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喜饶尼玛|民国涉藏那些事 > 专栏文章

1934年国民政府参谋本部次长因何入藏?

发布时间:2021-03-16 21:54: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图为国民政府参谋本部次长、入藏致祭十三世达赖喇嘛专使黄慕松(喜饶尼玛提供)

  1933年底,西藏地方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清朝以来,凡达赖喇嘛圆寂,西藏地方均需及时向中央政府禀报,已成定制。此次亦不例外,1933年12月20日,西藏噶厦将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的消息电告驻京代表,要求立即呈报中央。

  十三世达赖喇嘛早年曾率领西藏僧俗民众坚持抗英斗争,尽力维护祖国统一和领土完整;其后他虽在英帝国主义的威胁和诱惑下,做了一些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但始终没有背叛祖国;尤其是他在晚年及时醒悟,“倾心内向”,为改善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的关系作出了贡献。纵观其一生所为,仍不失为一代人杰。

  国民政府行政院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十分重视,即依清时惯例,着手褒恤事务。蒋介石、林森等政府要员致电噶厦,表示沉痛的哀悼。国民政府“念其历年以来,宣扬佛化,保障西陲之功”,册封其为“护国弘化普慈圆觉大师”。

  1934年1月12日,中央政府为了更好地宣达对藏政策,从感情联络、藏事调查入手,特派时任参谋本部次长兼边务组主任的黄慕松为“致祭护国弘化普慈圆觉大师达赖喇嘛专使”。

  辛亥以来,由于英帝国主义的百般阻挠,驻藏办事长官及其他中央代表入藏多未成功。1919年、1930年虽有朱绣、贡觉仲尼、刘曼卿等相继代表中央政府入藏,但对于历年悬案仍难以商洽。此次中央大员入藏,意义自然十分重大。致祭十三世达赖喇嘛的黄慕松此次入藏,责无旁贷地负有就如何解决西藏问题与西藏地方政府直接交换意见之使命。而西藏地方政府以五世热振活佛为首的僧俗官员在达赖圆寂、局势不稳的情况下,也非常希望能与中央政府加深关系,故对黄慕松入藏表示了空前的热情。

  4月26日,专使黄慕松与行署总参议刘朴忱、参议陈敬修、林东海等人及无线电台、摄影两组人员离开南京,取道川康地区前往西藏,以便沿途了解藏族聚居区以及康藏纠纷情况。蒋致余、巫明远,秘书王良坤等人则经海道先期入藏。黄慕松一行历经四川鞍马劳顿,终于在8月28日抵达拉萨。

  西藏地方政府派出的官员事先即在墨竹工卡宗迎候,还按照迎接清朝驻藏大臣的规格,在拉萨郊外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噶伦朗雄、彭雪率五品以上官员着礼服,佩戴整齐,按官级品位恭候,并由藏军列队奏军乐,行军礼。拉萨民众倾城而出,欢迎人群竟使“途为之塞”。


图为黄慕松(图右)与西藏地方摄政五世热振活佛摄于拉萨(喜饶尼玛提供)

  黄慕松在八廓街南侧吉德大院下榻后,噶厦的几位噶伦立即前往拜会。他们对中央代表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并请代问中央政府长官安好。黄慕松对西藏地方政府的热情接待表示满意,并将此次到藏之目的及中央对藏政策作了详细说明。噶伦们感到异常欣慰。按清时惯例,风尘仆仆的黄慕松当日傍晚便去朝谒大昭寺。第二天,到布达拉宫后,又与五世热振活佛进行了诚挚的会谈。之后,他又相继至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朝谒。这期间,黄慕松携其随员与西藏僧俗上层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宣达了中华民国关于“五族共和”的思想,并向他们赠送了礼品,气氛十分融洽。这就使得一些对内地情况不解甚至敌视的人有了一定转变,为以后即将开展的工作做了很好的铺垫。与此同时,英印政府对中国中央政府派员入藏十分恼怒,派怀特等人以“致祭”为名,前往拉萨监视,极尽破坏之能事。


图为国民政府监察院委员、青海藏文研究社社长黎丹(喜饶尼玛提供)

  中央政府在黄慕松专使行署入藏的同时,还派监察院委员、青海藏文研究社社长黎丹率“青海巡礼团”至藏,以配合黄慕松等在藏的活动。9月20日,该团30余人抵达拉萨。

  黄慕松此行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册封十三世达赖喇嘛,以昭中央政府“怀远旌贤之至意”。但是,西藏地方政府则认为册封为大喜之事,在十三世达赖喇嘛治丧期间,不宜举行,希望延期至达赖十四世转世后进行。黄慕松向噶厦郑重提出,中央政府派员来藏,是为了表彰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功绩,若不先举行册封典礼,不但有违中央派员入藏的初衷,而且也将影响到达赖喇嘛保障西陲与维持西藏地方政教的伟业。实际上,当时噶厦中少数人在英国人的指使下,是想先与中央代表就西藏问题洽商出一个有利于他们的意见,然后再见机行事,否则便拒绝加封典礼。黄慕松等人识破了这一阴谋,通过广交朋友,剀切说明入藏册封致祭的诚意,争取到了西藏地方政府及三大寺僧人的赞同。

  9月23日上午8时,十三世达赖喇嘛册封仪式在布达拉宫正殿举行。黄慕松率专使行署全体官员着中央规定的礼服前往。西藏地方政府派出官员及藏军前往迎接。西藏地方政府司伦以下僧俗官员数百人则着西藏最新礼服齐集布达拉宫。9时,册封典礼开始,由基巧堪布代领册印,“全堂肃静无哗,礼节至为隆重”,于11时半方结束。同日,南京市及中央各机关亦悬旗致敬。册封典礼的圆满结束,表明西藏地方政府对中央册封一事是非常拥护的,也充分说明中央政府派大员赴藏的决策是正确的。

  随之而来的是致祭一事,西藏地方政府对此事十分重视,认为是一次非常的典礼。因此,按传统习俗,一再选择吉日,最后决定于10月1日在布达拉宫举行。是日,致祭十三世达赖喇嘛大典隆重举行。至此,黄慕松到藏的使命从形式上已全部完成。

  黄慕松在拉萨期间,与噶厦多番商谈。噶厦表示“对外西藏为中国之领土”,但仍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坚持己见。如提出中央政府不应在藏驻军;迅速解决康藏纠纷中的遗留问题,将金河江东岸的德格、瞻化(今四川省新龙县)等县交与西藏地方管理等。由于诸多问题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而且西藏进入十月以后,恐大雪封山,交通不便,黄慕松电告中央获准后,即准备返京。

  黄慕松此次与拉萨当局坦诚相见,很受西藏官民欢迎。11月9日,诸噶伦齐至专使行署驻地挽留黄慕松等人多住几日,再商西藏问题。黄慕松再次重申,西藏为中国领土,对外必须一致,这是原则。对内则充许西藏地方自治,不改变西藏现行制度,但外交、国防、交通及重要官员之任免均须由中央统筹办理。西藏可派员至南京任职,同时说明中央自然应派员驻藏,代表中央执行国家行政、监督地方自治。噶厦将此意见提交僧俗官员会议讨论后,于11月16日送来复函。来函 “对于领土主权,较有相当认识,……态度稍觉和缓,或有和平商洽之可能,但非短时间所能办到”。于是,黄慕松一行遵中央令,不顾噶厦一再挽留,决计离藏。

  11月25日,黄慕松等先至布达拉宫“朝山”,继而与摄政五世热振活佛、司伦朗敦贡嘎旺秋会晤辞行,并告知将留专使行署总参议刘朴忱、参议蒋致余在藏,“诸事可由刘总参议代陈”。五世热振活佛对中央致祭专使行署留员驻藏一事,甚为满意。他曾担心大员离藏,会引起西藏人民对噶厦的不满,现有总参议刘朴忱在,可以缓和人心,保持联络。在谈到正在内地准备返藏的九世班禅时,黄慕松提出,班禅不能走海道,至于卫队人数可以减少,途经青海、西康至西藏,西藏地方政府应切实保证安全,并须“一切照旧”,“尽力优待”。五世热振活佛和司伦朗敦贡嘎旺秋“咸以为然,允认保障之责”,后噶伦等也表赞同。

  1934年11月28日,中央政府致祭专使黄慕松一行离开拉萨,取印度返回南京,噶厦在拉萨西郊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第二批于12月6日离开拉萨。黄慕松在藏三月,完成册封、致祭,并与西藏地方进行多次会商,虽然进展不大,但也有一定成效,正如西藏驻京办事处处长贡觉仲尼所说:“具仰中央对藏亲爱之意,至深且厚,感慰莫名”。黄慕松遵高层所授机宜,未撤专使行署,留刘朴忱、蒋致余常川驻藏,此即为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的前身,从而打破了与西藏地方自辛亥以来相对封闭局面,沟通了其与中央的直接联系,意义十分重大。(中国西藏网 特约撰稿/喜饶尼玛)

(责编: 王智霖)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