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南传上座部佛教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关系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马居里发布时间: 2017-02-24 08:34:24来源: 民族时报

宗教文化是世界文化传播与交流的主体之一,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中,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和意义,作为东南亚地区最主要的宗教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是云南与东南亚共有宗教之一,云南的西双版纳、普洱、临沧、保山、德宏与东南亚的泰国、老挝、柬埔寨、缅甸的广大民众和众多民族多以南传上座部佛教为自己的宗教信仰,并共同构成了一个文化圈,历史上在文化的交流和经济互动往来中,形成了较为密切的关系,在当下的“一带一路”建设中,亦具有十分重要的文化影响力和战略意义。

公式 历史上南传上座部佛教的交流与互动

上座部佛教,巴利语Theravàda。thera,意为长老,上座;vàda,意为说,论,学说,学派,宗派,部派。上座部佛教又称南传佛教、巴利语系佛教。传统上,上座部佛教主要盛行于斯里兰卡、缅甸、泰国、柬埔寨、老挝等南亚和东南亚国家,以及中国云南省靠近老缅边境的傣族、布朗族、德昂族、阿昌族一带地区;从十九世纪末开始,上座部佛教也传播到欧美澳等西方国家,并有持续发展之势。

上座部佛教流传的地区几乎都是全民信教的地区,这与当地的风俗习惯及历史上这一地区历代各国的护持有关,但佛教僧团也起到了表率作用。在传统上,上座部佛教寺院既是儿童接受传统教育的学校,又是当地村民小区活动的中心,基本上村中所有的会议、公共活动,都是在寺院中举行。作为上座部比库,他们既是知识的代表及道德的楷模,又是积累功德的对象及道德理想的倡导者,他们充当着广大在家信徒精神导师和心理医生的角色。

南传上座部佛教传入我国云南边疆地区的时间,目前说法颇有出入,有的认为在公元六至八世纪,有的认为在公元十三世纪至十六世纪,还有的认为公元前后即已传入。到目前为止,尚未找到直接记载这一事实的历史资料。加上傣文史料中的记载,前后年代多不一致。因此,关于佛教传入的确切时间,有待深入探讨。据20世纪50 年代尚存于勐海总佛寺内的《佛陀之教史话》中记载: 佛教自缅甸孟族地区传入西双版纳,建立了第一所佛寺——袜坝姐(Wabuajie),其时为祖腊历纪元前二十三年(615 年) 。

南传上座部佛教传人云南傣族地区以后,使云南傣族与斯里兰卡、泰国、缅甸、老挝等国民族创造了信奉同一宗教信仰的条件,沟通了彼此之间的宗教感情,融合了民族文化艺术,创造了相同的宗教生活环境,这对促进和稳定双方的经济交流、协作、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

佛教自古有民间交往的传统。古代中外文化交流,向以佛教文化交流为主渠道。我国与东南亚诸国一直保持着密切的佛教民间往来,佛教成为与这些国家交往的重要渠道。据《唐会要》记载,8 世纪时“骠国演奏释氏经词意乐曲”已在南诏地区流行。唐代南诏时期,骠国(今缅甸) 国王雍羌和王子舒难陀,由南诏王异牟寻陪同到崇圣寺祈拜敬香。宋代大理国时期,暹罗(今泰国) 国王耶多曾两次到崇圣寺迎佛牙,大理国王段思廉以玉佛相赠。1569年,缅甸东吁王朝金莲公主与第十九代宣慰使刀应勐时结婚,缅甸国王赠佛像、护法神、法器、乐器、金质菩提叶等礼品。《清朝续文献通考》卷三三三载: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高宗八十寿辰,“南掌国王召温猛遣头目等庆万寿,进驯象二,与年贡驯象二并进。特赐国王玉佛、如意、御书扇。”光绪《云南通志》亦载;乾隆六十年(1795),“南掌国王遣陪臣叭猛光、叭整烘等十六人祝厘赉蒲叶表文恭进《长生经》一卷、象牙四十、夷锦十、阿魏二十斤。《会典事例》:……八月初三,于万树园特赐缅甸国王、南掌国王玉佛、如意各一、玉朝珠各一盘、金字佛经各一部。”这些记载均表明,历史上南传上座部佛教在云南与东南亚之间相互交往密切,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南传上座部佛教是云南与五国共有的宗教文化,同宗同源。该区域在生态空间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在历史上具有较强的文化关联性,相互间的交流较为密切。虽然信徒分为不同民族和不同国家的人民,但由于宗教信仰相同这一原因,产生了文化嵌入,对这一信仰区域的社会和谐,文化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公式 现代社会中南传上座部佛教的交流与互动

现代国家的建立,使得传统的地域空间产生了明显的区隔,国家理念的强化,对南传上座部佛教的交往和互动产生了一定影响。但在云南与东南亚地区的交往中,南传上座部佛教依然发挥着其应有的作用,特别是进入本世纪以来,交往更为密切。

例如缅甸政府是最早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中国北京西山灵光寺的佛牙舍利在五十年代曾经去缅甸展出,对增进两国人民的友好与了解起到重要作用。

2013年3月底本焕长老的舍利被送至泰国永远供奉。2015年11月,云南省瑞丽市中缅边境文化交流协会宗教文化交流部、瑞丽市佛教协会举办了“2015 中缅边境地区南传佛教文化交流会”。2016 年2 月,首届南传佛教高峰论坛在西双版纳景洪市召开,多国僧王、海内外上百位高僧莅会。2016年11月22日缅甸佛教高僧访华团响应中国驻缅甸大使洪亮的和平呼声,在北京进行祈福,为受缅北冲突影响的人民祈求和平安宁。这一系列活动,加强云南与东南亚地区的宗教文化交流,促进了边境地区和谐稳定。

公式 当代社会南传上座部佛教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影响

南传佛教在东南亚地区已流传1000 多年,是这些地区诸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东南亚和云南南传佛教信仰区域形成了以族缘、亲缘和地缘认同为主的地缘文化一体化效应,即以族缘认同为深层纽带,地缘关系为辅的文化交流关系。在进行佛教活动时,虽然在不同地域有地域性特征和民族性特征,但是其文化核心却是南传佛教,从而逐渐形成地缘文化一体化效应。

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取得成功的重要保障之一,而基于亚欧大陆的文明格局,宗教恰恰具有沟通民意民情方面的独特作用与重要优势。中国南传佛教与东南亚佛教文化圈有内在的文化区位优势,它可以跟我国与东盟国家经济区位优势形成互补,进一步推动我国各项发展战略的可持续发展。南传上座部佛教在云南参与建设“一带一路”战略进程中,可以发挥增强互信,消解区隔; 增进了解,合作共荣;扩大影响,协调发展;密切交流,稳定和谐等作用。

云南——东南亚地区是一个多民族、多文化交融互动的区域,是中国通往东南亚最便捷的陆地通道,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区域,云南作为历史上南方丝绸之路的中转站、欧亚大陆桥和当今我国西南地区面向南亚、东南亚开放的重要门户,是对南亚、东南亚交流与合作的前沿。在长期的历史演进过程中,云南与南亚、东南亚佛教国家形成了深厚的地缘、族缘和教缘关系,具备与南传佛教国家交流、交往的独特优势和基础,充分利用和发展好这些独特的优势,增进我国与东南亚各南传佛教国家的友谊,不仅有利于云南与周边国家的经贸与人员往来,有利于云南经济社会的发展,而且对密切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地区间的民心相通,夯实“一带一路”建设的人文社会基础,保障“一带一路”建设的成功实施,对于该区域的稳定与和谐,共荣与发展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作者系云南大学教授)

(责编: 李元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