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专题2019 > 喜饶尼玛|民国涉藏那些事 > 专栏文章

我国藏族飞行员曾驾机与日寇空战,你知道吗?

喜饶尼玛 发布时间:2019-05-04 21:24: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扎喜泽仁像

  我国藏族飞行员曾驾机与日寇空战,你知道吗?[1]

  1942年夏末的一天,成都尚未洗去夏日的酷热。坐在街边乘凉的人们,摇着大蒲扇,摆着龙门阵,议论着中日战事,畅谈着家长里短。

  突然,空袭警报又响了起来!

  成都是抗战大后方,在人们躲空袭警报的同时,也一次次成为空战主战场。但谁也未料到日军轰炸机此次又来了数十架,黑压压的一片。人们开始慌乱,不知所措,毕竟在成都也没个好去处可躲可藏。


成都大轰炸

  “格老子,我们的飞机上天了!”

  有人喊了起来。一时间,十余架中国空军飞机迎头扑向日军轰炸机,在成都上空一场激战!

  藏族飞行员扎喜泽仁作为航空委员会的一员参与了此次战斗。据他后来的回忆,当时我方驾驶的是苏联提供的伊-15、16型战斗机,火力和速度都比不上日本的零式飞机,但英勇顽强,协同作战,逼得猖狂的敌机群慌乱逃窜。


苏制伊-16飞机

  其实,这已不是他的第一次参战经历。早在1938年,他就驾机上天参加过保卫广西南宁的空战。

  这个叫扎喜泽仁的飞行员,1910年12月出生于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的一个藏族家庭。1930年,他父亲得知国民政府正在康区招收藏族青年到内地求学,而负责招生的就是自己的熟人,时任蒙藏委员会专门委员格桑泽仁的秘书。于是,这位老人做出了对当时西康藏族来说,绝对是一个大胆的决定,让孩子自己走出大山,去外面闯闯。

  扎喜泽仁到南京后,首先要过的是语言关。最终,他通过两次考试考上中央政府专门招收边疆学生的最高学府——国立南京蒙藏学校。1934年,来自康藏高原、身高1米80、强壮的扎喜泽仁以体检第一名的成绩被南京黄埔军校空军武生营录取。

  在这里,他经过半年的学习和训练,即被派到广西柳州中央空军军官学校学习飞行,成为飞行专科第十期的学员。经过严格的学习和训练,扎喜泽仁这个山沟里走出来的学员让人刮目相看,飞行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两年后,由于抗日战场的需要,他匆匆毕业,分配到“航空委员会”工作,军衔为空军少尉。

  1938年,扎喜泽仁随搬迁的航空委员会到了四川成都沙河堡。成都的藏族老乡很多,他也积极参加同乡们发起的抗日活动。其名已在成都的康藏同乡中很有影响,被称为“飞将军”。

  有媒体记载了扎喜泽仁在“西康旅外同乡会庆祝西康省府成立大会”,他在这个会上号召大家为国效力。发言中,“首先他强调西康的青年应该团结起来,不应该太散漫,他拿我们的父老在桑梓寒苦的生活来刺激我们,要我们一齐在统一的意志——为国家效力,替桑梓服务——之下,努力的向前迈进!他说无疑的参与会议的各位同乡都是西康最前进的青年,爬山涉水跑到外面来是为了什么!他让我们想想。”这个发言引人注目,让在场的各位热血沸腾。好些熟悉的人都感受到,他通过数年的军旅生涯,已经有了惊人的变化,特别是高度的国家认同的政治立场。此后,扎喜泽仁又得到机会,去成都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第7期学习。毕业后,分配到双流机场空军55站担任副站长,军衔为空军中尉。

  1941年7月27日,成都遭到日本最猛烈的轰炸。当天,日军出动百余架轰炸机,分为四批,对成都盐市口、春熙路、少城公园一带进行猛烈轰炸,历史上称为“7·27惨案”。

  扎喜泽仁眼见成都多次遭到日本飞机轰炸,同胞受难,就想驾飞机上天直接和日本人打,不甘在地上让人欺负。于是,康巴人的直率,使他越级找到空军副司令毛邦初。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我要驾机,不当站长。”这个藏族军官的血性让目睹的人都深为赞叹。几天后,命令下来了——扎喜泽仁不仅是双流机场的站长,而且兼任空军第4大队的大队长。1942年3月,扎喜泽仁成为双流空军军士学校中尉飞行员并出任飞行教官。

  当时,不仅上天作战危险大,机场也是日本人攻击的重要目标。扎喜泽仁后来谈到“有一次,空军第5大队9架飞机准备从双流机场飞到邛崃机场去隐蔽,正要疏散,就被零式飞机发现了。日机俯冲下来,暴风雨一般的炮火,炸弹落在双流机场上,只有几分钟,9架飞机全部被炸毁。”之后,日本大批零式战机来华,几乎将中国空军逼入绝境。

  1943年初,为适应抗日战争的新形势,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在西康设立机场工程处。在海拔4000米左右的理化(今四川理塘)修筑飞机场。谁负责中国海拔最高的飞机场呢?藏族飞行员扎喜泽仁成为航空委员会最中意的人选。1943年12月,扎喜泽仁被任命为理化空军第101站上尉站长。扎喜泽仁担任站长的消息,迅速传遍康定等地,成为凝聚康藏各民族团结抗战的一剂“强心剂”。他通过邦达多吉等康区知名人士积极动员理化、巴安(今巴塘)等地的寺院和世俗上层人士投入修建机场。拉萨热振拉章、桑多仓等也给予了支持,很快就征调了5780余名民工:理化1560名,巴安860名,义敦600名,定乡1060名,稻城500名,雅江600名,白玉500名,得荣100名。机场于1944年5月完成基本土方工程,滚压率为70%。完工的跑道长为1000米,宽100米。可以说,理化机场能在较短时间内完工,扎喜泽仁功不可没。

  抗战结束后,扎喜泽仁调到甘肃酒泉机场,任空军第312供应分队队长。1949年9月,已经成为中共地下党的扎喜泽仁,遵照上级组织的命令,与战友一起率领酒泉空军供应分队的官兵数千人起义。1950年,经王震同志介绍,扎喜泽仁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4年,扎喜泽仁到了北京,在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工作,曾三次为毛泽东主席担任翻译。两年后,他调任成都西南民族学院工作,曾担任学校副教务长等职,工作勤奋,深受师生爱戴。1984年7月,扎喜泽仁光荣离休。2008年12月6日,他因病去世,享年98岁。(中国西藏网 特约撰稿人/喜饶尼玛)

  [1]本文根据梧樟:《雪山雄鹰-我国第一代藏族飞行员札喜泽仁》,载《四川档案》2005年第3期;中敬:《锦碎集:康藏青年在前线》,《康藏前锋》1938年第5卷第5期;子筠:《西康旅外同乡会庆祝西康省府成立大会记》,《康藏前锋》1938年第5卷第8期;新龙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新龙县志 1988~2006》,北京:方志出版社,2011年;《灵魂飞舞蓝天 首位藏族飞行员辞世》;华西都市报2008年12月09日等写成,特予致谢。

(责编: 韩璐)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