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十万次地问:西藏文化在达赖眼中到底算什么?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岗措发布时间: 2013-10-14 10:55:00

  近日,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颁发的时候,且不说奖项本身是否有争议,它赋予的光环是显而易见的。仍被这种光环效应辐射的达赖也进入了窜访的活跃季,再次兜售其“西藏文化被灭绝”的陈谈。这种论调的空洞性,也许近日参观了在北京举行的“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展的十万名观众,均可驳斥一二。

  笔者不禁想问,西藏文化,在达赖眼中到底算什么?

  达赖将西藏文化“工具化”

  达赖之于“西藏文化灭绝论”,正如希特勒之于“反犹太主义”理论,既是其言论体系的核心观点之一,也是其煽动追随者、打击对立面的有力工具。

  广泛说来,“西藏文化”是达赖吸引西方世界,尤其是普通民众关注和追随的工具。优先享受了社会发展文明成果的部分西方人,往往带着天然的倨傲与猎奇心理。他们对异域文化,尤其是糅合了宗教的神秘气质的文化,既充满了好奇心,又满怀敬畏感。熟稔西方社会心理的达赖对这种复杂的情感拿捏得游刃有余,再辅以“民主”,“世界和平”等美好的理念,很容易吸引大批信徒。

  就其内部来说,“西藏文化”也是达赖笼络、控制藏人的工具。“藏独”集团更倾向以文化为媒介,培养藏族人的“身份意识”,而不是更实际的生存技能。据调查,在美国聚居的藏人常以社区为单位学习藏语、宗教知识等。教师上课前要和学生一起庄严地用藏语唱西藏“国歌”,借以加强学生对“西藏是个独立国家”的认同,激发他们为西藏的“自由和独立”而努力的精神。文化教育,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政治绑架。留在印度的普通藏人,在“藏独”的策划下,为了引起国际关注,被迫保留着“难民”身份。他们的精神被高度“武装”以致麻痹,而实际生活却潦倒不堪。

  然而,西藏文化最大的作用,是作为达赖攻击中国的工具。整修寺庙,是“破坏宗教文化”;实行安居工程,是 “破坏游牧文化”;普及义务教育,是“灭绝藏语传承”……“西藏文化灭绝论”的背后是对“文化自治”的渴望,而“文化自治”则是实现“完全自治”,直至“西藏独立”的台阶。中国有句古话: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虽然自称“印度之子”,但生长在中国的达赖,想必不会不知其意。

  达赖将西藏文化“狭隘化”

  达赖声称可以代表六百万藏人,这种“自信”的逻辑根源在于藏族是一个全民信教的民族。因此,他理所当然地将西藏文化理解为自己所掌握的格鲁派文化,推而究之,就是“达赖说了算”的文化。

  且不说藏文化在历史发展中深受汉文化、印度文化及周边少数民族文化的影响,即使是藏文化本身,也绝不仅仅是宗教,而是包含了传统哲学、藏医藏药、天文历算、文学艺术、音乐舞蹈、建筑雕塑、工艺美术等各个领域,是古今各个时代藏族人民共同的杰作。

  达赖将藏文化抽剥挤压,仅听一家之言,是将西藏文化狭隘化,是对藏文化集体创造者的大不敬。让人难以不追问:究竟是谁,在灭绝西藏文化?

  达赖将西藏文化“僵化”

  世界上的每个民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文化本身具有多样性、区域性、时限性和流动性等特点。其中,时限性和流动性都强调了文化是一个动态而非静止的概念。牛津大学出版的《现代高级英汉双解词典》对“文化”一词共列举了5条含义,其中有3条含义中都出现了“发展”一词。事实上,就“文化”二字而言,“化”本身就是“改变”的意思。文化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它能够帮助‘自身’认识周边的环境及生物,使‘自身’更好地适应周边的环境,从而跟其它生物和谐地相处在一起。”

  然而,达赖用“高贵”、“独特”等看似美好的概念将西藏文化“绑架”,供上“圣坛”,任何接近者都是动辄得咎。其他的优秀文化的进入被视为“入侵”,正常的文化流通被阻隔。固步自封,如此以往,西藏文化将会失去活力与动力,成为“僵尸文化”,试问,如果真到这一步,又是遂了谁的愿呢?

  达赖离恐怖主义有多远?

  整日如摇滚明星般游走兜售所谓“文化灭绝论”的达赖喇嘛最清楚自己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一味地“僵化”西藏文化,目的之一是为了保住格鲁派宗教文化的特殊地位。因为宗教对社会、对政治有着巨大影响力。尽管宗教大多数时候是反对战争、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道义力量,但它的排他性、宗教教义的歧异性、宗教情感的狂热性和宗教信仰的世界性等都决定了它可能成为诱发冲突的深层原因。当宗教文化成为主流、且其“僵化固化”趋势走向深入的话,就很容易形成“极端宗教主义”。特别是对于曾存在政教合一制度的西藏,宗教冲突一旦被政治所利用,更易被不断扩大和恶化。

  达赖喇嘛利用藏传佛教,“以佛心征服民心”,蛊惑、煽动藏区的渗透和策反活动正是利用宗教提供所谓的“精神寄托”,如同手中拿着遥控器一般,妄图随意调适“战士们”的“战斗情绪”。

  此外,达赖喇嘛一手谋划的驱汉事件的事实证明了他一直在走“极端民族主义”道路。他以宗教作为文化认同的价值符号,区别藏族和其它民族,“认为本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主张一个民族在容许自治的情况下,最好能够分离,即‘民族自决’原则。”专家指出,最极端的民族主义者甚至会寻求摧毁非我族类的文化,导致种族灭绝以及世界性的浩劫。按此分析,达赖喇嘛位于邪恶数轴的哪个位置自然已经很明了了。

  极端民族主义已经让达赖喇嘛患上了迫害妄想症,更让这癔病蔓延,给别的民族带来灾难的同时,也会将本民族推向同主流社会格格不入的对立面。最可怕的是,极端宗教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相结合,很容易形成恐怖主义。无论是塔利班政权还是本·拉登的基地组织,都体现了这个特点。

  现如今,十万人通过“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展再次感受到雪域文化的神韵,亲眼见证了西藏文化这朵奇葩在祖国的土壤中生长得多么旺盛。有句话说“喜欢花的人会去摘花,爱花的人则会去浇水”,那么试问每日如“卖花姑娘”一样四处兜售“西藏文化”的达赖喇嘛,西藏文化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如今,欧洲众多国家已被金融危机搞得焦头烂额、忙得不可开交,而年事已高的达赖却还 “撒娇卖萌”地抱怨洋主子为何冷落了自己。这一切只能说明“唯恐天下不乱”才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乱中取利才是他的最终算盘!

  达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看清,他不但自相矛盾,与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站在对立面,而且已经赫然站在了世界人民与世界发展大趋势的对立面。难道忘了有句话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笔者忠厚仁义,还是好心为他开上一副良药,早日回头是岸,不然终有一天,达赖喇嘛将被全世界人民集体拉入黑名单。

(责编:惠晶)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