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印象昌都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席运生发布时间: 2017-09-19 09:15:27来源: 西藏日报

航班行走云端,前往昌都。透过舷窗,机翼下均匀排列着几乎一样形状的大小雪山,岁月浊蚀的峰巅,突兀诡异。关于昌都,有这样的描述:水草肥美牧场辽阔,麦浪起伏良田千顷。等飞机安全降落邦达机场,除了机场周围的皑皑白雪,我并没有目睹到想象的惊喜。

航班播报:“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安全降落邦达机场,机场温度零下5摄氏度……”可这时节已过了谷雨。

海拔4400多米的邦达机场被称为“世界上气候最恶劣”的民用机场,我缓缓走下舷梯,却像登高或负重前行。经过青藏联网、川西新甘石联网工程,对高原的畏惧已经降低不少,等我踏上越野车,翻越年拉山,萦绕云雾,俯冲幽谷,肠胃的冲撞与大脑的跌宕依然苦不堪言。

昌都少青翠、多峥嵘,层峦叠嶂,在疾风的吹彻中,山崖上片片经幡尚透出一丝生机。昌都位于西藏东部,地处横断山脉与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流域,自清末改土归流置昌都府以来,一直是该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是商贸往来的枢纽,线路全长1500多千米的川藏联网工程的终端500千伏澜沧江变电站就安家在这里。

藏东的春天来得晚,到了每年的五月份,才目睹鹅黄吐翠、小花点缀,然后唤醒葱绿,并艰难地蔓延开来。在昌都,漫步街巷,目光掠过木屋后面的残垣断壁,去捡拾这个吐蕃时期东女国与苏毗王国的历史印痕或者传承的碎片。我更多看到的是石墙上残留的壁画,或堆砌些像贡唐塔状的一个个鹅卵石堆,或玛尼石刻,却也分不清年月。

我常常在日暮黄昏中游走,走近昌都,去看一看她的样子。中午是不去的,昌都街头的大太阳晃得人要眯起双眼。在川藏联网工程期间,我知道,过不了多久,便会狂风怒号、呼啸而至。有时天空会突然黯淡下来,卷起漫天黄尘,下起冰雹,或飘起雪花,待乌云掠过,天气会依旧晴好,强光炙烤。我也会选择迷雾茫茫的雨天,看如丝的细雨在飘摇的格桑花中诗意地挥洒,再看那受了滋润的花瓣颤巍地摇曳。就这样,不急不躁,随意地走着,或驻足张望,或行走寻觅,只要愿意,总有你喜欢的景致。其实,雨中独行很惬意,若雨不大,也无需雨具,看雨中过往的匆匆步履。昌都的行人大多项戴佛珠,手持念珠,念念有词,由他们身边经过,或看着朝圣跪拜的僧人,便有敬畏油然而生,血液快了流速,心跳快了节奏,而他们则一腔赤诚、一脸宁静,走着自己该走的路,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虔诚之至。

有时,我也来到扎曲和昂曲汇合而成的澜沧江源头广场,于此游走,遥想一河江水历经的磨难与坎坷、艰辛与曲折。在川藏联网工程穿越的茶马古道,你会感到它有时舒缓清澈、有时激越浓浊,乐此不疲,一直这么流着,从中国到国外,越过老挝和缅甸、泰国与越南,最后又回到祖国的怀抱南海。

雨停了,高原上的浮云超低空涌动,澜沧江源头广场图腾峰巅的雄鹰仿佛扶摇而上、直插苍穹。我沿着广场的杨柳岸,自由自在地走着。目睹周边的棋牌室和茶、火锅与串串,感觉昌都与成都无异,惟有康巴汉子更彪悍,彪悍的还有他们的舞蹈。在昌都,每天晚上的解放广场,新闻联播过后,巨幕荧屏便开始播放热烈的康巴歌舞,曼妙优雅的女子与彪悍伟岸的汉子牵手于此,跳起欢快的雪山朗玛,一直蔓延了偌大广场的中间区域。

平日里,昌都的街头,高山野生菌总有摆放叫卖,我惊羡它的生长环境,例如可以自由呼吸的高山流水,随意为之的湛蓝天空,至于它的营养成分倒是想得不多。有时,我会选一些个头不大、身材匀称、保存完好的松茸,把黝黑的胞衣清理干净,存放冰箱,待回川的时候带上。

昌都的强巴林寺也是要去的。这个由格鲁派宗师宗喀巴弟子西饶桑布筹建的庙宇,历时8年,于1444年修建而成。建寺时西饶桑布在一千户家讲经化缘,感动了该千户,于是,便将自家的草场奉献做建寺之址。走进这个香飘近600年的佛堂,感受千百年来传承的佛音,看喇嘛小和尚的贪玩与活泼。

第一次去的时候,是为探访藏风民俗,沿昌都西路的昂曲河,一直走到河上游的昌都城北,到寺院后面的斜长山坡,再由此而上。后来,慵懒些,就直接从工程项目部坐车,越过茶马桥,穿街巷,上盘山公路,10几分钟路程,便到了。

我徒步的这段山道,径曲而悠长。山坡上这些民居,有的很像空中楼阁,悬在崖边。由此过往,可远眺昂曲河水对岸的政府大楼、解放广场以及山边的茶马古道主题公园,穿越时空,听马蹄声疾、琴声悠扬,还有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我刚到昌都的时候,喜欢在那园中游走,便感受,作为西藏投东入川的门户,想当初,当一阵腾卷的尘烟掠过,一群身着裘衣的吐蕃人从昌都吼着古老的藏歌,沿老川藏的茶马古道一路向东,风尘仆仆穿过草原,翻越最后一座雪峰折多山,入关康定,到了山脚水草肥美的河滩,支起锅桩,淬起人类文明的第一把火,那会是什么样的景致?我常常想,在康定的跑马山,李家溜溜的大姐会不会正翘首远眺那个人呢?

想着茶马古道的逶迤漫长,也想到高城理塘的风光旖旎、七十二道拐的曲折艰辛、怒江大峡谷的惊心动魄……忽然间,有门户“吱呀”一声,一个漂漂亮亮的藏族小姑娘彩蝶一样翩跹而出,出了房舍,又戛然而止。一只蝴蝶飞呀飞,应该在绿荫、在花间,瞥见我,忽然倚着过道的门槛停下了,自己多煞风景哟!看到前方不远葱绿中俏丽的格桑花,我指了指那花,她的脸蛋儿一红。我挥挥衣袖,从她的身边走过,她却用英语说了再见。

巍峨的强巴林寺依附在横断山脉一角,耸立在古冰河切割而成的红壤层上,昌都城一览无余,于此,感受她的流水与空气,遥想她的传承与发展。庙宇建筑完好,经堂内有数以百计的各类佛像和高僧塑像,上千平方米的壁画以及众多的唐卡,这要多少能工巧匠才能完成的宏大构筑与装饰!曾听川藏联网工程业主项目部的朋友言:“寺庙不但主建筑保存完好,佛像、壁画和唐卡精美,最值得一看的是每年酥油花节的盛大舞蹈。舞者戴狰狞道具,或着华丽服饰,表演‘古庆’神舞和古朴的钺舞。不过你要等到新年过后喽!”

到了中秋,距回家的日子不远了,我有时也绕道西城,来到昌都之南的马草坝,这里可以看到强巴林寺的全貌,远眺这个古韵悠长的美丽城郭,回味昌都的民风和民俗、历史与未来。“水汇合处”是昌都,要别离,总有不舍,想着这里的山水、这里的人,还有拔地而起的电塔、雪域飞虹的川藏联网银线。充足的电力能源的输入,古老昌都将是日新月异的另一番景象。

(责编: 李文治)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