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二战时期美国军方赠送西藏地方政府无线电设备事件的来龙去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胡岩 周新发布时间: 2016-08-05 10:46:19来源: 中国西藏网


“英国驻拉萨使团”的无线电设备。中国西藏,拉萨,德吉林卡。原件由埃文·约克·内皮恩家族后人提供(courtesy of the family of Lieutenant-Colonel Sir Evan Yorke Nepean).内皮恩系1936年随古德、黎吉生等人入藏的英国无线电报务员。拍摄时间约在1936年。

  无线电是现代工业和科学技术应用于通讯领域的产物,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被用于军事用途。20世纪20年代之后,无线电技术在欧美和亚洲有了长足的发展。

  西藏何时有了第一部无线电台?一般认为是在1934年。时人追忆,至1940年代初,拉萨至少已经有两部电台。一台是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的,另一台是“英国驻拉萨使团”的。这种状况,至少延续到1947年发生热振事件。据当时在藏的办事处处长陈锡章回忆,“1934年,黄慕松进藏祭吊十三世达赖。事毕返回内地,留参议刘朴忱及蒋致余常驻拉萨,并设立无线电台,归交通部管辖。”当时为了运送这进藏的第一部电台到拉萨,还颇费了一番周折。这是因为,黄慕松一行虽然从川藏线进藏,但是包括无线电台在内的大量设备和礼品却要经由海路取道印度运输入藏。当时的英印政府曾经考虑对中方的无线电台不予放行,后来自觉太过无理,又打算谎称运输不便而加阻止,并劝告西藏当局出面拒绝。何曾想到,西藏当局不仅不加反对,反而在黄慕松致祭完成后,请求留下无线电台。第一部无线电台,就是这样运抵拉萨设立的。

  电台设立后,西藏与祖国内地的联系自然是增进不少。热振主政期间及之后,西藏当局与中央政府、西藏驻京办事处的联系,中央政府与驻藏人员和西藏当局的联系,均仗其便。无线电台也对民间开放,但是报费昂贵。“无线电台在拉萨设立之初,即言明西藏地方政府向中央发电免收报费。至于商人,则向印办货者多,均走西藏有线电台;向内地办货者少,且每字收藏银三两,报费过昂。”1944年沈宗濂入藏,曾建议减低报费,但电台的主管部门交通部希望自给自足维持现状,未予采纳。

  “英国驻拉萨使团”的无线电台,可以肯定是晚于驻藏办事处的。黄慕松的致祭之行结束后,英国人担心中国在藏影响扩大,先是派出威廉逊(Frederick Williamson)前往拉萨,继由锡金政治官古德(Basil Gould)带着黎吉生(Hugh Richardson)再赴拉萨,并用阴谋手段诱骗西藏当局同意留下了黎吉生,以抗衡当时尚未正式设立的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和黎吉生一起留下的,就有一部无线电台。这部电台装了22箱,是用14头牲畜运至拉萨的。中国政府曾经就此提出交涉,抗议英国侵犯中国主权。但是英国人忽而对西藏当局援国民政府之例,妄称中国人留了电台,他们也有权这样做;忽而欺骗西藏当局,诡称他们留下的只是不能发报的收音机。西藏当局并不认真反对,于是西藏有了第二部无线电台。英国人的无线电台,要比驻藏办事处的更好。1944年随父进藏的陈乃文女士,依然清晰记得其部分设备看上去像一片片暖气。此外英国人经营得也比中国人要好,能够更多地提供民用,借此赚钱。


图为孔庆宗及其部署与英国驻拉萨使团负责人卢德洛的合影,拍摄时间约在1942-1943年,拉萨。原件存英国国家图书馆。合影共计16人。前排左1为卢德洛,左2为孔庆宗。

  实际上,时至1940年代初期,西藏的无线电台已经不止此两部。例如,1942年前后军统的戴笠派遣多批特工入藏,就都带有电台。当时曾经筹划在拉萨建立支台,上与重庆的总台联络,下与昌都、山南和日喀则等地的分台联络。印藏、尼藏边境也有电台。当然,这些便携式的特工电台是不归驻藏办事处领导的。后者也并不张扬,以免让外人知道。

  当着中国驻藏办事处和“英国驻拉萨使团”均有了自己的无线电台之后,西藏地方政府与外界的联系,除了借助于以上两方,仍然只能依靠1904年英国人侵藏之后留下的邮政和有线电报系统。

  西藏当局当然希望有自己的无线电台。托尔斯泰和杜兰二人到拉萨后不久,因为要为经藏北前往中国内地而征得藏方同意,便向藏方示好,主动提出送给西藏一部无线电台,还答应帮助制造一部藏文打字机。由于藏文与英文的书写方式不同,字母基字上下有时要标注元音符号,上下前后还会有加字,因而藏文打字机的制造并非易事。但是无线电台却是现成的。托尔斯泰和杜兰向其上司、掌管战略服务局的多诺万少将(William Joseph Donovan)提出了建议,并且很快得到上司的赞同和支持。

  1943年3月20日,美国国务院政治关系顾问贺百克(Stanley K. Hornbeck)的助理希斯(Alger Hiss)记录了他与多诺万的部下、战略服务局(O.S.S.,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身)古德费洛上校(P.Goodfellow)的电话交谈:

  “西藏地方当局向托尔斯泰和杜兰提出请求,希望得到一套无线电收发报机,以供西藏境内使用。战略服务局现有此套设备,可供赠送西藏当局。战略服务局的多诺万少将及其他官员认为,托尔斯泰和杜兰为与西藏当局建立友好关系,已经做了有益的工作,如果送给西藏这套无线电收发报机,将有助于美国在这一整个地区的战争努力。古德费洛还希望希斯能够非正式地探询国务院的态度,以及国务院将希望战略服务局以何种方式提出此一问题。”

  由于此事牵涉中方,复杂而微妙,美国国务院在答复战略服务局之前再次慎重考虑。数日后,远东司司长助理艾其森(Atcheson)提出如下意见:

  “战略服务局关于向西藏当局提供一套无线电收发报机的建议,将引起政治上的困难。此事将冒犯和激怒中国人,从而影响我们的对华关系。理由如下:

  1.1941年11月,中国曾请求我们依照租借法案,分配并运送一套无线电收发报机给他们,我们没有答应此项要求。

  2.供应中国需要的设备问题,目前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一年前,我们未能供应中国所要求的一套无线电收发报机,而现在供应给西藏一套相同的设备,必将引起中国的反感。

  3.中国政府主张对于西藏享有宗主权。因此,中国政府不可能乐于见到供应西藏无线电收发报机一类高效设备。尤其是中国政府对于此种收发报机及其收发的内容不可能有任何实际的控制,就更是如此。

  4.中国也许对于美国不时派遣‘访问人员’前往西藏并无异议,甚或表示欢迎。但是,对于我们供应西藏任何可能被以某种方式用来反对中国的设备,是很难期望中国会表示赞同的。

  因此,我们建议,提请战略服务局注意我们从对华关系角度提出的上述考虑,敦促他们放弃供应西藏一套无线电收发报机的提议,而代之以其他礼物。”

  1943年4月3日,希斯再次与古德费洛通电话,把国务院远东司官员的意见转告战略服务局。希斯询问古德费洛,战略服务局是否希望收到国务院某种更加正式的意见?他还表示相信,假如战略服务局不准备放弃他们赠送西藏当局无线电收发设备的计划,国务院将会继续坚持自己的反对意见。古德费洛表示理解国务院在此问题上的考虑,但是争辩说:如果战略服务局赠送这样一套无线电收发报机给西藏,将来可能会给(派往西藏的)美国人提供方便。

  事情的进展表明,战略服务局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意见。于是,有关争执在更高一层官员中展开。4月12日,美国战略服务局局长多诺万亲自出面,致函国务院政治关系顾问贺百克:

  “我们收到我们在拉萨的两位代表发来的一封电报,转达西藏政府的一项要求,希望我们优先考虑准许其购置三部完整的可移动式无线电台,以便他们可以建立横贯西藏的通讯网。每部电台功率为100瓦特,全部设备价值4500美元。

  如果能满足藏方的这一要求,西藏由东向西1200英里范围内将处于盟国的影响之下,并可逐步现代化。这是史无前例的。该地区在未来且将具有战略价值。

  我们在新德里的代表和印度政府均已原则上同意此事。

  我处现在存有他们要求的设备,愿意作为美国政府的礼物赠送西藏政府。我相信此举将对双方的关系发生有益的影响。我们已经向中国提供了价值超过50000美元的通讯器材。

  转达西藏方面上述请求的我们在拉萨的两名代表,曾将美国总统的一封问候函递交达赖喇嘛,并受到隆重接待。

  如果阁下同意我们的建议,我们将运送上述设备给我们在拉萨的代表,作为美国政府的礼物致赠西藏内阁。”

  多诺万绰号野牛,行事任性,他与国务院以及军方其他部门的关系并不和谐。非常明显,他不顾国务院方面的劝阻,仍然坚持要把无线电台送给西藏,而且数量从1台增至3台,并且为此而罗列了种种理由。

  首先,多诺万声称送给西藏三部无线电台,便可建立起横贯西藏的通讯网,并使这一在未来将具有战略价值的地区处于盟国的影响之下;其次,他对于艾其森的担心进行反驳,声称已经向中国提供了价值超过50000美元的通讯器材;最后,提及托尔斯泰和杜兰在拉萨受到的接待,使得满足藏方的要求听起来合情合理。其实,多诺万关于运送无线电台给战略服务局在拉萨的代表的说法显然是在撒谎,因为此时距离托尔斯泰和杜兰离开拉萨已经三周有余,多诺万不可能不知道。

  多诺万的固执引起了美国国务院的重视。这一次,由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伯利(Adolf A.Berle.Jr.)出面,于4月23日再次否定了多诺万的建议:

  “如你所知,中国人认为西藏是属于中国的,而美国政府从未采取过任何与中国人的这一观点相抵触或漠视这一观点的行动。中国政府的感情对于我国和与整个战争努力相关的同盟国(United Nations)具有重要意义。因此,我们与西藏当局的任何联系或可能采取的任何对于西藏的行动,最好均避免无故地或无意中而得罪中国政府。鉴于以上事实,我们相信,当我们作为战争努力之一部分而向西藏供应无线电台时,应当确保此项措施不会触犯中国人。我们建议,经由陆军部将此事交给史迪威将军处理。如果证实拟议中的措施经上述考虑后并无不妥,国务院建议,将此事作为一项军事工作,并据此作出决定。”

  事情至此,按说已经了结。但是多诺万后来仍然不顾国务院的反对,在1943年下半年把3部电台运到西藏拉萨,送给了噶厦政府。然而由于美国提供的与无线电台配套的汽油发动机在高海拔的西藏不能正常运转,这几部电台很长时间在拉萨难以正常使用。所以,当1945年英国人罗伯特•福特(Robert Ford)初次到达拉萨时,他见到的美国的无线电台还存放在“板条箱里”。1946年12月,美军又奉命弄到3台柴油发电机,从加尔各答运送到噶伦堡,交给西藏当局。但是西藏当局仍然没有办法让这批来自太平洋彼岸的美国高科技设备正常运转。其中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一直没有培训出合格的电报员。

  1943年6月底,辞别拉萨的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两位特使还在前往中国内地的途中,西藏“外交部”的索康就向英国人提出培训西藏学生的要求。7月2日被选定为藏族学生学习无线电技术的开学吉日。时值拉萨的夏季,在搭起的一个帐篷里,英国人福克斯(Fox)受聘任教。这些学生都很努力用功,他们知道这是日后升迁的一个好机会。但是一年多之后,这次培养藏族无线电报员的尝试,因为学生厌学而基本上失败了。

  印度1947年独立后,英国驻拉萨使团摇身一变成了印度驻拉萨使团。噶厦仍然没有自己的电报员,一度考虑雇佣印度人,但是又找不到,只好把曾经来藏的福特再请回来。1949年,西藏和平解放前夕,福特为噶厦建立了广播电台。不久,藏方又雇佣了从印度驻拉萨使团辞职的福克斯,令其负责拉萨的电台,并派福特到昌都建台。福特在昌都用上了美国的发电机,但是仍然是英国的便携式无线电台。

  1949年,当进藏的美国人托马斯父子在拉萨见到福克斯时,发现西藏当局的无线电台正在有效运行,可以监听北平、莫斯科、英国BBC和美国之音的广播。福克斯每天早晨向噶厦政府提供涉及西藏的要闻简报,下午则用藏、英、汉三种语言进行对外广播。夜间,他还用业余无线电的拉萨代码“AC4YN”与遍布全球的无线电爱好者通讯,并和多位从未谋面的美国短波无线电员成了朋友。但是直到西藏和平解放前夕,西藏当局建立起的连接拉萨-昌都-那曲之间的无线电报网,操作人员仍然离不开英国雇员福克斯和福特二人。当然,这两个英国人在那段特殊的时期,所扮演的角色也绝不仅仅是无线电报务员那么简单。

  美国军方赠送西藏当局无线电台的目的,基本上没有达到。美国国务院作为政府的最高行政部门,对于这一涉及西藏地位和中国主权的事件,开始时还是予以重视的,坚持了尊重中国领土主权完整,不干涉中国内政,避免冒犯中国的做法。但是后来对于多诺万的我行我素,美国国务院也并未予以认真纠正。这就在继“托尔斯泰-杜兰使团”入藏事件之后,又一次在实际上损害了中国对于西藏的主权。

  1950年10月,昌都战役结束,英国报务员罗伯特•福特被俘,他使用的无线电台被缴获。 福特后来在其所著《在藏被俘记》一书中叙述了自己这段不值得夸耀的经历。随着西藏的和平解放,外国人操控外国的电台,在中国的领土西藏明目张胆地从事分裂活动的日子,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原文载于《中国西藏》2015年第2期

(责编:胡英)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