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藏学研究 > 藏学讲堂
 
多维视野下西藏本教的起源与发展
时间: 2012-07-10      同美      来源: 《四川大学学报》

  西藏本教是藏族的本土宗教,它最能反映藏族文化的特点。长期以来,藏学界非常关注西藏本教的起源与发展问题,换言之,长期以来,西藏本教的起源与发展问题一直困扰着藏学界,这些问题涉及西藏本教发祥于何时何地具有何种特点,出现过哪些相关历史人物等诸多方面。同时,也有人怀疑,藏族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辛饶米奥这类历史人物也不可能产生具有很高文明程度的本土宗教。因此,本文在对历代藏学家就西藏本教起源发展研究进行回顾的基础上,从西藏本教历史人物、梵语藏语象雄语互译、本教内部结构分类、本教与周边文化关系等诸多视角,证明藏族历史上出现过辛饶米奥这样的历史人物,同时在藏族历史上产生了具有很高文明程度的宗教——西藏本教。

  一、西藏本教起源与发展的研究回顾

  关于本教的起源有外来说和本土说等典型观点。外来说又有大食说与汉地说两种。

  第一,外来说:大食说与汉地说。“本”起源于大食说的代表人物有本教大师夏察·扎西坚赞。他认为:辛饶米奥切(gshen-rab-mi-bo-che),又称桑杰东巴饶辛米奥耿雷朗巴嘉瓦(sangs-rgyas-ston-pa-gshen-rab-mi-bo-kun-las-rnam-par-rgyal-ba)。辛饶米奥切的父亲叫嘉本托噶(rgyal-bo-thod-dkar)、母亲叫嘉谢玛(rgyal-bzhad-ma),辛饶米奥切生在奥茂隆仁(vol-mo-lung-ring)的地方。关于奥茂隆仁这个地方,夏察·扎西坚赞在他的《西藏本教源流》中根据《朵兑》(mdo-vdus)这样解释的:奥茂隆仁分自然地理概念奥茂隆仁和宗教神话概念奥茂隆仁两种,无论是地理概念奥茂隆仁还是宗教概念奥茂隆仁,它们最显著的地理标志就是奥茂隆仁附近有冈底斯山和玛旁雍错湖。他进一步说地理意义上的冈底斯山和玛旁雍错湖在西藏,宗教意义上的岗底斯山和玛旁雍错湖在大食,因此,辛饶米奥切的降生地奥茂隆仁在大食。

  关于辛饶米奥切的出生年代夏察·扎西坚赞没有明说,只是说辛饶米奥切生于木阳鼠年的元月十五日破晓时分。但是,从夏察·扎西坚赞对孔子、释迦牟尼、辛饶米奥三位生活年代的梳理情况来看,他主张辛饶米奥生活的时间略早于释迦牟尼。

  “本”起源于汉地说的代表人物有满清帝师钵第教著名佛学家章嘉·瑞碧多杰(1717-1786)的高足图官·洛桑却吉尼玛(1737-1802)。图官·洛桑却吉尼玛在其《宗教流派镜史》中以先师章嘉·瑞碧多杰的名义说:老君与笨教主辛饶为一人,汉语神仙(hran-shed)之仙藏语读音错讹,逐呼为辛(gshen)也。

  其实,本教起源于大食或汉地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提出这种观点的主要原因直接来自于教派情结。比如本教起源于大食说,如果把冈底斯山及其周围地区被看成是本教的圣地,那么由于人们可以到该地区参观,当信徒们发现该地区过于普通时,他们无法将该地区视为辛饶米奥切的降生之地,因为,这一现实性无法满足信徒的宗教情结,他们宁愿选择一个神秘的、无人知晓的、哪怕是仅存在于精神世界的圣地,何况,长期以来藏人一直高度赞赏大食(波斯)的古代文明,特别是面对印度佛教的传入,本教徒不得不审视自己的地位,开始考虑他们的宗教绝不能起源于一个普通的地方。又如本教起源于汉地的说法,当印度佛教在藏地处于主导地位的时候,印度佛教深邃的理论和藏地职业僧人优厚的待遇·使广大藏族职业僧人对印度文明崇拜的五体投地,同时也催生了严重的民族自卑心理,开始习惯于这样一种思维模式:藏族知识分子的作品不如印度班智达的作品,只要是优秀的肯定是外来的。大家知道,雍仲本是藏族本土宗教的最高形式,它的鼻祖是辛饶米奥切,是印度佛教传入藏地以前藏人唯一的信仰。图官·洛桑却吉尼玛及其他的老师章嘉·瑞碧多杰均为职业僧人,二者都有在北京生活的经历,见过大世面,当他们师徒面对东方古国文明的博大精深时不由自主地在汉文化中寻找藏文化的根是非常自然的,不足为奇的,因为相对于其他职业僧人他们的机会更多。何况,清朝是道教的衰败时期,鉴于当时师徒二人的政治抱负和所处政治环境的需要,为了巩固高抬自己的政治地位,无法顾及民族自尊心理,干脆从大乘佛教关于为芸芸众生解脱而努力奋斗的伟大口号出发,说一些违心的话是可以理解的,佛陀说过只要是为芸芸众生的解脱服务,其方法可以不限。

  第二,本教起源于本土说:源于冈底斯山及其周围地区。

  “本”起源于藏族本土的代表人物有卡尔梅·桑木丹(1936—)。奥茂隆仁(vol-mo-lung-ring)是辛饶米奥切的降生地。卡尔梅·桑木丹在其《概述本教的历史及其教义》中对奥茂隆仁的地理位置是这样确认的:“无论情况如何,根据经文对魏摩隆仁(奥茂隆仁)境内山川河流的描述,并以现代地理知识为依据,我们可以确定,河流从冈底斯山山脚下流过,而这可能就是九迭雍仲山区。首先,冈底斯山是象雄最重要的中心,这是符合本教资料中一些传说的提法。很有可能,本教以及与本教相似的宗教信仰也源于此。再者该地存留着用象雄语和藏语撰写的本教经文。而一些学者认为,象雄语是本教徒自创的一种语言。现代的拉达克、库纳瓦里及古老的西藏西部存有大量的象雄文的文献,这一点应引起足够的重视”。关于辛饶米奥切的族别与生活年代卡尔梅·桑木丹在该文中是这样论述的:“在敦煌文选中,他(辛饶米奥切)的名字作为祭司至少被提到过五次。尽管他不是以一个重要人物出现,但他似乎是一位不可或缺的祭司,因为,他具有在生者与死者之间进行沟通的能力。因此,我们可以假定确实存在着这样一个人物,而且是藏族,他可能生活在公元7世纪以前。本教编年史证实其生活年代甚至早于佛陀。而敦煌文选的描述发展了传记文学的特点,这一事实表明,他的生活年代要早于文选撰写的九世纪末十世纪初。因此,后来认为先饶(辛饶米奥切)是他们宗教创始人的本教传说与公元八九世纪盛行的传说有某些直接关系”。

  卡尔梅·桑木丹曾当选第九届国际藏学会主席,以谦虚严谨的学术风范成为学界的楷模。既然卡梅·桑木丹博士认同辛饶米奥切降生于奥茂隆仁,奥茂隆仁在象雄地区,那么,我们就不应该仅仅局限于依靠吐蕃王朝或者更晚的资料,而应该更加广泛地关注关于象雄王朝时期的所有资料,包括辛饶米奥切的子孙后代及其历代追随者和相关人物、事件、寺庙、文物、教义、教规等等。只有从多学科、多角度观察分析才有可能使我们研究的内容更加明朗、更加清晰起来。

我要留言:

         
 相关文章
 
 
 

热文推荐
国内热点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E-mail: webmaster@tibet.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36000
京ICP备 140568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7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