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TIBET.CN)
 藏历:
邮箱用户名:   密码:
       
经济 民俗
宗教 艺术
医药 文学
历史 地理
社会 交通
学术 藏学
传媒 人物
教育 体育
科技 政法
语言 书评
环保 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研究 > 2011年 > 第六期
 

西藏共享性发展理路述要

——基于藏汉文明共同体的解读兼应安竹·费雪等作者
发布时间: 2012-04-10    来源: 西藏研究    作者: 周兴维
 
 

  虽然基辛格没有直接谈论“西藏问题”,但其观点却非常适用于关于“西藏问题”的争论、探讨和对话、交流。在国家与国家的关系上,现实主义强调根深蒂固的权力政治模式的影响或作用,但我也同时认为,历史文化传统对国家关系至少会发生同权力政治模式相当——如果不是更重要——的作用。事实上,我们都需要改造自己的历史文化观。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曾有过纯粹的东方文化,也从来不曾有过纯粹的西方文化;过去没有,今后也不会有。在终极意义上,中华文化的“天下观”与英美文化的“自由观”并不敌对抑或非此即彼。广义的东方文化(比如“情—理—法”、官治经济、家长制、集体主义)与广义的西方文化(比如“法—理—情”、自由竞争、民主制、个人主义)最终会融合为一种全新的“世界文化”。数字世界已经实现中西文编码技术的共处共生,观念世界呢?有什么理由怀疑东西方在观念世界不能共处共生?“功夫熊猫”(KUNG FU PANDA)或许是一个隐喻——难道我们不应该为全球化时代早迟会来到的世界文化做点什么?①(注解:无论你我抱持何种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我们都不得不承认,19世纪中叶(1848年前后)的马克思恩格斯即对今天我们所说的“全球化”和“世界文化”有着深刻洞见:“资产阶级挖掉了工业脚下的民族基础。古老的民族工业被消灭了,并且每天都还在被消灭。它们被新的工业排挤掉了,新的工业的建立已经成为一切文明民族的生命攸关的问题;这些工业所加工的,已经不是本地的原料,而是来自极其遥远的地区的原料;它们的产品不仅供本国消费,而且同时供世界各地消费。旧的、靠国产品来满足的需要,被新的、要靠极其遥远的国家和地带的产品来满足的需要所代替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中共中央编译局对这里的德文“Literatur”(文学)一词注释为“泛指科学、艺术、哲学、政治等等方面的著作。”我理解其意就是世界文化。参见《共产党宣言》第31页,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3版。)

  后记

  1989年,北京周报出版社出版了一本英文本的《西藏百题问答》(“100 Questions About TIBET”,Beijing Review Press,1989,2001年再版);为了“回应”这本《西藏百题问答》,巴黎高等社科院西藏研究所Anne-Marie Blondeau(安马莉·布隆铎)和Katia Buffetrille(卡提亚·毕菲特里耶)历时10余年,主编了“Authenticating TIBET:answersto China’s 100 Questions”(《验证西藏:解读中国的百题问答》),法文本于2002年问世,2008年出版英文本。2011年6月1日,台湾前卫出版社出版该书中译本,并将书名改为《遮蔽的图伯特:国际藏学家解读
西藏百题问答》,艾略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撰写前言。全书从所谓史实、人权、中国对十四世达赖的政策、西藏的人口问题、宗教问题、自治权、文化教育、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拉萨骚乱”等十个方面,对北京周报出版社英文本《西藏百题问答》作出回应。全书汇集了包括荷兰海牙社会科学研究院高级讲师、加拿大学者安竹·费雪(Andrew M.Ficher,国内作安德鲁.M.费舍尔)博士在内的活跃于当今欧美藏学界的15位“国际藏学家”。该书作者声称,他们所写都是“中国不敢面对的‘西藏问题’真相”。主编之一的卡提亚·毕菲特里耶还说,作为对《西藏百题问答》的回应,这本书“既不亲中,也不亲藏;既不反华,也不反藏。……目的绝对不是宣传或反宣传,支持哪一方,或反对哪一方。恰恰相反,是希望提供平衡的学者观点,让读者在有所了解后,选择自己的立场。”

  鉴于此书有较大国际影响,有较强学术陈述,于是我萌发了一个想法:对此书作一个总括性的
(当然也是初步的)简要回应。特别值得指出的有两点:其一,他们的那种“一中一藏”或“一华一藏”的提法,本身就缺乏历史依据和现实前提,故其对《西藏百题问答》的回应也就忽视或抹杀了更为重要的叙事根基,遑论其所谓的“不敢面对”;其二,主要作者安竹·费雪多处论证西藏的贫困落后是中国的制度有意预设的,是中国在西藏实行压迫和剥夺政策的结果,暂且不论安竹所用数据来源及其可靠性,单是安竹不明其所用数据的性质和“史感”就足以说明安竹之论不足为训。与此同时,笔者还仔细阅读了《西藏内部之争》(范明著,郝瑞整理,香港明镜出版社2009年12月),仔细浏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常住联合国代表团网站“西藏百题问答”(http://www.fmprc.gov.cn/ce/ceun/chn/zjzg/tibet2008/t424216.htm),感到作出这个回应是非常必要的。结果,便有了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这篇“西藏共享性发展理路述要——基于藏汉文明共同体的解读兼应安竹·费雪等作者”。

  除了台湾的中译本,大陆尚可见到《验证西藏:解读中国的百题问答》另外两个印数很少且不公开发行中译本:一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翻译中心翻译的《真实西藏——答中国百题问答》,非正式出版物,无出版年份、出版社;二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西南边疆项目”办公室编印的《验证西藏:回应〈西藏百题问答〉》,方志出版社2010年11月内部出版。

  《验证西藏》一书作者名单(摘自《遮蔽的图伯特》):1、Robert Barnett罗伯·巴聂特;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兼任教授、图伯特信息网创办人之一;

  2、Anne-Marie Blondeau安玛莉·布隆铎;巴黎高等研究实用学院宗教科学部资深教学主任;

  3、Katia Buffetrille卡提亚·毕菲特里耶;巴黎高等研究实用学院宗教科学部研究员;

  4、Anne Chayet安娜·莎耶;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前研究主任;

  5、Thierry Dodin提耶里·多登;德国波昂大学藏学家、图伯特信息网创办人之一;

  6、Andrew M.Fischer安竹·费雪;荷兰海牙社会科学研究院高级讲师;

  7、Janet Gyatso珍内特·嘉措;哈佛大学神学院教授、2000~2008国际藏学协会主席;

  8、Amy Heller阿米·海勒;巴黎东亚文明研究所特约顾问;

  9、Samten G.Karmay卡尔梅·桑丹;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前研究主任、1995~2000国际藏学协会主席;

  10、Per Kvaerne倍尔·克维那;挪威奥斯陆大学退休教授;

  11、Fernand Meyer费南德·迈尔;巴黎高等研究实用学院科学史与思想史部门研究主任;

  12、Jampa L.Panglung强巴·洛桑邦隆;德国巴伐利亚科学与人文学院中亚研究委员会前研究员;

  13、Tsering Shakya茨仁夏加;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所教授;

  14、Elliot Sperling艾略特·史伯岭;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中亚研究系副教授;

  15、Helga Uebach海尔格·尤巴克;德国巴伐利亚科学与人文学院中亚研究委员会前研究员。

  (鸣谢:本文承蒙《西藏研究》编辑的不吝指教,提出了深刻、细致和具体的修改意见;为慎重起见,本文作者特约请《民族学刊》英文编辑李跃平教授翻译摘要,《民族学刊》常务副主编王珏教授就“‘三原’文明”的英译提出了很好的建议。谨致以由衷谢忱)

  [收稿日期]2011-08-20

  [作者简介]周兴维(1949—),四川广汉人,教授,主要从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有企业改革、西部民族地区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西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四川 成都 61004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E-mail: webmaster@tibet.cn  Tel:010-58336000
京ICP备 1202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