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是谁让西方失去了对所谓“西藏问题”的客观判断能力?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宋忻忆发布时间: 2013-10-11 03:41:00

  在国家大剧院的“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展厅,每天有许多来自于西方国家的参观者。他们在看完展厅中这些西藏题材的画作后,脸上大都带有惊讶的表情。“这跟我在美国所接受的信息完全不同!在美国,我听到的西藏总是与‘冲突’和‘压迫’相关。”美国政治学在读博士生艾琳森说。

  同样都是西藏,国人感受着这方神奇土地的飞速变化,欣喜于与自己同为中华民族一份子的藏族人民的和美生活;遥远的欧洲、美国,那些处于西方媒体“宣传”下的西方普通民众,却为西藏打上了“冲突”和‘压迫’等标签。那么,问题出在了哪里?让我们去跟随画展中陈列的作品,去探究一个真实西藏。在真相面前,谎言自然不攻自破。

  “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展中,有一幅由甘肃拉卜楞地区唐卡画家扎西当知创作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传统的唐卡绘画技巧被他熟练的运用到这幅作品的创作中去了,观自在菩萨法身一笔一画的描摹、上色时的精细都说明了,这种在西藏艺术中传承了千年的唐卡绘画技术被完整的保留和发展。“国家十分重视唐卡的绘画教学,现在已经在我们地方的许多技校和高校都开设了这个课程。唐卡学习由以前只有僧人间的口耳相传,到如今这门艺术被像我这样普通的藏族人学习,这中间说明了咱们国家的文化政策是如此的开放”,扎西说。

  与此相对,艾琳森在美国所接受的讯息是什么呢?她说:“我们被告知,藏族人在中国不能自由的选择他们的语言和文化,一些传统的西藏艺术在中国严禁传播。”当艾琳森在“和美西藏”的展厅中,看到来自于西藏日喀则地区藏族大学生在留言簿上的手写藏族文字时,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来自于西藏日喀则地区藏族大学生为“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展留言
来自于西藏日喀则地区藏族大学生为“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展留言 摄影:宋忻忆

  在海内外绘画界享有盛誉的十世班禅画师尼玛泽仁先生,在谈起自己的人生经历时不无感慨的说:“我出身于农奴家庭,如果西藏没有和平解放,如果没有现在国家这样开明的政策,我可能只能在我家乡的寺庙里当一个小喇嘛,也可能连小喇嘛都当不成。那样,我连学习写藏文的机会都没有,怎么还能到美国去开画展呢?”

  在藏族地区,像尼玛泽这样在中国开放性文化政策保护下成长起来的这样的民族画家还有许多。那么,为什么十四世达赖喇嘛要在西方社会抛出“文化灭绝论”呢?尼玛泽仁先生的话多少给了我们一些启示。

  西藏和平解放前,以达赖喇嘛为首的上层僧侣严格控制了藏族地区文化、宗教等事务,普通的藏族人民是没有资格学习藏文的。这种严格的知识封锁,使广大藏族农奴家庭的孩子,无法得到受教育的权利。那么,权力中心必然会牢牢地控制在上层僧侣的手中,达赖喇嘛作为西藏最高活佛则是“权可盖天”了。

  这样一个西藏的“神”,突然有一天要面临失去自己的权力,并被告知:要将他及其“集团”的权力交到那些对他顶礼膜拜的普通人民手里。在这个时候,为了他及其集团的“小撮利益”,他选择站在人民与民主的对立面,妄图颠覆这种“人民民主专政”。但他忽略了一个事实——在新中国,各个民族是平等的。西藏人民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因此,中国政府是不会容许他及他所代表的专制政权,在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中存在的。在这种形势下,这位佛爷只有去颠倒黑白的抹黑他的敌人,以表明自己的“正义性”。

  那么,那些每天口口声声标榜自己以“自由”“客观”为准则的西方媒体,在“印度流亡政府”一手挑起的“西藏问题”上,是否发挥了他们“客观”的媒体属性和“自由”舆论准则呢?

  来自德国的拉菲女士,长期从事新闻出版工作。身处在传媒行业当中的她,看到展厅当中陈列的有关西藏地区宗教题材的画作时,也表示了诧异。“德国的媒体总是把焦点放在‘达赖喇嘛’身上。他说中国共产党压迫藏族人民,妄图毁灭藏传佛教。于是,媒体就开始大肆渲染,抨击中国是一个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拉菲女士停留在香港画家何严武在藏地写生时所创作的一幅名为《神山的祝福》的画作前。画面上,三个身着红色僧袍的喇嘛,在蓝天雪山间抛撒风马。他们抬头看着五色风马在风中飘扬,脸上露出了和乐的微笑。


“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大赛金奖作品《神山的祝福》 作者:何严武(本人供图)

  这幅画上的喇嘛似乎与在西方媒体上总能看到的喇嘛形象大相径庭。德国NTV电视台,在发生拉萨“3·14事件”之后,每天滚动播放在尼泊尔境内拍摄的警察逮捕“藏族喇嘛”抗议的画面。并将其张冠李戴的说成是“发生在西藏的冲突”。这种造谣生事的实例,在西方媒体的报道中不胜枚举。为什么一贯以标榜“客观”为职业操守的西方媒介,在看待所谓“西藏问题”时与其“职业准则”背道而驰呢?纽约帝国学院的藏学专家戈伦夫教授一针见血的指出,“西藏流亡政府背后有一个强大的支持者,那就是美国中情局。”

  由于思维方式和价值理念上的差异,东西方确实存在着差异。这种差异是客观存在的,就像是有人用筷子吃饭,有人用刀叉吃饭一样。但是,在中国的民族问题上,西方媒体一直用一种带有偏见的“习惯性批判”来报道。也就是说,“把自己的价值观念强加于别国内政”。正如德国前总统赫尔穆特·施密特所说的:“西方人总是以一副倨傲和自以为是的态度对待中国。”他在一次名为《对话中国》的论坛中曾告诫他的政客朋友们:“中国有其特有的文化,中国的社会变革也终将遵循自己的道路,不要用西方的尺度来衡量这个东方古国。”

  中国文化几千年来的精髓莫不在一个“合”字,这本身就与崇尚“自由”的西方民族性性构成了相反的价值取向。因此,用西方的价值观来“审判”中华民族的民族关系,本身就是“不合逻辑”的。况且西方媒体还一直用一种不真实的声音去掩盖事实、激化矛盾。

  在2008年奥运火炬在法国巴黎传递期间,残疾人火炬手金晶遭遇“藏独”势力以暴力阻挠。面对着“暴徒”有为人道主义的行为,这些道貌岸然的“西方绅士”们选择了沉默。在法国的主流媒体上,那一时间几乎是将这件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代而过。2011年6月,温家宝总理访问德国期间,在柏林的总理府前遭遇一小撮人数在20人以下的“藏独分子”捣乱。在当天的滚动新闻中,几乎全部主流媒体都对这件事做出了负面的报道。他们的拍摄角度,故意挡住了当时阻止“藏独分子”的一百多个中国留学生。这些在德国的学子,来自于祖国的大江南北。但在这一刻,他们挺身而出选择捍卫自己祖国的尊严。这样一种爱国精神,被德国媒体抹去了;相反他们却极力的为那些,每个小时花20欧元雇佣来闹事的“藏独分子”造势。这就是那些抨击中国媒体“不自由”的“自由报道”!

  因此,是谁让西方的普通民众失去了对所谓“西藏问题”的客观判断能力?答案显而易见。回溯西方媒体对“西藏问题”的不实报道,可以说那些不负责任的媒体,不仅一次又一次用他们颠倒黑白的话语,刺伤了中国人的心;而且对于普通的西方民众来说,当他们有一天走出国门,来到中国,看到一个真实的西藏时,又会有多少人如“和美西藏”的参观者艾琳森一样表示:“这些有失职业操守的媒体人,辜负了我对他们的信任。”

(责编:纪梦甜)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