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布摩焚经 远去天堂的布依密码亟待保护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01-06 09:43:08来源: 民族时报

文字是衡量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之一。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把布依族视为无文字民族。

之后,随着布依族古文字和摩经的不断抢救、发掘,这种认识才逐渐得到改变。

现在,经国务院认定,布依族成为我国被认定有自己民族文字的第十八个民族。

而布依族古文字,主要是用来记录摩经,摩经也是承载布依族历史与文化的百科全书。

但是,过去由于多种原因,造成了布依族摩经文献被没收和强制焚烧,致使布依族古文字被忽略和耽误研究几十年,也导致残留的古籍文献和摩经的丢失和毁灭。

据调查,在贵州和云南部分布依族地区,按当地风俗,传承、释读布依族摩经的祭祀人——布摩,如果无传承人,他们去世后,少数后人会将摩经焚烧祭奠死者。这给布依族古文字的“密码”破译带来困难,也使保护布依族摩经更加艰难。

“在云南的一些少数民族中,确有经书随葬的习俗,导致了经书和古籍保护不利而逐渐流失。”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办公室副主任玉罕娇介绍。

渊源:摩经记录着着悠久的布依族历史

布依族历史上有两种古文字。一种是3000多年前布依族象形“百越古文字”或“古百越文字”,一种是隋唐时代及以后盛行的布依族“方块古文字”。两种文字有着继承和发展脉络。

布依族两种古文字主要用来记录摩经及摩经文学,而摩经文学也是布依族祭司布摩宗教经典中的文学。它包括了神话史诗、历史歌、传说歌、故事歌、登仙歌、嘱咐词、亿恩歌、“温”等文学类型。它的许多作品,在神秘的宗教氛围中,折射出了布依族古代社会形态和先民思想观念,是了解和研究布依族古代文学和古代文化的百科全书。

在贵州省荔波一带,布依族“方块古文字”也用于记录傩书。傩书是布依族举行生育傩仪式唱诵的经典文献,也属于摩经范畴。

而布摩,就是传承布依族摩经文化和摩经文学的祭祀传承人和载体。

布摩又称摩师、老摩,是布依族民间从事祭祀、占卜、禳灾、驱邪等活动的人。

在布依族中,从事占卜和祭祀的人,清代译为“报暮”,后来译为“老摩”(仅指男性)或“迷拉”(特指女性)。祭祀、占卜等活动曾一度被视为原始宗教的残余、迷信,布摩也被简单定义为“从事迷信活动的人物”。

而实际上,布摩堪称布依族民间的精神领袖和文化职司人——民间知识分子,是布依族传统文化最具权威和影响力的传承者,在布依族历史发展史中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遗憾:布摩后人焚经带走布依摩经密码

在一些布依族地区,由于近几十年来现代化进程加快,大批年轻人长期外出打工,对自己的民族语言逐渐遗忘。又随着懂得母语的人大量减少和布摩的陆续去世,已出现了后继无人的局面。

在仍使用母语的布依族地区,由于一些历史原因和外来文化冲击,一些布摩不再带徒弟,年轻一代则大多宁肯打工也不愿学习摩经。在这些地区,能释读古文字的人数也在急剧减少。

这些情况,造成了布依族古文字、古籍和摩经的传承链条断裂。

而布依族象形“古百越文字”,因年代久远,能诵读、翻译解释和祭祀的布摩,大多相继去世而无传承人,仅云南个别布依族地区还有布摩能祭祀和传承。

近年来,贵州荔波一带已有10多位懂布依族“方块古文字”的古书先生相继去世。按当地风俗,古书先生如无传承人,去世后,少数家人会将古籍焚烧祭奠死者(多数家人会留存或部分留存做纪念)。

“在一些少数民族地方,按习俗,一旦布摩去世后,没有弟子或传承人,就会将他生前使用的东西、包括摩经焚烧随葬。有些侥幸保留下的古籍,也因很少有人能解读,后人也多是随手塞在角落里,任其虫蛀腐朽,甚至风吹雨淋,所以流失比较严重。”玉罕娇介绍。

所以,目前,布依族古籍和摩经的抢救和保护工作,已面临着很严峻的形式和困难。

专家:希望摩经在民间能发扬传承

近年来,贵州省荔波县划拨出100多万元款项,用于抢救征集布依族、水族拓件万余册。

目前,已征集到布依族明朝、清朝以前的古籍300多册,古籍档案万余件。这些古籍承载了布依族独创字古文字300多个,发现10多个与夏朝陶符号完全相同的字符。

而在云南罗平布依族地区,村村寨寨都有布依方块文字记载的摩文化古籍。据估计,目前民间珍藏有“国宝级”布依“方块字古文字”经书约有300到500本以上,珍藏于民间布摩们手里。

“在布依族古籍和摩经的抢救方面,云南较落后于广西和贵州。所以,我们在尽量抢救、保护地同时,也一直呼吁在云南成立布依文化研究院,更系统地抢救保护和开发利用这些优秀的古老文化。”云南民族大学、中国西南民族特色文献研究中心特聘专家——布依族民族学家罗祖虞教授介绍。

早在2005年到2007年,广东佛山大学的伍文义教授和罗祖虞教授一起到罗平地区,进行布依族“方块古文字”摩经的抢救发掘、整理研究,成果喜人。目前,这部100多万字的图文并茂的原生态古文字对译、意译及研究巨作,将由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年底前问世。

针对云南少数民族文献古籍的保护,玉罕娇表示:“近年来,云南省古籍办为保护少数民族古籍文献,投入了大量资金和人力、物力,保护了很多珍贵古籍。”

“在各种少数民族典籍中,最重要的是关于民族历史文化、宗教礼仪和天文历算等的各类经书。近十年来,省古籍办一直在努力争取经费来抢救、保护民族古籍。”

玉罕娇介绍,现在,古籍办正在将重要民族古籍文献和经书进行登记,利用数码技术做成备份文件和相关资料,并鼓励民间艺人自己留存古籍,以方便薪火相承。

(责编: 陈冰旭)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