫搬迁、草场网围栏建设上取得一定成效,使农牧民群众的生产和生活条件逐步得到改善。从1996年以来,由于县里财政困难,乡(镇)干部到拉萨、日喀则出差的所有差旅费都不能报销,全是干部自己掏腰包,但是乡(镇)干部们都能顾全大局,积极奉献。

  二、社会局势面临的突出问题

  1、反分裂斗争的形势复杂。通过对达赖集团在边境县的影响程度、渗透途径和具体方式的研究表明,达赖集团破坏祖国统一、搞“西藏独立”的活动日愈加剧:派遣人员入境,散发反对宣传品;鼓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出境,朝拜达赖当僧尼;创办“一免三包”学校与我争夺青少年阵地;达赖利用宗教影响,通过讲经、念经,争夺寺庙僧尼;利用外台大肆污蔑党的政策,攻击党和政府的形象;少数群众崇拜达赖,挂达赖像章,等等。从表面上看,这些问题没有直接造成不稳定的大的政治事件,许多干部也认为是“风平浪静”,但若长期不能很好地解决,势必会给社会局势稳定酿成大的或突发性事件,长此下去将会直接威胁国家的安宁,边防的建设,政权的稳固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2、发展交通和能源等项社会事业、改善生活条件的任务十分艰巨。经济落后是全区普遍存在的问题,但在边境地区的落后尤为突出。一是交通不便。虽有318国道横穿该县东北部和西南部,但路况极差。尽管各乡都通公路,但绝大多数村距离远,不通公路,从边境乡到县里开会只能搭拖拉机、货车等,县里有什么通知和指示,一般要提前5~7天托人带消息下去,村干部到乡里开会都得骑马、走路。二是通讯条件落后,县、乡、村电话不畅。三是能源紧张。县城里经常停电,有电时电压也不稳,一到农忙季节因干旱老百姓与电站抢水,能源严重不足。绝大多数乡政府所在地有电,而村里没有电,老百姓点油灯、汽灯,看不上电视。四是教育落后。由于经济和交通的原因,许多老百姓无法送子女上学,目前虽然适龄儿童入学率达到56%,但实际上还有3000多个适龄儿童在校门外。全县有71所学校、一所中学、13所完小、7所乡中心小学、50个村教学点。适龄儿童6852人,上学的只有3800多人。县里每年用财政收入的15%补贴教育,投入多达30多万元,但这与实际需求相差很远。五是卫生科技落后。目前,每乡平均有一个卫生员,一旦这人不在,老百姓生病得不到医治。医疗技术跟不上,既使有一部分妇女主动愿意做节育手术,但由于医生的皮下埋植技术和卫生消毒不能过关而难以如愿。

  3、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难度大。一是宣传思想工作机构不健全。在笔者调查期间,定日县宣传部虽然有部长,也进入县常委,但因身体不好,长期不在岗,由组织部代管,办公室也没有办事员。二是现有的宣传工具无人管,维修技术和管理工作跟不上。三是由于交通、通讯联络等原因,乡干部在传达县里一些会议精神时只能通过捎话方式单个联系。乡里某一负责人把话捎给村干部,村干部再把这些话传到各自然村。这种原始的联系方式,导致了有些村里发生问题报案迟缓、上下联络极为不便的现象,给维护社会局势稳定工作带来障碍。四是思想政治教育抓得不紧。第一,学习资料缺乏,全县乡村没有一座图书室。据加措乡调查,一份藏文报纸和藏文科技报等只能停留在乡书记、乡长宿舍里,更谈不上其他学习资料。第二,现代媒体少。由于缺电,部分行政村和自然村没有电视,有收音机的老百姓也往往收不到我们的节目。第三,做宣传工作的人员少。乡、村思想工作一般由乡、村书记来做,发现达赖像等问题时,乡、村干部也经常讲,不要信达赖,也不要传谣说达赖的好话,等等,但不深入细致,只是要求和强调,经常性的宣传教育工作却无人过问。第四,乡、村文化夜校很难坚持开展。据扎果乡调查,为了扫盲,乡里曾经办过夜校,但由于没电等原因,加上老百姓积极性不好调动,难以坚持下去,村里就更谈不上夜校问题。第五,唯物论、无神论教育开展不力。由于宗教迷信根深蒂固,思想转化难度大,目前,乡、村干部对此也没有行之有效的对策。现代科学知识的普及缺乏足够的人力物力条件,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乡村治愚治贫的工作。

  4、非法出入境问题依然突出。该县地理位置特殊,与尼泊尔接壤,有5个边境乡、11个出口通道。由亲缘关系导致的合法出入境问题已使边境管理面临很大的压力,而非法出入境的问题更为突出。从近几年查获的非法出入境人员构成看,多数是从青海、甘肃、康区一带来的,而边境县农牧民不是很多。据绒辖乡书记介绍,1999年途经该乡出去的约有300多人,一般都在10~12月之间。较多的有三次,第一次60多人,第二次50多人,第三次40多人,平常就是5~10人不等。该乡领导无法拦截,害怕引起混乱难以平息。这些外逃人员有时夜里敲老百姓的门,拿东西,老百姓也不敢抵制,只有听之任之。据该县公安局负责人讲:由于出口多、气候差、警力不足、经费缺乏,使设卡阻截难度大;出于反分裂斗争需要,对出境人员能挡的就挡,不能挡的也束手无策,对入境的人员抓获后都要进行审查和遣送等。

  5、民事纠纷事件时有发生。2000年3月和5月,定日县老百姓发生故意伤害致死案2起,其他民事纠纷案件时有发生。据调查,草场网围栏纠纷平均每年都有发生,为了各自利益老百姓争水、争草等人民内部矛盾引发的群架斗殴和群体性恶性刑事案屡禁不止。

  三、宗教影响状况

  1、寺庙、僧尼、民管会状况。截止到2000年,全县有寺庙41座,其中半僧半尼27座,5人以上寺庙19座。其名称、人数和负责人分别是:翁成寺5人,辛饶;塔尔巴寺15人,金巴曲扎;谷叶寺14人,强巴;桑松寺14人,桑布;查堆寺15人,阿日玛吉;土桑寺20人,白玛吉布;卡热寺20人,乌布杰;宗仁尼寺7人,尼玛格桑;绒布寺35人,阿旺多阿;岗嘎寺22人(空缺);贵仓寺6人,索朗平措;德玛曲德寺18人,洛桑;总布寺(尼姑庙)13人,央金;曲洛寺18人,尼玛曲珍;贡达普寺15人,旦增群培;指俄寺6人,班觉;德庆寺5人,加措;贡巴孜寺(尼姑庙)15人,白玛;曲德寺25人,龙多。这些5人以上的寺庙按编制规定没有超编,也有极个别寺庙的现有人数不足数额。5人以下的寺庙有22座,其中有些僧尼农闲时坐在寺庙里念经,农忙时回家务农,和终身宗教职业者有明显区别。

  全县共有534名僧尼,其中常年住寺僧尼198人,非常年住寺的僧尼336人;僧人428人,尼姑106人。1996年以来,对该县98%的寺庙和僧尼均进行过寺庙爱国主义教育和建立正常秩序的工作,各项规章制度均已建立,通过近期的调查和回访,各项寺规、寺教基本得到落实,能够较好地执行规章制度。据对协格尔镇曲德寺调查,该寺每月学习两次法律和历史、反分裂等方面的知识;近几年来,为贯彻国家的义务教育法,保护少年儿童受教育的权利先后有17名年龄不满15岁的少年僧人离寺返校。

  全县建立民管会18个,分设民管小组23个。经过教育整顿和选举委派,所有寺庙的领导权基本掌握在爱国爱教人士手中。通过教育整顿,除有4人不守寺规外,绝大多数僧尼爱国爱教,遵纪守法。经调查,这些寺庙僧尼中还没有发现大的违规违法现象。

  2、宗教对基层群众的影响情况。宗教与基层群众的生产、生活、信仰、精神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据调查,基层农牧民约有70%的人信仰宗教。大多数人把宗教与封建迷信、风俗习惯混在一起,如凡红白喜事等几乎都得请喇嘛念经、跳神、打卦,至于它是风俗习惯,还是信仰神灵,少数人分不清,但多数认为是宗教活动。这些信仰活动,一是给群众的生产带来影响:有的老百姓为了完成今生信仰的愿望,离家远行去朝拜神山、圣湖等,有的一出走就是半个月,甚至几个月不回来,给生产带来影响;二是一旦有什么不顺,如生病难产等,请喇嘛念经、打卦、跳神等,最后影响病情或者延误事情;三是部分群众越是收成不好、生活困难,越是把不多的糌粑、酥油和钱物送进寺庙,以求得来年风调雨顺和丰收;四是老百姓在有红白喜事时,请喇嘛到家中念经,包吃、包住,走时还送钱物等,多者几十元,少者十几元不等,这也给农牧民带来额外的经济负担。上述种种情况,给我们进行反分裂、反渗透斗争带来一定的阻力。

  3、宗教对基层干部的影响。据对各乡干部的调查情况看,基层干部中信仰宗教的约有1%左右。这些当地村级干部一是对寺庙和宗教活动的管理缺乏应有措施,甚至对在有些宗教场合和比较敏感的反分裂、反渗透现场所出现的违法言行不敢理直气壮地制止和进行斗争。二是对有些政策界限把握不准,缺乏应有的政治觉悟。特别对亲属的信教行为,始终持听之任之的态度。三是个别干部把自己子女送到国外当僧尼。四是有的乡村干部对寺庙情况不掌握,底数不清(主要对编制和现有的僧尼数),对内幕情况了解不多。五是对目前寺庙的管理工作没有理顺,责任不明,任务不清,给寺庙管理工作带来不利。

  四、宗教的发展趋势

  党的宗教政策在农牧区得到了贯彻执行,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管理的格局基本形成,但如何正确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任务极其艰巨。据对一些主要寺庙和一些信教群众及乡(镇)干部的调查,边境农牧区的宗教发展趋势总体情况有以下几个特点:

  1、通过前几年的教育整顿,寺庙僧尼发展趋于稳定。一是从该县的所有寺庙建设看,没有新建寺庙,现有寺庙的存在都是经过批准的;二是寺庙僧尼编制都是经过地区和县民管部门核定的,除极个别寺庙少量超编外,绝大多数没有超编;三是通过整顿教育,没有乱收僧尼的行为;四是寺庙中僧尼基本能遵纪守法,没有制造不稳定因素;五是寺庙和僧尼发展总数已得到有效控制,没有乱建、扩建和强迫不满18岁青少年入寺为僧的行为。

  2、信教群众呈老年化趋势。通过基层调查和对一些宗教场所的观察,信教的群众多数为老年人,青年人不多。在信教群众家中,对宗教活动感兴趣,请喇嘛念经、打卦以及有病不找医生的多数是老年人。较多的青年人有病请医生,对宗教活动表示冷漠甚至摇头不赞成。2000年5月26日,协格尔、孜布日山(被视作神山)附近进行朝拜活动的有十几位群众,他们来自80多公里以外的长所、措果乡,需要7天绕山转一周。他们都是老年人,有2个青壮者也只是为他们搞运输负责后勤的。从这个事例中可看出,边境地区与腹心地区相比,前者的信教群众逐渐呈老年化趋势,年轻人逐步远离宗教。

  3、宗教对农牧业生产的影响逐步削弱。农民播种是按生产时节和规律进行的,不因信教朝拜而影响春播生产。为了保证农牧业增产增收,农民需要大量使用化肥和农药,绒辖乡、扎果乡领导为了帮助老百姓购买化肥,完成县里规定的任务,几年来他们用自己的月工资、生活费帮助农民购买化肥等。

  4、宗教对边境地区人民的影响有所减弱。老百姓有病求医是一种主流。通过计划生育方面的工作及教育,也有不少老百姓不受宗教影响,实行少生优育。较多的老百姓通过到樟木、日喀则等打工、搞运输,看到了外界的许多新事物,思想观念逐步在改变。由于生活的逐渐富裕,相信神灵、信仰宗教的陈旧思想观念受到巨大冲击;不靠天、不信神、靠自己的观念渐渐兴起;不求来世,只求今生,积极创造今天美好生活的热情十分高涨。

  5、挂班禅像的情况比较普遍。通过这几年的寺庙整顿,爱国主义势力在寺院中开始逐步占据主导地位,许多寺庙中不再挂出达赖像,但挂、贴十世班禅和十一世班禅像的现象较为普遍。据对曲德寺和绒布寺的观察,那些经堂和供奉佛像的房间里、壁柜上挂、贴有大小不等的班禅像。在定日县的大街上,我们也看到一些商店的窗户及玻璃门上贴有十世班禅的画像。

  五、对策与措施

  边境农牧区宗教影响的减弱和发展趋势的可喜变化,客观地讲,应归结为前几年大规模开展寺庙爱国主义教育和建立正常秩序工作的成功。但是形势不容乐观,由于宗教和政治历史的长期影响,加上经济落后的因素和达赖集团利用宗教进行分裂祖国、搞“西藏独立”、“祸藏乱教”的干扰破坏,逐步淡化宗教的消极影响,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任务十分艰巨,加强“四观”教育和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唯物论,崇尚科学、反对封建迷信的教育将是长期的。针对边境农牧区实际,高度重视社会稳定工作迫在眉睫。根据调查情况分析,应从以下几方面加以重视和解决:

  1、加强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一是加强宣传思想政治工作,利用一切宣传方式,向广大农牧民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以提高他们全面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自觉性;二是多提供和发放藏文宣传学习资料;三是新闻媒体多办一些政策、法律、法规和有关以案说法的节目、栏目;四是通过多种渠道,大力培训乡、村干部宣传员,通过他们在基层形成强有力的宣传阵容;五是加大“四观”和唯物论、无神论教育的力度,特别是对乡、村干部的教育,然后发挥他们在基层的作用;六是加大文教、卫生等方面的投入,发展教育和卫生事业,提高农牧民的科学文化素质。

  2、加强对广大农牧民群众以反分裂斗争为核心的爱国主义教育。发动群众充分认识达赖的反动本质,揭批达赖图谋“西藏独立”的反动罪行;动员群众与达赖集团划清界线,增强反分裂斗争的政治立场和觉悟,不断孤立和打击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加大对历史上反帝爱国的宗教领袖的宣传力度,巩固爱国主义教育所取得的成果。

  3、发挥司法系统的作用,加大法制宣传教育力度。切实加强治安、治保和调解委员会的工作责任心和使命感。组织培训不同层次的法制工作队伍和工作人员,以扩大执法、监督及公安、检察、法院工作的范围,为依法治藏打下坚实的基础。

  4、加强对寺庙和僧尼的依法管理,加大对农牧民群众的教育力度。对达赖以寺庙作为从事分裂活动的据点和欺骗信教群众的行为不容忽视,要充分发挥各地民管会、寺管会的作用。每年用不同方式对寺庙进行一次教育整顿和检查督促,或者不间断地进行抽查,发现苗头及时打击和查办。要经常性地教育僧尼和信教群众,充分认识达赖披着宗教外衣“祸藏乱教”的真实面目,并自觉地与达赖集团作坚决的斗争。

  5、采取一些行之有效的措施,遏制非法出入境现象。一是加大打击力度;二是打击“蛇头”,打断头线;三是加大警力装备,增加投入;四是加强教育培训,不断提高干警的思想政治素质和执法监督能力。

  6、各级组织和政府加强内部调解工作。一是发动群众充分认识群体性恶性事件的危害性,自觉做好内部调解工作;二是县、乡、村干部要随时掌握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及时化解矛盾;三是执法部门要有强烈的防范意识,对有苗头的现象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四是加强社会治安管理,发动群众把群防群治工作落到实处,在各乡、村充分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制定相应的制度措施,减少和防范不稳定因素的出现,以达到社会稳定的目的。

  (附识:本调查报告是作者于2000年在定日县的考察结果,所涉内容及数据均系当年的调查统计,特此说明)[责任编辑 保罗]

  [作者简介]倪邦贵,现任职于西藏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E-mail: webmaster@tibet.cn  Tel:010-58336000
京ICP备 1202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