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金灿荣:中美关系中的达赖及西藏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顾钰发布时间: 2014-08-22 09:36:00


人大著名学者金灿荣 摄影:吕洋

  值奥巴马总统对中国进行首次访问之际,本网记者日前就中美关系中的达赖及“西藏问题”采访了著名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

  “流亡政府”的民主化有水分

  在谈到“中美两国在达赖问题上存在着矛盾,这种矛盾的本质和原因是什么”的问题时,金灿荣教授指出,“流亡政府”的民主化有水分,美国是想利用达赖牵制中国在国际上的道德形象。

  金灿荣教授说,中方认为,达赖是一个政治领袖,也是现在“流亡政府的”实际领导人。他从90年代就开始搞民主化,用自己的权威在后面支撑。这个奇怪的民主化不是由下而上的、自发的民主化,而是一种被赐予的民主化,其中有水分。所以中国中央政府认定达赖在国际上的一系列活动是出于政治目的的活动,所以我们对此表示反对。

  而美国把达赖认定为一个精神领袖,认为他所追求的是西藏民族文化的保护,以及西藏民族的自主地位。所以中美对这个事件的判断是不一样的。但这些是表面文章。

  通常做战略研究的人认为,达赖是美国对华战略中重要的一张牌。美国也不是真的相信达赖是一个精神领袖。举个例子,欧洲议会几个人物邀请达赖去,结果现任梵蒂冈教宗本尼迪克16世对他们说:你们在位的时候我绝不再来了。这就说西方包括美国的宗教观,其实对达赖所宣扬的这一套宗教哲学并不是很认可的。但尽管不认可他的宗教身份,他们又有意识地把达赖树立为一个宗教领袖。这就使人不得不怀疑其中是否有某种战略目的了。

  是什么战略目的呢?一个是利用达赖牵制中国在国际上的道德形象,突出中国的“民族问题”、“宗教自由问题”。再一个是可以让中国的西藏问题保持某种紧张状态和一定温度,不让这个问题冷下去。做这些的目的就是牵制中国。

  美国对达赖的支持服务于其国家利益

  在谈到“达赖和‘西藏问题’对中美两国关系会有哪些影响,影响程度如何?”时,金教授指出,美国对达赖的支持服务于其国家利益。

  金教授说,这个问题首先会影响中美两国关系的气氛,影响两国人民的感情。达赖及其周边人物,通过这50年的磨练,应该说是非常熟悉现代公关学的。他们很善于把自己的理念包装成西方人能接受的说法,然后推销出去。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府也在有意识地助推这个事情。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基本事实:现在相当多的西方民众是接受达赖的,对于达赖和中国中央政府的矛盾基本上是有偏见的——他们怪罪中央政府这一边。这就对我们处理中美关系形成了不太好的舆论条件,对中美关系任何重大的突破都形成了一定牵制。

  另外,这个问题也会成为一个具体的人权议题。特别是奥巴马执政之后,这个议题应该会上升。人权问题始终是美国对付中国的一张牌,这跟美利坚例外论、美国中心主义的心态有关系,即总觉得自己是“上帝的选民”,住在“山巅之城”,受到上帝特别的恩惠,道德价值比较高。所以美国跟大部分国家都打人权牌。对中国,克林顿时期,美国主要关注“政治异议分子”;小布什时期主要关注的是“宗教自由”;而奥巴马身为少数民族总统,他本人及其周边的主要幕僚都对达赖印象特别好,所以他就特别关注“西藏问题”。从美国执政力量的关注程度来看,“西藏问题”现在是一个上升的问题。美国领导人的关注,加上去年“3.14”,“西藏问题”又再次被突出,所以我预期人权议题在中美关系中会有很高的战略地位。

  至于能影响的程度,我个人觉得倒很有限。美国对达赖的态度,长期来讲还是受其国家利益决定的。对达赖这个人物,美国的态度是有变化的。50年代支持力度很大,60年代也支持——甚至有军事上的支持,但70年代随着中美关系的改善,美国对达赖的支持力度马上就下降了。之所以冷战结束以后再次突出达赖,我觉得这跟冷战后中美关系结构调整有关。冷战结束,为了制约中国的需要,美国才开始重新打达赖这张牌。

  当美国需要中国大陆的时候,它就把这张牌放一放;当它需要遏制中国的时候,就要把牌往前伸一伸。这是美国打达赖牌的基本特点。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讲,达赖也是挺可怜的,是人家的一个玩偶。

  而目前呢,中美关系总体态势不错。现在美国内外交困:外部的反恐、防核扩散都不太顺利,内部有经济危机,失业率居高不下,消费不足,经济增长困难。可以说短、中、长期,美国都有很大问题:中期有债务问题,长期又需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所以它现在需要中国的帮助。奥巴马上台以来对中国态度也非常好,比如今年4月1号伦敦峰会,奥巴马和胡主席第一次见面,他向媒体就中美关系做了定位:对美国来说,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是尼克松以来,八任美国政府中对中美关系做的最高的定位。所以对于中美关系来说,其主导面是寻求合作。

  结合这些大背景来看,“西藏问题”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是有限的。

  后达赖时期的流亡活动呈现萎缩状态

  在谈到达赖去世后,西藏问题在中美间将呈现什么态势时,金教授指出,无论是美国还是“流亡政府”对这个前景都非常害怕,因此在达赖集团在后达赖时期,流亡活动将呈萎缩状态。

  金教授说,坦率来说,无论是美国还是“流亡政府”对这个前景都非常害怕。所以他们现在制造出一种说法来吓唬中央政府:如果达赖去世,整个“流亡政府”会出现激进化、暴力化,与中央政府的矛盾会尖锐化。但我个人觉得,在后达赖时代,“流亡政府”的影响力会下降。“流亡政府”控制的海外力量加起来只有15万人,这些人实际上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很边缘化的。他们的力量在于能吸引一部分西方人的支持,另外通过宗教忠诚也能对我国境内相当部分藏民造成吸引力,但这些力量对我们来说影响很小,基本算零。不管是对西方人的感召,还是对境内藏人的感召都是通过达赖喇嘛这个符号产生的。树立这种符号很不容易,达赖首先本身出自境内藏传佛教的仪轨,另外又经过了美国在国际上的长期包装。现在,即使达赖指定了一个继承人,没有50年也不可能树立起一个“光辉形象”。所以在后达赖时代,西藏流亡运动非常有可能呈现出萎缩状态。这就让流亡政府很着急。

  西藏十分反感外国人对他们追求现代化的不解

  在谈到美国是否可能在达赖和“西藏问题”上作出积极的动作时,金教授认为,这个比较难。西方人支持达赖的原因很复杂,支持者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一类是战略家。这些人不管心里对达赖有什么看法,可能根本不认同他的宗教哲学和宗教领袖身份,只考虑到达赖是作为遏制中国的一张牌。这就是典型的冷战思维。这类人是很难改变的。特别是随着中国的强大,美国手上制约中国的牌越来越少,达赖属于仅剩的几张牌之一,他们根本舍不得扔掉。这种内在特性就决定了这些人不会放弃“西藏问题”。

  另外一类人是对“西藏问题”和我们的政策抱有偏见,他们是西方中心主义者,这些人对西藏的关注可以追溯到100年前,从英国人关注西藏开始,德国、美国都开始注意西藏。期间,他们形成了西方式的西藏观:认定西藏不属于中国,西藏是一个独立的民族。这种观点源于西方的“民族国家”(nation state),即认为标准的国家就应该是单一民族组成的,把不同民族凑到一块就不对。当然,这种看法没什么道理,只是西方在近代提炼出的一种观念。这跟冷战思维没有什么关系,冷战之前有,冷战之后还有。

  第三类人叫后现代种族主义者。西方日子过的太好了,就对现代化有了一点反思,他们认识到现代化造成了人性的异化,形成了孤独的人群。后现代种族主义者就是针对现代化的这种弊病出现的。他们有一个毛病就是美化旧西藏,认为西藏的原貌是最好的,把建国以后我们对西藏的援助和西藏的发展都视为犯罪。其实任何政府,只要对人民负责,都会去搞现代化。从社会发展规律来看,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一些文化成分的确是会消失,这跟谁执政没有关系。而这些人把这个事情全归咎到中国共产党头上。实际上,达赖喇嘛自己也赞同西藏现代化,欢迎修建青藏铁路。我去年去西藏,了解到一部分藏族青年干部就非常反感这些人的观点:你们这些外国人只来西藏旅游一个礼拜,就要求我们都生活在前现代,生活在动物状态,这不是否定了我们现代化的权利,否定了我们的人权么?实际上,大部分藏民在受到现代教育以后,都是希望过现代生活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而这些人就认为你们不能搞现代化,虽然骂的是中国共产党,但否定的实际是藏人的权利。零下四十度,西藏人只能住在牛毛帐篷里,你们西方人则住在屋子里,开着暖气,听着音乐。

  还有第四类,是西方的中产阶级。他们人不坏,但就是不了解西藏,然后受到西方主流媒体的影响,就对西藏问题和中国形成偏见。

  所以西方,包括美国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形成偏见,至少有这四种。其中第一类是改不过来的,不但不改而且可能还要强化。后三类里只有最后一类还有希望改变。

  “美国打西藏牌是不明智的”

  在谈到对中美关系的发展有什么看法和建议时,金教授认为,中美关系在可见的将来,对中国来说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双边关系,一定要处理好,美中关系的良性发展不应受“西藏问题”的干扰。他指出:美国打西藏牌是不明智的。

  他说,这样我们的发展才能有一个良好的环境,才能“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发展还是硬道理。所以虽然有“西藏问题”的存在,中美关系向前推进还是一个大方向。而且现在发展中美关系的条件也非常好。在布什总统执政八年中,后七年中美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是冷战以后罕见的稳定时期。这是一个好的基础。而奥巴马执政以后10个月来,中美关系也很好,各项工作正在展开。这是一个好的起点。可以说,“西藏问题”没有影响到这个大趋势。

  中美关系现在开局良好有六个大因素。一方面是中国自身的因素:一,中国政府积极的政策,积极和奥巴马新政府沟通。二,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的综合国力大大加强。三,中国长期以来坚持的和平发展战略显示出了明显的效果,中国成为了一个既有力量,又乐于合作的良好伙伴。

  另一方面是外部因素。像第四个就是形势因素:经济危机。在这场经济危机中,美国是“trouble maker”——麻烦制造者,把各国卷进了漩涡。同时呢,美国自身受创很重,恢复还需要很长时间,所以它需要中国。

  第五,奥巴马执政以来推行了很多新政策,落实到对外方面就是巧实力外交、3D战略(外交、发展、防卫)、多伙伴外交。这些政策整体来看是一种进步,有利于中美关系的发展。

  最后,奥巴马政府中很多人物都是知华派,了解中国、重视中国。

  虽然往以后看,中美关系中还是有很多问题,包括“西藏问题”,但大趋势可能还是合作。所以说,虽然有“西藏问题”的存在,但我们不改变初衷,还是要推进中美关系。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控制争议,争议可以存在,但是我们要把合作面做大,渐渐把两者比例拉开。

  另外,我们要多做这种沟通工作,帮助美国改变态度。美国总打达赖牌、西藏牌是不明智的,久而久之,他们会知道大部分中国人民对此非常反感,这不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西藏人民也要求现代化,支持达赖这样闹下去也不符合西藏人民的利益。

  当然,如果理智、辩证地看,他们的批评也可以作为我们改进对藏工作的动力,最终目的还是让绝大部分西藏人民真正受益。所以不妨宽容一点,采取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 

(责编:阳光)

   跟贴讨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