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赏阅

雪山上的诗行——读党益民的微诗

王璐 发布时间:2020-10-26 08:38:00来源: 光明网

  我爱诗,我渴望在诗作中看到一种让自己动心的美,寻找不能自已的赞叹。最近接连品读了军旅作家党益民的六十多首微诗,听起来数量不少,加起来却不到两百行,在某些诗人笔下也不过一首长诗而已。但这些诗却字字珠玑,句句玉磬,字里行间呈现出一幅幅温馨、惬意和禅悟的画面,给人晶莹剔透的美。

《高原落叶》

党益民

多情的阳光

牵着秋的衣袖

朝着冬天奔跑

落叶缤纷

如归巢的倦鸟

一只接一只

投向大地的怀抱

  有读者说他的诗有“高山上坐着还嫌低,面对面坐着还想你”陕北信天游式的直白美;有“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诗经情话式的纯真浪漫美;又有“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藏族情诗式的哲思美。

  在我看来,这些留在雪山上的诗行都是用“玉石”磨出来的,像一个个捧在掌心的月亮,闪烁着别样的光彩。读他的微诗,你会眼前一亮,有种清新明快、风趣诙谐、睿智深沉、宁静致远的感觉,够味、宜品、耐嚼,同时它又会激发你的想象力,让你在潜意识中尽可以自由飞翔、陶醉其中。不得不说,几乎他的每一首微诗我都喜欢。

  这位以写长篇小说见长,曾获鲁迅文学奖和“五个一工程”等诸多奖项的作家,缘何写起诗歌?其实答案就在他的诗中:“高原缺氧/失眠的时候/诗会悄悄走来”“高原不需要诗人/每一个牦牛蹄窝/都盛满了诗歌”。

  生命是一场盛大的旅行,“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这是我们几乎所有人的憧憬与追求。所谓栖居是指人的生存状态,所谓诗意是指通过诗歌获得心灵的解放与自由,而诗意的栖居就是寻找人的精神家园。他是军人,常年驻守高原,他的足迹遍布高原的角角落落,他的身心已与高原融在了一起,喜怒哀乐忧思愁尽在其中,高原不仅是他驰骋的战场,更是他的精神家园,所以我更愿意将他的诗作称为“高原诗”或者“高原微诗”。

《酥油灯》

党益民

深夜的酥油灯

心绪慌乱

摇曳不定

无声的叹息

刺红了夜的眼睛

年轻的姑娘啊

还没入睡

在为心上人默默垂泪

  之所以称其为微诗,因为它具备了微型诗的特征:语言文字简短,修辞精到、富于诗意,暗含哲理、内涵深刻。每首三行二三十个字,有意象、有哲理、有想象力与张力,哲理叙说有肌质感。短小的篇幅利于人们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快速阅读,形成心灵上的文化审美互动和交流。微型诗以简单的、相对单薄的极致语言为载体,便于读者轻易地领会作者文本的创作题旨,从而具有与较长的诗歌不同的阅读感觉。这个特点类似于网络上流行的小幽默、小小说,只需要读者花费极少的精力,很快就能获得共鸣,产生大量的阅读频次。

  下面我想从他的几首微诗中谈一点自己的感受,与大家分享。

  美是一首好诗非常重要的标准,但这种美不仅指形式的美,还有一种内涵的美。一首好诗,应该是美中见智,要有交融的情感和思想,和谐的感性和理性。读一首好的微诗,可以从一个小的题材、小的场景里,联想到社会生活的广阔,大千世界的丰富,人生境界的高远。

  “雪山冰凉/挂在上面的诗/滚烫”,十二个字,承载了生命的厚重,“冰凉”与“滚烫”形成鲜明对比,凝聚着奋斗创造的心血与汗水,将身处逆境中的一种乐观向上与浪漫主义表现的淋漓尽致。“雨给河拭泪/云给山抚慰/杜鹃贴着草地飞”,雨、河、云、山、杜鹃、草地相互依存,拭泪、抚慰、贴着,它们好似命运共同体中的一份子,多么令人陶醉的自然之美啊!

《等风来》

党益民

云朵坐在山岗上

静等风来

昨天

昨天的昨天

反复往来的风啊

就像投送快递的姑娘

可是今天

她却迟迟不来

等得云朵心慌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

就想捎句话儿去远方

  微诗的创作与功用,是为了表现和记录诗人刹那的感觉。或抒情、或说理、或是情理交融的慨叹与歌咏,都应该是生活的浪潮,在诗人心版上撞击出的水花。党益民的好多诗都富有哲理性,读后让人很受启发。“风很自由/但她的走向/有时由山谷决定”,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是自由之身,但这种自由也是相对的,有时候也需要根据实际做出改变。“鸟儿叩叩山石/不为觅食/只为听声”,原来在空寂荒凉的雪域高原,鸟儿也是孤独的,它们只好“叩石”“听声”来慰藉寂寞的灵魂。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恶劣环境下,人们需要学会适应,学会创造。我们由此展开联想,生活不只有一日三餐,不只是吃饱穿暖,生活应该是丰富多彩的。生命的价值,不仅是物质上的享受,还应该有精神上的追求。

  千百年来,作为文学作品中的宠儿,“爱情”几乎无所不在。我最喜欢党益民的一首:“藏南的情诗/被仓央嘉措写尽了/只剩下一茬茬沉默的情人”,看似不像首情诗,但它比情诗还要“情诗”。仓央嘉措的《情歌》不仅在西藏文学史上享有盛誉,在世界诗坛上也声名显赫。人们对仓央嘉措的崇拜、对他诗歌的喜爱,其实就是一首最美的情诗,是对心中美好爱情的向往与追求。

《英雄坡》

党益民

西藏察隅有道英雄坡

坡上掩埋着数百名为国捐躯的烈士

其中有些只有衣冠冢

有些只是无名碑

察隅河,察隅河

河边有道英雄坡

滔滔河水流不尽

争把英雄故事说

察隅河,察隅河

格桑花开满山坡

杜鹃啼血唱英雄

思念无名小阿哥

铁血战士呀啦嗦

赤胆忠心守山河

疆土稳固呀啦嗦

试看谁敢犯中国

  在浮躁的社会里,诗人只有守住内心的清净,耐得住孤独和寂寞,才能写出好诗。“面对空寂的荒原/真想嘶吼一声/让草长出来”,我想党益民所要表达的不仅是一种在特定环境下对生命的呐喊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还有另一层意义,那就是他在通向诗歌高原的路上,一步不停地艰苦跋涉,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寻求突破。

  (编者注:党益民,现任武警西藏总队政治工作部主任,少将警衔。军旅作家,出版10余部文学专著。多部作品被拍成影视剧,译介到港台与国外。曾获全军一等奖、陕西省第二届“柳青文学奖”和国家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等多种奖项。作者系陕西渭南作协会员)

  (作者:王璐 整理:董大正)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藏北味道

    360截图20201022142937137.jpg
    拉萨的公交车上,我全身散发着牛粪燃烧后灰烬的味道。这是来自藏北的味道。这味道,没有被长风刮淡,却在拉萨温暖的天气里逾加浓郁。[详细]
  • 拾起光阴,一起读书

    罗布静静地坐在那里,双手举托着一本书,一双眼睛盯着读物一行行地认真阅读着,看到精彩处,他不禁读出了声,嘴角上扬,一丝微笑挂在他黝黑的脸上。[详细]
  • 拉萨八廓街见闻:镌刻在时光里的文化印象

    1b13dc66-c363-4b32-a035-698e3343d352.jpg
    时光绵长,岁月悠远。行走在拉萨八廓街头,感悟着千年古街的文化气息,生命仿佛都变得厚重起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