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新闻 > 原创

行走西藏(三章)

朱华棣 发布时间:2019-12-29 22:49: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天湖纳木措

  只是轻轻地望了一眼,就注定了我与你今生的缘分。

  忘记了零度之下的寒冷,忘记了山头雪花的纷飞;忘记了超过五千米的海拔,空气的稀薄,呼吸的困难。

  纳木措,一滴巨大的蓝,将我镇住。这原纯的蓝,高原的蓝,直接将我记忆中的所有颜色删除,只剩纳木措蓝。

  她的蓝铺天盖地,从眼前向着远方漫延,直抵远方念青唐古拉雪山脚下。

  纳木措湖雄踞在藏北高原,广阔的草原环绕四周,高峻的冈底斯山脉和雄伟的念青唐古拉山脉屹立在她的身旁。

  俯瞰纳木措湖,它像一面巨大的蓝色宝镜,镶嵌在辽阔的藏北草原上。这蓝色的宝镜,照天空,照日月星辰。

图为纳木措一角

  她是神的化身。是帝释天的女儿,念青唐古拉的妻子。念青唐古拉山是一座神山,纳木措湖是一座神湖。他们是西藏最引人注目的神山圣湖,相守相依,不离不弃,是生死相牵的情人和夫妇。念青唐古拉山因纳木措的衬托而显得更加英俊挺拔,纳木措因为念青唐古拉山的倒映而愈加绮丽动人。他们是美丽爱情的化身。湖水的每一滴晶莹,都是她们忠贞爱情的见证。

  纳木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天湖”,佛教圣地的神秘外衣,预卜凶吉祸福的传说,让她在人们心中的海拔不断增高。

  转山、转湖、转佛塔。相遇前来转湖的人们,他们从遥远的地方来,只为心中的心愿。站在纳木措湖的岸边,听着从远处飘来的藏歌,这歌声荡起我心湖的涟漪,随我的思绪向着远方漫延。

  这湖、这山、这人、这歌,在纳木措巨大的蓝色里,在藏北深蓝的天空下,铸就永恒。

  纳木措,我只是轻轻地想念你,就沉醉着不想醒来。  

  拉萨河

  系在念青唐古拉山南麓,从高到低飘飞而下,,在西藏高原涌动。

  冰川里寒冷的泉眼,流出纯洁的玉浆。初心告白天地。

  伸入大地的支流,像搏动的脉络,成就高原的粗犷、博大、豪放。热烈与冷峻,肥沃与贫瘠,共生依存。


图为拉萨河一景

  一条西藏高原心脏的大动脉,主宰一片大地的荣生或死寂。公元633年,吐蕃赞普松赞干布迁都拉萨河谷,一条大河托起一座日光之城。一条河流的前世与来生,一座城用新生来连接。

  牦牛与青稞,黑颈鹤与雄鹰,相遇于河岸,鱼儿与秃鹫或对视于某个时刻。青稞酒、酥油茶与藏歌,一同憨醉于河岸的黄昏或夜晚;锅庄舞引来星星的围观,最亮的那一颗竟然忘了归路,不分夜与昼。

  一条河流与一座城是一对恋人,相互依恋又相互衬托。河流啊,它托起一座座村庄,一缕缕炊烟,托起歌声与叹息;它托起一座城池的荣光与梦想,托起袅袅梵音与诵经的虔诚。

  经幡高扬于庙宇与山峰,一袭歌声紧贴于水面。拉萨河以卑微供养众生,以高贵拒绝矫情,以坦荡告诉远方。

  亲近一条河流,亲近水草、沙石,亲近河鸟的呢喃,一条河流无比温柔与可爱,在心中蜿蜒潜流又澎湃向前,生命之歌生生不息。

  僧衣与梵音低于水面,托起朵朵莲花般的笑容,一条河流举起一座城池的爱意,与未来。

  日光城的阳光与哈达一样圣洁,一条河流被梵音泡浸,慈爱的光芒飘溢水面。

  远方与未来,一条河流用爱诉说,源源不断。

  青稞

  风从高原来。

  青藏大地,穿上了季节的盛装。

  我站立广袤的田野,看青稞金黄满地。

  我手抓着一株金黄的青稞,像抓着一根金黄的骨头,它有沉甸甸的重。


图为西藏青稞

  芒刺足够的锋利,刺破层层的季节,逼视每一缕闪过的光芒。

  青稞根系深扎紧抱大地,如同我的乡亲深恋村庄,世代不移。

  我的乡亲把家园安放在广袤的田野旁边,放牧着牛羊,种植着青稞和一些朴素的理想。

  我知道青稞的理想,它们想看高低错落的房子,炊烟高过远处的山峦,远看山坡的羊群白过天上的云朵,村口的庙宇梵音飘远,众鸟歌唱。

  这也是村庄的理想啊,和青稞一样,纯粹、朴素。

  (中国西藏网 通讯员/朱华棣)

(责编: 周蕾蕾)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