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新闻 > 原创

忆往昔:五世格达活佛与红军的情缘

胡瑛 发布时间:2018-08-01 11:32: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中国西藏网讯 8月1日是中国工农红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前身)成立纪念日。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红军走过荒无人烟的草地,翻过连绵起伏的雪山,最终完成了行程约二万五千里的漫漫长征路。追寻红军长征的足迹,至今仍流传着许多感人的故事。

图为1993年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落成的“朱德总司令和五世格达活佛纪念馆”。摄影:周蕾蕾

  1936年春,红军总司令部和四方面军在长征途中进入西康藏区,也就是如今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并在此停留休整。朱德和五世格达活佛在这里相识,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谱写了一段被汉藏人民久久传唱的民族团结之歌。

  更嘎益登,法名洛桑登真•扎巴他耶,1902年出生于甘孜县一个贫苦农奴家庭,7岁时被认定为甘孜白利寺五世格达活佛。五世格达活佛既精通佛教经典又熟谙藏医药学,他时常帮助贫苦百姓,深受当地藏族群众的尊敬。

  当时,因为国民党反动派大肆勾结藏区的反动喇嘛和土司头人,对共产党和红军大肆进行造谣污蔑,严令群众不准卖粮给红军、不准给红军带路、不准给红军当通司(翻译),胁迫群众逃离家乡上山隐藏,妄图置红军于绝境。这种情形下,当红军到达甘孜时,大部分群众都离开家园隐藏到深山里去了,红军所到达的城镇、村寨到处都没人了。五世格达活佛也在红军到达白利寺之前躲藏了起来。红军便派人去寻找,并耐心宣传讲解政策。慢慢地,五世格达活佛感受到了红军的诚意,当见到红军战士宁愿露宿草地也没有进驻寺院,他深受感动,油然产生了对红军的信任和崇敬之情,于是带着僧人回到了寺院。

  朱德总司令和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得知格达活佛返回的消息后,便前往白利寺看望他,双方还互赠了礼品。

  朱德和五世格达活佛可谓一见如故,曾先后九次促膝交谈。据说在一次交谈中,他俩曾有一段十分精彩的对话:

  五世格达活佛:你们红军是什么队伍?

  朱德:我们红军是为天下穷人救苦救难的队伍。

  五世格达活佛:谁是你们最大的领导人?

  朱德:最大的领导人是我们的老祖宗,叫马克思,是一个外国人。我们最终的目标是解放全中国、解放全人类。

  五世格达活佛:我们的佛祖也是一个外国人,他叫释迦牟尼。我们佛祖的普度众生和你们红军的解放全人类是一样的呀!

  朱德:是呀,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所以我们是好朋友嘛。


图为朱德总司令和五世格达活佛联谊塑像。摄影:周蕾蕾

  朱德同五世格达活佛一次又一次地交心恳谈,分析了国内外形势,说明了共产党救国救民和解放各族人民的宗旨,使五世格达活佛从心灵深处受到震撼。二人也成为了亲密的朋友,友谊维系终身。

  1936年5月,藏族历史上的第一个革命政权——中华苏维埃博巴(藏族)自治政府在甘孜县庄严宣告成立,五世格达活佛以其卓越的组织才能和在藏族群众中的崇高威望而当选为自治政府副主席。担任副主席的格达活佛,一面热情地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革命主张,一面率领僧俗为红军作翻译、当向导,救护伤病员,筹措军粮、马料等。

  1936年7月,红二、四方面军离开甘孜北上。朱德离开甘孜前,特地同格达活佛告别,说用不了15年,红军一定回来。但是,当时约有2000名伤病员难以随军行动,格达活佛便利用关系分散隐蔽留下的红军,自己还收留了其中的200多人,将他们安排在白利寺内和附近村寨中,并亲自用藏药对他们进行治疗。反动势力搜杀红军遗留人员时,格达活佛为了更好隐蔽伤病员,都给他们起了藏族名字。这些人伤好后,有些在他精心安排下就地安家,有些人被转移到内地。

  红军北上后,“博巴”政府解体,因为西康反动政府的迫害,五世格达活佛辗转奔波多年。到1949年,得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消息,五世格达活佛无比兴奋,马上向周围的故旧宣传,说当年的红军很快就会回来,并要准备欢迎。

  1950年5月上旬,五世格达活佛致电朱德,再次郑重表示:自己愿亲自到拉萨,阐明中国共产党的和平诚意和民族政策,做西藏上层的工作。7月10日,五世格达活佛一行由甘孜启程前往拉萨规劝西藏地方政府。但是,不幸的是,五世格达活佛抵达昌都后,却被当时明为英国“驻昌都电台”台长、实为英帝国主义间谍的福特所毒害。年仅47岁的格达活佛壮烈地以身殉国。

  岁月如风,忆往昔,仍感热泪盈眶,人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一段历史佳话。(中国西藏网 综合/胡瑛)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