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藏学研究 > 走进藏学 > 基础
 
磨盘山关帝庙
时间: 2011-02-09           来源: 中国西藏网综合

  磨盘山关帝庙,在拉萨市区内,位于布达拉宫以西约500米处的巴玛日小山岗上。这座小山顶部平似磨盘,故称为“磨盘山”,藏语叫“巴玛热”。

  这是一座孤立的小山包,山包的顶上兀立着一座翘首飞檐、琉璃瓦顶的中原式建筑。这就是著名的拉萨关帝庙。小山包很有名,藏语叫做“帕玛山”,汉语叫做“磨盘山”,据说该山是文殊菩萨的圣山。

  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一个天路霜河、秋声紫雁的季节,大将军福康安等在此修建关帝庙一座,曾有名头:磨盘山头关帝庙。

   清朝乾隆年间,廓尔喀犯西藏边境。8月到达日喀则,大肆抢掠扎什伦布寺的财物、金银、粮食和后藏地区的大批牛羊,藏民的经济损失十分严重。当时中国正值国力最鼎盛,清朝乾隆皇帝派大将军福康安统帅大军迎战廓尔喀入侵者。虽然在历史上廓尔喀一向以战功著称,但是中国显然更胜一筹,再加上西藏当地百姓合力支持,七战连捷,不到3个月的时间,不仅把入侵者赶出国境,还一路打到了廓尔喀的都城,今天的加德满都。廓尔喀的国王不得不出城请降。

   班师回到拉萨,土兵们认为在边陲万里险恶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气候中,能顺利击败以骁勇善战闻名的廓尔喀人,一定是武圣关羽在冥冥之中相助,于是上下官兵捐银7000两,由福康安将军和当时的摄政王达拭呼图克图总领其事,在布达拉宫西侧的巴玛日上新修一座关帝庙。因为关帝形象与藏族史诗中的古代英雄格萨尔非常近似,所以拉萨人称之为“格萨拉康”,即格萨尔宫殿。

  “关帝”是汉地道教将三国蜀汉大将关羽神化的崇拜偶像,与西藏信奉的教派毫无关系,为什么会有佛教圣地拉萨修建一座关帝庙呢?关帝庙的大门里面有一块《磨盘山新建关帝庙碑》,记述了建庙缘起和过程。该石碑通高3.04米,宽1.18米,厚0.29米。碑额为二龙戏珠,浮雕,图案中间阴文篆刻“万年不朽”4字。碑座为长方形,长1.35米。碑身正面四边饰有云霄纹,中间为汉字楷书碑文,文体工秀。碑文为:
              
  “磨盘山新建关帝庙碑。乾隆五十有六年秋,廓尔喀自作不靖,侵凌藏界,并抢掠札什伦布庙。皇帝赫然震怒,谓卫藏自策零敦多布殄灭后,隶职方者百有余年,使靳征调之烦,从移位班禅、达赖之议,其济咙、聂拉木等地势,将尽委之贼,此后受戕者,当不止前后卫藏矣。特贲纶意,命福康安为大将军,一等公海兰察、四川总督惠龄甫为参赞大臣,统领劲兵,大强挞伐;大司空和琳飞刍挽粟,专司策应,为后路声援;大学士孙士毅复自昌都驰赴西招协理军储,于五十七年夏,由宗喀、济咙整旅遄进。先是驻军前藏,征兵筹饷,谒札什城关帝庙,见其堂皇渊隘,不可以瞻礼,顷神御灾捍患,所以佑我朝者。屡著其孚格,于是度地磨盘山,鸠工庀材,命所司董其役,默祷启行,荐临贼境,七战皆捷,距阳布数十里,廓酋震砻军威,乞降至再。皇帝鉴其诚款,体上帝好生之德,准纳表贡,诏令班师,并御制十余全记颁示臣下,予惟此视师。自进兵以来,山溪险劣,瘴雾毒淫,竟获如坦,不三月而蒇绩,自非神佑不至此。凯旋之日,庙适落成,与诸公殿瞻仰芜,徘徊俎豆,浑感大功带竣,维神之力而益欣,继自今前后卫藏永永无虞也,是为记。时乾隆五十七年谷昌。御前大臣领侍卫内大臣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一等嘉勇公大将军福康安谨撰。监修同知李经文,乾隆五十八年。”

  关帝庙是中国传统民俗文化的代表之一,多见于汉族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则少见。然而,在拉萨却仍保留下了这一座关帝庙。沧桑已然远去,留给我们的是古老的文化传承和依稀缭绕的歌。没有了赤兔马,没有了青龙偃月刀,关老爷在此陪伴历史风雨200余年。

  关帝庙正殿原来悬挂有许多匾额来颂扬关羽的英雄业绩,据说共有50多块木匾。经过文革一乱,所存不多,现在多见于山下老百姓家里的门板上。

  庙内最大的建筑就是关帝高正殿。里面有关羽和他结义兄弟张飞的塑像。

  正殿后面还有一个佛堂,藏语叫做“绛央拉康”,意为文殊殿。里面主供文殊菩萨,两边塑金刚持和千手观音。藏族人认为中央政府的领导人都是文珠菩萨的化身,是最大活佛。在清朝的时候当然就是抵御外敌入侵的皇帝,在西藏的民主改革后,很多翻身的农奴对中央政府充满了感激之情,他们认为毛主席也是伟大的文殊菩萨的化身,甚至很多老百姓还坚信如果毛主席信藏传佛教的话,他一定也会转世的。

  因此二百年来这座神高遗址为拉萨人所信奉的,很多信徒香客到关帝像前抽签占卜吉凶,决断疑难。
  关帝庙已经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并与后人尊称的“文圣人”孔夫子齐名,被人们称之为武圣关公。一座关帝圣殿,就是那方水土的民俗民风的展示;一尊关公圣像,就是千万民众的道德楷模和精神寄托;一块青石古碑,就是一个感天动地的忠义教案。

    拉萨关帝庙建成后,长期居住拉萨的汉、满官员和内地的商人逢年过节,均要到庙里朝拜。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说,小时候父母总带着他到此求签,寺庙的僧人会用藏汉双语解释签上的含义。

    历史变迁、沧海桑田,原本的关帝庙的蕴意与特征已较为模糊,而藏族群众将关帝善意地理解为他们本民族的英雄——格萨尔王,并为此焚香祭祀,长久地膜拜。从泱泱中原汉文化象征的忠义仁勇的关云长,到藏地高原传说中无往不胜、令人景仰的格萨尔,两个民族文化中对大英雄的崇拜以及英雄情结相互的融合,彼此的共识,不由得使人感受到寻求统一、抵抗外敌、保卫家园、崇义尚武的共同追求和企盼。这是一种共性,也是一种原性。

    平廓功德碑,静静地立在那里,那是藏汉民族团结抗外的铁证,一直都在启迪教育着后人,具有一种现实的意义。这是汉藏文化交融和结合的产物,也是统一、多民族国家巩固和发展的体现,于是从另一个角度向世人证实,西藏这片热土,从来就不曾远离中华民族大家庭。

(编辑:高晓玲)

我要留言:

         
 相关文章
 
 
 

热文推荐
国内热点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E-mail: webmaster@tibet.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36000
京ICP备 140568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7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