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天界梵音《阿姐鼓》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马丽华发布时间: 2017-03-29 08:01:58来源: 中国西藏网

  之一:天边传来鼓声①

  敲响了尼玛的鼓达娃的鼓米玛的鼓拉巴的鼓

  敲响了普布的鼓巴桑的鼓边巴的鼓②

  高原的仪仗生命的喧响在每天的鼓声

  时刻的鼓声无所不在的鼓声中

  巡礼,并且深深沉醉

  伴随着鼓声的激越,空谷中响起轻柔足音

  此刻阳光充满,天正蓝,云正白,山峦赤裸着本色

  村庄安谧。走向没有阴影的家园

  她这样走来,怀着被诱惑被感召的虔诚,朱哲琴

  长发如瀑在高原的风中舞动,

  南国女子的面庞沐浴着西藏的太阳

  旷野中刹那间遍开稀世的花朵

  用什么样的话语来描述我此刻的感动,永久的感动

  灵魂如此深深沉入,再升起,再飞翔的感觉

  我拨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我五体投地在山路,不为朝觐只为贴着你的体温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看由风吹散的年华怎样撒给飞鹰

  看由云托起的身体怎样交给苍穹

  冈底斯无言羊卓雍如镜,雪域茫茫灵魂像雾也像风

  看羚羊过山冈,回头望,很美丽,也苍凉

  看仓央加措的月亮依然升起在东方山顶

  把永永远远的怀想思恋洒满前生后世的人间

  看羚羊过山冈

  低头过山冈,昂首过山冈

  风影渐息岁月流转

  而草原不走圣山不走

  经幡还在遥远的天边飞动,天边传来阵阵鼓声

  那是尼玛的鼓达娃的鼓米玛的鼓拉巴的鼓

  普布的鼓巴桑的鼓边巴的鼓

  是每天的鼓时刻的鼓无所不在的鼓

  央金玛③的乐队鼓手敲响着高原人生的鼓

  向你走近,让我以虔敬之心将西藏自然与人重新诠释

  离你而去,让我把简单而温暖的幸福带给全世界的人

  以至纯至美的方式

  本质而亮丽

  注释:①此诗多引用《阿姐鼓》、《央金玛》二碟中歌词串缀而成。

  ②尼玛、达娃、米玛……为藏族常用人名。在藏语中也是星期日、星期一、星期二……直到星期六的意思。

  ③央金玛,妙音天女,藏传佛教中司掌艺术之女神。

  之二:灵魂的歌唱与谛听

  在此之前,我们还缺乏这类欣赏经验。有多久了,我们的听觉似乎不再适宜这样的倾听。至诚至真,至善至美成为奢侈之物,我们蒙尘的心灵竟至于难以承接。而正是从这里,从此刻起,我们知道了有一种歌唱,灵魂的歌唱。灵魂之间深入底里的对话与交流。此际,生命的杂质被沉淀,只有灵魂飞升。

  我们为我们所居住的高原天籁之声所迷醉,为土著人们忘情的土风歌舞所倾倒。在这一切之上,其实正由这片高地升起,又分明从天际传来——《阿姐鼓》。起先是隐约地,渺茫地,继而渐渐明亮,渐渐辉煌,终于黄钟大吕般弥散在天地之隙。屏息谛听中,它这样一点一点地充填了我们的生命,一丝一丝地侵浸了我们的灵魂,连从未显现光亮的心之边角地带也被通明地照彻着。于是我们被感动。这类感动经常寻找不到适合表达的词汇:惊异,惊喜,惊叹,都不够。常用词汇的不够之处在于太经常地被使用。对于超出常规和经验之外的,需要弃置现成的,不是选择而是创建全新的。此刻我之不能,就在于本人词汇积累没能走出经验之外。

  何训田和朱哲琴,我们西藏妙音天女央金玛的首席客人,从哪里,为什么,双双降临。

  雨神拥抱初洗如婴的身体

  我被你诱惑而来

  风神亲吻流年辗转的经筒

  我被你感召而来

  ——朱哲琴《没有阴影的家园》

  走进形而上的西藏,一个精神的清澈家园。怀着古典与现代熔铸的易感的心,深深沉入,再翩翩升起,谱写超绝人寰之音乐并歌之——天界梵音《阿姐鼓》。这一组人类赞美诗,作为西藏的,中国的,东方的,还作为国际唱片史上第一张全球发行的中文唱片,出版仅只半年时光,已行销50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唱会遍及法、英、加拿大、日本等欧亚大陆。环绕全球,遍响起我们对于阿姐命运的绝唱,和以阿姐制作的鼓声咚咚。

  还有什么能比优秀音乐更超凡脱俗,更纯粹澄明,更能穿越民族、国界、政治、宗教、语言、文化,及其由此构筑的心之藩篱,为普遍的人类所向往,所认同,所接纳。这其实是世界的倾听——在音乐之国,世界率先大同。

  这世界有一类人,生就便负有一种使命,并教众人举目瞩望并激赏的。犹如喜马拉雅,它特立独行,从不迎合。这一独具个性的存在,不可再造,也很难模仿。

  的确,《阿姐鼓》以及后来的《央金玛》,是西藏的,又不一般的是。它们的创造者说,我们只是表达我们对于西藏的感受。在我们听众听来,这一感受的表达,既是艺术的,也是文化的,当然是高品位的独特。

  作曲家何训田已经活成了一种象征。仿佛以音阶音符修锻而成,仿佛音乐之神化身,仿佛湿婆——毁灭与再生之神,对于古往今来的音乐时空,他打破,然后重构;他使用几乎所能找到的音乐语言材料,从有限直指无限;他避开“通常”,以前所未见的色调涂布音色,亲手制作拟想中的乐器——一部荣膺美国“杰出音乐成就大奖”的《天籁》中,39件乐器来自他丰沛的想象——提取古今中外音乐之精髓,以一己憬悟为经纬,他织造了全新的音乐理论体系,作为前卫和先锋,引领中国音乐的一支走出荒漠地带。由于前定的因缘,他走向世界高处。忧郁的眼神注目西藏,敏感的心神感应西藏。他倾听,他采集,他耕耘,犹如神启。他捕捉那些窸窣于这片高地的原始本初的天籁之声,天籁中最美的人声:男声,女声,童稚之声,闲谈声,诵经声,叹息声。将美好的日常藏语收入他的CD,浑然天成。在古典的、现代的一应成规和创造之外,唯一不再的何训田独步在只属于他的无人之境。

  朱哲琴歌声起,何训田便被覆盖。那是他的最后完成,一如无言土地,从那里亭亭玉立一株遍被华彩的红旃檀。

  你找到了展示生命的某种方式,最佳的。朱哲琴,你这娇媚聪慧的小女子,仿佛央金玛托胎而来。清纯、原初的嗓音,时而低回,时而奔放,来自生命本体,精神之源,宗教般地,就像是一万年前的歌喉初展,又像是一万年后的人类之声,在现代灵魂中激荡着共鸣与回响。同样唯一不再的朱哲琴,是永恒歌者。

  这一对天作之合的天之骄子,东方儿女,央金玛的使者,就为凡尘众生享用非凡尘的音乐而生——冥冥中的安排,命中的注定。

  创造着音乐史上的奇迹,他们自身就是造化的奇迹。对于个人,他们相互之间是最好的;对于音乐国度,他们作为同一灵魂的两面,是最好的。

  多年前,我倾听过一个具有神示意味的歌唱,它由一位朝圣者苍老的歌喉传喻。那是来自西藏山野、土地和岩石的生命内部的歌吟,那是世世代代西藏人粗粝心田的衍生之物。那歌的尾声是一个高渺渐归虚无的泛音,饱经风霜砥砺,盛满岁月沧桑,每想起就觉得心的悸痛与震颤。那是古远人声,是已逝时代的回响,依然格外动人。

  那是《阿姐鼓》和《央金玛》之本。

  同样升起在这片大地上的朱哲琴的歌唱,有鲜亮时代光彩的加入,使一切灵动飞扬。男声女声合鸣的背景中,朱哲琴——央金玛美丽的身影在前,引导众灵魂奔赴,向着可以被称之为“美”的极致宗教的天国。

  1996年10月29日于拉萨,时值何训田、朱哲琴拍摄MTV《央金玛》、《拉萨谣》离藏前夜

  2000年11月5日略作修改,并增写“之一”部分

  (中国西藏网 文/马丽华)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