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藏学研究 > 走进藏学 > 基础
 
《本教大藏经》的版本
时间: 2010-10-08      同 美      来源: 《宗教学研究》2010年第2期

历史版

  曲钦版: 十八世纪,嘉绒拉丹( Rab -brtan) 土司拜本教学者耿卓札巴( Kun - grol– grgs - po 1700 - ?) 为精神导师,他们合作编辑刻制完成了一部本教大藏经木刻版,世称曲钦版。为防损坏刻板而镶有铜边,所以,又称铜版(zangs - par - ma) 。曲钦版的目录译名为《深广永恒本教甘珠尔之目录十万日光》(zab - dang– rgya - che - g. yung drung - bon - gyi –bka’ - gyur – gyi - dkar - chag – nyi - ma– bum - gyi - ’od - zer) ,由耿卓札巴完成于1751 年。在这个目录中,显宗有55 函,般若宗108 函,密宗88 函,心宗30 函,共计281 函。耿卓札巴从理论上把《本藏》分成辛饶遗训和遗训释疏两大类,即《甘》和《丹甘》两部分。但是,在具体编目时并没有分成两部集成,仍以四宗分类法分类编辑。大家知道,莎罗奔( slob -dpon) 、郎卡(Nam - mkhv) 和索诺木( bsod- nams) 三代拉丹土司与清庭官兵间的战争持续了几十年,在这场战争中《本藏》木刻板首当其冲遭到严重破坏。

  绰斯甲版: 拉丹土司与清庭官兵间的战争持续期间,绰斯甲土司把残存的木刻板运至自己的土司府加以保护。耿卓札巴作为嘉绒拉丹土司和绰斯甲土司的精神导师,应绰斯甲土司贡噶彭措( Kun - dg’ - p hun - t shogs) 的邀请负责补刻了被毁的《本藏》印版,并在原有的基础上还增加了一部分新内容。绰斯甲土司和耿卓札巴合作完成的《本藏》木刻版世称绰斯甲版。不幸的是,这个木刻板也在此后的乾隆打金川战役中被清兵烧毁。

  洛克版: 1922 年,美国学者J . F. 洛克在藏东一个寺院看到一套《本教大藏经》手抄本,当时因为一个突发事件而未能详细翻阅,因而书目不清。

  罗列赫版: 1928 年,苏联藏学家罗列赫( G. N. Roerich) 在那曲的夏茹寺看到一套《本大藏经》手抄本,其中《甘》140 函,《甘丹》160 函。

现存版

  《甘》部: 阿拥版、温伦版、瓦琼版

  阿拥版: 四川省甘孜州新龙县瓦琼(dbal -khyung) 寺曾保存了一套完整的本教大藏经《甘》部的手抄本,这也许是当今世界上所保存的唯一一套完整的本教大藏经藏《甘》部。据才让太博士调查得知,该大藏经与近代康区著名本教新藏派大师桑阿林巴(gsang - sngags gling -pa 1864 - ?) 有着直接的关系。据知情者回忆,遥想当年,霍尔三十九族中的一个分支世称噶加( Ga - rgya) 家族,当噶加家族听说桑阿林巴计划去卫藏那曲地区朝觐后,特制了一部本教大藏经,通过叫噶加·丹达尔( Ga - rgya - bstan- dar) 的人献给了桑阿林巴。桑阿林巴返回时把该大藏经带到新龙瓦琼寺并予以收藏。十年浩劫中,该寺僧人拥杰( g. yung - rgyal) ,西绕旺丹( shes - rab - dbang - ldan) 和贡桑多杰( Kun - bzang - rdo - rje) 等人在极其困难的环境下以极大的勇气保护了这套珍贵文献。时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关部门清理“文革”劫后幸存文物时,以上三位僧人把秘藏《本教大藏经》一事公之于世。恰逢十世班禅到甘孜视察,班禅大师责令有关部门将其作为国宝加以保护、出版。1985 年,经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时任甘孜州政协副主席的新龙县益西( Ye - shes) 寺阿拥活佛(A - g. yung) 负责本教大藏经《甘》部的胶印工作。通过著名学者土登尼玛( Thub- bstan - nyi - ma) 活佛的大力协助,先后分两次从瓦琼寺借出102 函。其中,显宗40 函,奔宗(Bum - sde) 62 函。当胶印完102 函而退还原稿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剩余密宗和心宗部分不能继续借印。因此,阿拥活佛不得不放弃以瓦琼寺寺藏手抄本为母本的胶印计划,剩余密宗和心宗部分只能以昌都、德格、新龙、松潘等地寺院和个人的零星藏书作母本。胶印完成后,该本教大藏经《甘》部,世称阿拥版。这个版本共计157 函。其中显宗63 函,奔宗67 函,密宗20函,心宗7 函。阿拥版的特点是,显宗40 函与奔宗62 函完全是以瓦琼寺寺藏手抄本教大藏经《甘》部为母本,其余母本中既有手抄本也有木刻本。换言之,阿拥版与瓦琼寺寺藏手抄本不尽相同,致使阿拥版第一版只发行了130 套。

  温伦版: 鉴于母本的原因,阿拥版只印了130 套,未能完全满足当时的市场需求。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阿坝州阿坝县多丹( rtogs -ldan) 寺活佛温伦·南喀丹增(Bon – blon -Nam - mkh’ - bstan - ’dzin 1932 - ) 通过个人集资,在对阿拥版157 函未做任何调整的基础上,外加了37 函,编辑成192 函,交阿坝州理县印刷厂印刷,共印了300 百套,世称温伦版。

  瓦琼版: 瓦琼版问世的主要原因大致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阿拥版和温伦版都不是以完整的瓦琼寺珍藏版为母本。另一方面,由于年代久远,加上历经多次藏匿,使瓦琼版手抄本的母本受到了一些损伤,加之原本有些地的方字迹略欠工整难以辨认,致使阿拥版和温伦版存在不少缺憾。鉴于此,原任新龙县人大副主任满金拉色( smon - rgyal - lha - sras) 活佛通过自己与瓦琼寺的特殊关系,借得瓦琼寺珍藏的全套本教大藏经手抄本,通过瓦琼寺和满金寺组织了十五人,利用六年时间,对全书的胶片逐字逐句进行了精心修复,并添加了一部分未曾收入的文献,于1998 年由西藏古出版社正式出版,该版世称瓦琼版。瓦琼版最大的特点是除母本相对齐全外,还明确了主编。主编为本教活佛满金拉色。这部本教大藏经《甘》部共有178 函,88692页。其中,显宗74 函,奔部70 函,密宗26 函,心宗8 函。另外,附加了1 函《本藏》传承史,但它不包括在178 函之中。瓦琼版先后印刷4 次约2000 套。

《甘丹》

  就本教大藏经而言,无论是阿拥版、温伦版、还是瓦琼版,它们只是本教大藏经的《甘》部,而不包括《甘丹》部。正如前面所说,本教大藏经分《甘》与《甘丹》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十二世纪,具体《甘丹》的集成除目录记载和苏联藏学家罗列赫等人的报道外,截止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没有发现有整套的本教《甘丹》部。鉴于此,西藏那曲聂绒县诺尔布林寺珠旺( Grub -dbang) 三世及丹贝尼玛( bsten - pa’i - nyi- ma ) 住持,自1990 年开始,在整个藏区收集了散落于民间的《甘丹》类文献。在辛赛·诺布旺杰(gshen - sras - Nor - bu - dbang - rgy2al) 、雍仲嘉瓦(g. yung – drung - rgyal - ba) 、丹增旺扎( bstan - ’dzin – dbang - grags) 、噶尔旺南杰( Gar – dbang - nam - rgyal) 、阿拥和堪布次成绕杰( mkhan - po - t shul -khrims - rab - rgyas) 等本教人士的鼎力相助下,历时两年收集了三百余函。这些文献大多数以手抄传世,内容涉及历史、文学、宗教、天文历算、地理、医药、传记、藏密气功、工艺、音韵等。1993 年,在西藏自治区政府支持下,经丹贝尼玛编辑整理,于1997 年在西藏拉萨印刷完成,世称本教大藏经《甘丹》部。

  截止2006 年,本教大藏经《甘丹》部第三版发行。本教大藏经《甘丹》部第三版的最大特点是,《甘丹》部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增录了一部分。至此,据松潘藏文印刷厂统计,《甘丹》部达321 函,191254 页。

(本文摘自《<本教大藏经>的历史回顾与现状思考》) 

(责编:徐言)

我要留言:

         
 相关文章
 
 
 

热文推荐
国内热点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E-mail: webmaster@tibet.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36000
京ICP备 140568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7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