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转世灵童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5-11-30 02:55:46

  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禅主持完五世至九世班禅遗体合葬灵塔祀殿开光大典后,在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圆寂。

  在此前一年,十世班禅在北京心情愉快地度过50大寿。后来人们回忆,当时就有了一些不祥的征兆。在寿宴上,十世班禅致答谢词,好几次讲到“我要回西藏”。他还几次把别人送来的花篮,说成是“花圈”。1989年1月9日,十世班禅离开北京去日喀则。临行前,他专程去向习仲勋同志告别。当年西藏和平解放后,历经坎坷的十世班禅从青海返藏,是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习仲勋组织指挥护送他进藏的。几十年来,两人结下了深厚情谊。习仲勋关心地对十世班禅说:“冬季西藏缺氧,大师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又拍拍他的肩,开玩笑道:“你这个大胖子,要劳逸结合呀。”十世班禅说:“合葬五世至九世班禅,并为灵塔祀殿开光,是我这些年来最大的一桩心愿,办完这件事,我就是死,也瞑目了。”习仲勋马上说:“大师别讲什么死不死的,佛不要你走,马克思也不要你走。”

  1989年1月22日,日喀则隆重举行了五世至九世班禅遗体合葬灵塔祀殿开光大典。6天后,晚上8点16分,十世班禅圆寂了。圆寂时呈睡佛状,面部朝东北。根据大师示寂法像,他将转世去日喀则的东北方向。

  1989年5月14日,国务院批准成立班禅大师转世灵童寻访工作领导小组。

  1989年6月,首批由高僧组成的观湖人员来到西藏两大神湖湖畔,长时间地念经,仔细观看神湖湖水的波纹,以求得转世灵童比较明确的降生方位、属相、化身所在地的地理面貌等吉兆。有的从湖水中看到一个身穿藏北皮袍、头戴草帽的妇女,像打招呼一样,摇晃着手上一块白绸,向观湖人走来;有的看到一个穿藏装的妇女,她旁边有个男人带着一个5岁左右的男孩;还有人从湖中看到雪山下一片树林,有牦牛和一匹枣红马跑来跑去……这样的观湖活动,举行了3次。

  1994年2月24日,寻访领导小组首次派出由高僧组成的3个密访小组,分赴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五省区,寻访十世班禅圆寂以后在藏历土蛇年(1989年)、铁马年(1990年)、铁羊年(1991年)出生的灵慧、健康、五官端正的男童。

  第一次寻访,就在西藏那曲地区嘉黎县发现了灵异男童坚赞诺布。

  嘉黎县除了大片起伏的草坡、明亮的湖泊,还有高耸的雪山和绿色的森林。这些景色和当初寻访人员的观湖景象预示接近。

  1990年2月13日,嘉黎县一户普通家庭里,索朗扎巴和桑吉卓玛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了。桑吉卓玛的父亲是个喇嘛,认为小外孙颇具佛相,取名坚赞诺布,藏语意为“神的胜利幢”。

  坚赞诺布8个月大时,桑吉卓玛外出,将他托给县学校一位教师的保姆照管。偶然间,教师发现坚赞诺布舌上的纹路组成的是一个藏文字母,发音是“a(阿)”,它在藏传佛教中代表佛的化身。当晚,桑吉卓玛梦见白度母女神带她云游神的仙境,将坚赞诺布交给她后,飘飘飞升而去。当地一个活佛闻讯而来,认真地告诉桑吉卓玛,她的孩子可能是个大活佛转世。

  坚赞诺布刚会讲话时,来串门的客人逗他:“叫什么名字?”他竟笑眯眯地说:“我是班禅。”客人惊讶极了。

  当寻访人员根据观湖和占卦预示,寻访到嘉黎县时,很快就打听到了有灵异特征的坚赞诺布。寻访人员发现,这孩子常做出吹螺、讲经的姿势,和他哥哥在一起时,还喜欢给哥哥摸顶。

  寻访人员随便地问正和哥哥在一起玩耍的坚赞诺布:“你叫什么名字?”

  坚赞诺布抬头说:“我叫班禅额尔德尼。”

  “你有寺庙吗?”

  坚赞诺布说:“有啊。是扎什伦布。”

  1994年9月,扎什伦布寺高僧嘎钦·边巴以普通人身份到桑吉卓玛家做客,发现他在观湖时所看到的藏文字母“扎”,正是索朗扎巴名字中的一个字母。嘎钦·边巴俯身看坚赞诺布,坚赞诺布竟对这位白须飘胸的高僧说:“我认识你。”用餐时,坚赞诺布拿过一个高僧的木碗说:“我也有一个这样的碗,就放在扎什伦布寺里。”

  高僧们大为惊讶,一致认为该男童是最具吉兆的候选灵童之一,有资格参加金瓶掣签。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